笔趣阁 > 大师要还俗:娘子你别跑!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皇甫宸夺位失败
    随着声音落下,外面倏然涌进三百余名暗卫,一起朝着殿内的禁军对打了起来,同时有黑衣人飞身直接朝着皇甫宸攻击而去。

    看着又突如其来这么多黑衣人,在场的所有王宫大臣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个个缩在一团,生怕会打到自己身上。

    紧接着,一身明黄龙袍的皇上出现在了大殿门口,一脸阴狠的看着皇甫宸,心中的怒火直冲心头。

    倏然见到另一个皇上,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怎么会有两个皇上?

    而一旁的南宫溟见到此时情况,眸色一深,在所有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偷偷离开了大殿,随后,那二百名禁军也停手,互相看了一眼,迅速飞了出去。

    见此,皇甫宸也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心里一阵痛骂,他就知道南宫溟不是真心帮助他的。

    但,即便是他真心助他,他也赢不了了。

    看着殿门口的皇上,没有说话,眼神凄凉。

    他……输了,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见皇甫宸停了下来,暗卫们全部把他围攻了起来,也不再动弹,等待着皇上的指令。

    皇上看着认输的皇甫宸,眼中的怒火不减反升,气的咬牙切齿,冷声询问,“皇甫宸,你可后悔?”

    谋朝篡位,这个皇甫宸,还真是令他刮目相看。

    “后悔?呵……”

    冷笑一声,皇甫宸眼睛死死地盯着皇上,脸上尽是恨意,“父王,儿臣,从不做后悔之事;但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杀了你。”

    听到皇甫宸的话,皇上脸上的怒意更甚,气的胸口直疼,怒声呵斥,“皇甫宸,你这个狼子野心的逆子。”

    枉他这么多年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他却到头来,想要杀了自己?

    当时,他就应该直接杀了皇甫宸,而不是给他尊贵的身份。

    不然,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看着皇上眼中的怒火,皇甫宸一脸平静,沉声说道,“父王,这都是你逼儿臣的,儿臣不想造反,这一切,都是你逼迫的。”

    “儿臣明明是大皇子,凭什么太子之位就是皇甫昭的。”

    “儿臣与他相比丝毫不差,唯一的差别,就是儿臣不是皇后所生的;所以,儿臣只能是个王爷,而他皇甫昭,即便是再平庸,也会是太子。”

    “儿臣不服。”

    说到这里,皇甫宸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感,“成王败寇,这一次,儿臣败就败在没有下定狠心杀了你,在你不想禅位的时候,儿臣就应该杀了你的。”

    “可你,已经想要杀了朕了,”对于皇甫宸眼中的杀意,皇上并没有忽视。

    他想要杀了自己的心十分浓烈,当时没有杀了自己,也只是因为他没有得到玉玺而已。

    一国之君,没有传国玉玺,并非名正言顺。

    “对,”点头,皇甫宸脸上的恨意更加浓烈,“想要做一个君王,就必须要心狠。”

    “只要能得到皇位,就算是杀君弑父,又有何不可?”

    “只要能得了这至高无上的皇位,儿臣顾不得什么父子之情。”

    听到皇甫宸这么说,皇上气的双眼通红,伸手,对着暗卫门摆了摆手,其中一个暗卫便瞬间朝着皇甫宸攻击而去,直接刺到了皇甫宸的心脏。

    而皇甫宸却未动弹,站在大殿之内不肯倒下,低眼看向胸口上的长剑,心里无限悲凉,轻声低喃,“父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也是你的孩子啊……为什么在你的眼里,只有皇甫昭没有我……”

    听到皇甫宸的话,皇上眼角一阵酸涩。

    即便皇甫宸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从未亏待过他。

    深吸口气,敛眉,说出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皇甫宸,你可知道,你其实不是朕的儿子。”

    皇上的话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炸在了整个大殿之内,不仅仅是皇甫宸,整个大殿的大臣们,就连同皇甫昭在内,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皇甫宸不是皇子?

    抬眼看向皇上,皇甫宸眼底充红,声音倏然增大,“不可能……”

    他是宸王,怎么可能不是皇上的儿子。

    然而此时,他心底有些慌了;因为他见皇上的脸色十分的……认真。

    抿了抿唇,皇上上前一步,沉声的说道,“当日,越贵妃生下的其实是一个女胎,但她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就把你给掉包了。”

    “而你的亲生父亲,是李勋甫。”

    “李勋甫家里的女儿,才是越贵妃的亲生女儿。”

    “他们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但这件事情,朕早就知道了;一直没有对越贵妃动手,是因为那时朕手里并无实权,所有的兵权全部在李勋甫的手中。”

    “这么多年来,朕一直在培养势力,削弱李勋甫手中的权利;安国侯、徐友林等等,直到可以拿捏住李勋甫,朕才对他动手。”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越贵妃一直没有升为皇后的原因。”

    “李勋甫的势力太大了,朕……不可能让她成为皇后,再加大她的势力。”

    “所谓的后宫独宠,也只是障眼法而已。”

    听到皇上这么说,皇甫宸一脸不可置信,不想相信皇上的话,但又不得不信。

    不然,为何这么多年了,皇上会对自己这么冷淡。

    有些不死心,紧盯着皇上的眼睛,沉声询问,“如果,我是你的儿子呢?我有没有可能,会是太子……”

    “不可能,”想都不想,皇上打破了皇甫宸最后的念想。

    话音一落,皇甫宸冷笑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反转,让所有人都吃惊!

    意图谋反的竟然是宸王?

    宸王还不皇上的亲生儿子?

    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也不相信这件事件。

    一切尘埃落定,白俊雄立即上前一步,眼底一片惊慌,“莞儿,莞儿被抓走了?”

    刚才那个禁军把白莞莞给抓走了,那是皇甫宸的人。

    现在皇甫宸死了,白莞莞怎么办?

    心里十分担心,怕白莞莞会有什么意外,毕竟,她现在还怀有身孕。

    蓦然听到白俊雄这句话,皇上转眼看向他,沉声说道,“那个白莞莞是假的,真正的白莞莞,朕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