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带着刀剑穿越 > 12、自我介绍
    “其实,并没有差别,只不过每种刀种都各有侧重,比如短刀机动强,适合夜战,大太刀范围广,或者是侦查比较强,打击比较强,其他的并无区别。”堀川国广开口说道。

    “那还不就是一样?”妙元觉得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区别?

    “可是,他们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刀剑。”平野开口说道。

    “哦,不知道。”妙元冷漠的回答,众刀剑也才想起来对方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历史,所以,在她看来,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霎时间,所有的刀剑都高兴起来,因为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用担心被审神者区别对待了。

    五振新刃分别是压切长谷部、石切丸、山伏国广、萤丸、和泉守兼定。特别是压切长谷部,给妙元的第一印象就相当深刻。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手刃家臣?火攻寺庙?请随意吩咐。”嗯,自我介绍就是这样的,然后就是眼神特别热切,让她以为看到了曾经的疯狂崇拜者。

    作为年轻的元婴修士,而且还是战力超强的刀修,几次参与修真界的战斗比如兽潮、比如道魔之争,她都是最亮眼的那几个,因此还是有不少追求者和崇拜者的,其中有一个特别疯狂,只要她一出门对方就像是提前知道一样堵她,各种表白,贬低易元,简直是疯子,妙元这会儿还不知道脑残粉和私生饭,后来就知道了。

    这会儿压切长谷部的眼神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于是妙元就说道:“你只要当好下属就可以了,我已经有道路了,并且还有孩子。”嗯,作为一个好道侣,面对追求者的时候就应该表明立场。

    “姬君,您有孩子了?那小主人在哪里?要带到本丸来吗?”歌仙就开口询问,也有一些女性审神者会带着孩子到本丸,毕竟本丸的刀剑还是有不少的保刀的,比如歌仙,比如烛台切。

    “对啊,阿路基,可以把小主人带到本丸,本丸是最安全的地方。”长谷部也点头。

    “还没出生呢。”妙元也没打算瞒着,总会知道的,所以摸着自己的肚子表示孩子还未出生。

    “姬君怎么不早说。”歌仙没想到会这样,孩子还没出生,想到妙元之前受伤,还有闭关半个月不吃东西,顿时就觉得她太乱来了,“既然有了孩子姬君就应该好好地修养保护自己,怎么可以乱来呢。”

    “我知道了,之后我会注意的。”妙元也不强辩,之前她被追杀无法,以后不会了。

    然而等出阵远征的刀剑们都回来后,妙元就发现自己的日子被管束了起来,首先是药研成了她长期的近侍刀,毕竟他会医术,照顾她比较方便,而且因为她的情况,她的近侍刀有两位,另一位轮番换岗。

    然后就是长谷部一手接掌了本丸的事物,并且安排的井井有条,比起歌仙和光忠都要妥当,倒是让妙元改变了一些看法,然后还有刀剑们说起了他们以前的长谷部也是如何如何,就知道这位并不是那个神经病,只是比较护主,就彻底看开了。

    对于这样平静咸淡的生活,妙元倒是还能接受,每天修炼之余也在本丸里走走,还去了一趟后山,撒了不少的种子,都是各种灵果。

    但是更多的就不被允许做了,对此妙元很无奈,想了一下,她觉得是时候告知一些他们自己的来历了,否则,作为一名修士,却让她不能剧烈运动,那简直是要命,修士的孩子可没有那么容易掉。

    然后,某天,妙元就在晚上召集了所有的刀剑在大广间集合,“阿路基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长谷部等大家都到了之后就询问。

    “和你们说一下我的事情,免得你们瞎操心。”妙元将手机拿出来,嗯,最近她虽然又学了一些新的词汇,可是还是不足以说那么多。

    “我出生在云阳世界,东大陆林家嫡女,天土灵根,后拜入月虚宫,成为掌门弟子,主修刀法……27岁那年认识了我的道侣易元,他是一剑宗的剑锋大弟子,天生剑骨,我们两人因为一次历练解释相知,后来又一同经历了几次同生共死,定下终身,

    待我50岁结丹后,就与他结为道侣,百年恩爱,羡煞旁人,两年前,我们还有了孩子,修士尤其是高阶修士想要有孩子是很困难的,我们都很高兴,一起蕴养这个孩子。

    可是,他却死了,被人害死,那人能力比我强太多,为了孩子我在宗门的掩护下逃跑,找到了一个空间裂缝,最终来到了这里。”妙元将自己的经历简单的说了一遍。

    “两年前……大将的意思是两年前就有了一个还是现在这个就是?”药研皱着眉询问,从未听过有妇人怀孕要两年还不止的。

    “两年前那个,我们修士和普通人不一样,孩子资质越好需要孕育的时间越长,最长的好像要几十年。”修士十几年几十年也是极限了,不像仙人动不动几千年。

    “那小主人还要多久才能出生?”歌仙咽了口唾沫,询问。

    “十几年总是要的。”妙元还是自信自己与易元孩子的天赋的。

    “也就是说,还有十多年小主人才能生出来。”醒来没多久的和泉守兼定也是有些目瞪口呆,他不知道自己的新主人居然有这样的来历,还有这样的怪事。

    “是的。”看他们都一副吃惊的模样,妙元知道这个对于不知道修真界情况的人而言的确比较难以置信,但是这个是事实。

    “所以,主公才不想我们那么紧张?”长谷部虽然主控,但是也不傻,自然知道妙元说出这些的原因,后者点点头。

    “可是,不会伤到孩子吗?”药研作为一名医生,还是有些担心,他知道孕妇都是很脆弱的。

    “不会,我平常都会用灵力将孩子包裹起来,只要不是受到超出灵力防御的重击都是不会伤害到孩子的,否则我当初也无法被追杀那么久还安然无恙了。”妙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