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彩凰耀世 > 第七章 魔鬼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风汐月终于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那种感觉愈发的清晰了,但是还有一段距离。可是身体感到越来越沉重,风汐月知道自己需要马上调息疗伤,不然就要坚持不住了。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能停下啊……

    拖着身子勉强又前进了一段距离,风汐月突然感到视野一阵开阔,前方已经没有树木,赫然是一道峡谷,那种召唤的感觉正是来自于峡谷下方。

    小心翼翼的来到峡谷边缘,探头往下看去,风汐月惊讶的发现竟然看不到底,因为峡谷里有一层迷雾似的东西,完全遮蔽了视线。风汐月有些犯愁,现在应不应该下去呢?这峡谷不知道有多深,最重要的是下面有没有危险完全是未知数,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贸然下去可能就是送死。

    思来想去,风汐月索性把心一横,来到一块大石头后面,在靠近峡谷的一侧坐了下来,开始运功调息。不知道追兵能不能找到这里来,也不知道追兵有多少人,但只要不是独狼统领来了,其他人都好说。如果独狼统领来了,就跳下去吧,反正左右都是一死,何况下去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风汐月不由得微微叹息,五脏都受到了严重的震荡,虽然自己那奇妙的七彩内力对疗伤的帮助很大,但是这样的伤势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好的。自己还是太弱了,风汐月感到自己现在能调动的七彩内力微乎其微,根本不能好好的控制它们,而且这层七彩的光芒十分淡薄,也许等自己修为高一些才能更好的利用它们吧?

    在她疗伤的过程中,胸前的水晶吊坠也发出温润的蓝光,辅助治疗恢复疲劳,虽然作用微乎其微,但也聊胜于无。

    就在这时,树林里一阵簌簌的声音,风汐月顿时警惕的坐直身体,伸头看去,反正隐身状态一直开启的,这种细微的动作基本不会被察觉。

    一个人影从林中闪了出来,可不正是两个小队长之一么。看到是他,风汐月喜上眉梢,只有一个人,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出动大部队,而且还分散行动,这可真是天赐良机,自己正愁没人下去帮忙探探路呢,这不就来了?

    那个小队长看到这条峡谷也是微微一愣,随即边走边嘟哝道:“怎么没有路了,不会跟丢了吧?难道那个小娃娃还能下去不成?”

    风汐月很配合的顺着崖壁扔下去几块石头,发出一阵响声。

    “谁?!”那个小队长快步朝着她藏身的地方走来,一直走到崖壁边缘,探头向下看去。

    “真的下去了?没有……啊!”

    随着一声尖叫,这个倒霉的家伙已经手舞足蹈的飞了出去,刚才就在他身后的风汐月毫不犹豫的给他来了一个双腿侧蹬,两个人同时横移出了地面。风汐月脚尖微旋,让这个家伙保持在自己脚下,两人向峡谷中坠去,远远看去就好像风汐月踩着一朵云,当然这云是神色狰狞的小队长的样子。

    几个呼吸后,已经隐约能瞥到地面,风汐月一个千斤坠,重重的跺在那个小队长的腰眼上,借着这一跺之力向山壁的方向掠去,那个倒霉的小队长自然是更加速下坠。

    山壁上长着不少藤蔓类的植物,风汐月很容易就抓住了它们,稳住了身体,像个大壁虎一样趴在山壁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往下看去,风汐月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从那么高的山崖上加速摔下去,那个小队长却一点儿事都没有,然而他现在的表情并不是劫后余生的喜悦,而是极致的惊恐。他之所以没事,是因为在这个峡谷中布满了怪异的藤蔓,此刻这些藤蔓正慢慢蠕动着,在那个小队长的前方形成一个巨大的鼓包,随即那个鼓包缓缓张开,一朵比牛还要大的花从里面探了出来,注意,不是牛头,是比整头牛还要大!花瓣呈血红色,上面还有诡异的黑色纹路,花瓣里面布满了锋利的锯齿。

    看到这朵狰狞诡异的大花,风汐月不由得头皮发麻,这是超大版的食人花?幸好自己刚才没下来,不然现在岂不是已经成肥料了?

    下面那个小队长此时已经吓破了胆子,一边惊慌失措的后退一边椎心泣血的大叫起来:“统领大人救命啊!这里有魔鬼花!救命啊!”

    独狼统领和另一个小队长本来也都在朝这边搜索,此刻听到呼救声,赶紧冲到峡谷边缘,发现根本看不到底。

    另一个小队长顿时心中打鼓,咽了口唾沫道:“那家伙没事下去干嘛,还招惹魔鬼花那种东西……”

    独狼统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显然是那个小丫头也在下面,不然他吃饱了撑的下去玩?”随即当机立断道:“既然下面是魔鬼花的地盘,那么跳下去也摔不死,我们下去!”

    崖壁上的风汐月正想试着往外挪动一下,突然听到上方呼呼的风声响起,赶紧重新伏在石壁上装雕像。只见两个人影从天而降,落入下面的场地中,随即这两人就目瞪口呆。

    之前那个小队长现在正一边惨叫一边拼命的挣扎,然而他的抵抗根本就是徒劳的,纵横交错的藤蔓毫不留情的缠绕而上,不一会儿就把他缠的跟粽子一样。随即那朵大花的花瓣就张开了,像凶兽张开血盆大口一样,锋利的锯齿散发出森森寒光。

    这时后下来的两个人才如梦初醒,纷纷抽出武器冲了上去。独狼统领的表情有些扭曲:“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魔鬼花?!”

    对于这两个人的攻击,那个硕大的魔鬼花似乎根本不屑一顾,花头依然探向猎物的方向,只是操纵一些藤蔓去阻挡他们。只听“当”的一声,那看起来柔软的藤蔓和兵器相撞竟然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那个小队长直接被撞翻在地,兵器都脱手飞出,而独狼统领虽然没什么事,但他面前的藤蔓竟然也没什么事,只是被撞的微微后仰。

    风汐月看的暗暗咂舌,这魔鬼花也太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