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世大陆之神遗 > 第三章:星星砸了个坑
    慕愚抱着楚楚刚走没多远,前面似乎有很多火把的亮光向这面过来。

    慕愚看了看附近,把楚楚在一片树丛中小心的藏好。自己偷偷躲在一棵树后面偷偷的张望。

    过来的是二十多个精壮的男子,赤裸着上身,涂着奇怪的花纹,每个人的腰间都别着一把寸来长的短刀,有些人背上背着弓箭,有些人手里拿着猎兽用的钢叉。

    首领摸样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脸上刀削般的线条,给人坚毅的感觉,只是眼中却透露出一股温和的光芒。

    “大首领!楚楚她……”慕愚看见是大首领,欣喜的从树后面跑了出来。

    “慕愚巫赞,你怎么在这里?白法大巫师也来了么?”

    赫连山一挥手,身后的二十多人都停了下来,把右手放到胸前向慕愚行礼,眼中有种敬畏的神色。

    巫师在寨子里有超然的低位,虽然慕愚年纪还小,但是作为白法大巫师的唯一学生,也会是下一任的大巫师,在普通人眼里也是受尊敬的,被尊称为“巫赞”,算是大巫师的使者,见到也要行礼的。

    “老师他没来……楚楚她……”慕愚有点着急了。

    火把的光芒下,赫连山这才注意到慕愚身上的巫师袍破了好几个洞,脸色也有几处青紫,似乎有点狼狈。

    “楚楚她怎么了?”赫连山表情依然严肃,语气里却透露出关心。

    “楚楚她受伤了……就在这边……”慕愚把赫连山带到楚楚藏身的树丛。

    树丛里楚楚仍在昏迷,身上也和慕愚一样,衣服也多处破损,胳膊上,脸色多有淤青。

    赫连山把手贴在楚楚额头上试了试体温,似乎有点发烧。

    他眼中露出怜爱的神色,轻轻的把楚楚抱了起来。

    楚楚仍在迷迷糊糊的轻轻呢喃着什么。赫连山仔细听了下,似乎是说什么什么不要扔下我。

    赫连山回头,问慕愚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刚我和楚楚在湖边看星星……”慕愚嗫嚅着说,“然后,有一颗星星掉下来了,我们就不停的跑,有一股大力从背后推来,然后就……”

    面对楚楚的父亲赫连山这个严肃的男人,慕愚一直都有点紧张的。

    据说赫连山和他父亲生前是很好的朋友,但慕愚从一出生父亲就死了,他都没见过父亲长什么样。他母亲也在他一岁多的时候得急病去世了。后来他就在大首领赫连山的推荐下被白法大巫师收在门下了。可以说,慕愚从小是个孤儿。

    “嗯。”赫连山面无表情的把楚楚交给一个战士,又叫了三个人出来,让他们先把楚楚带回寨子里去。

    “慕愚巫赞,没事的话你也回去吧。不要让大巫师担心。”

    赫连山对慕愚说完,转身招呼了一下余下的众人,继续向幻月湖的方向走去。

    慕愚站在树丛旁边,看着众人纷纷离去,忽然觉得有些怅然。

    呆呆的站了一会儿,转身向珞灵山走去。

    刚走没几步,慕愚忽然又转回身往赫连山他们走的方向走去。

    “今天晚上还真热闹。那颗星星应该就是落在幻月湖那边了。刚才那个大胡子叔叔就是往哪个方向去的,大首领也去那边了。幻月湖就在珞灵山山脚下,老师一定也会去的。说实话,对陨落的星星长什么样子真的很好奇呢。”慕愚边走边想。

    慕愚偷偷摸摸的走到幻月湖旁边,刚才大首领说了让他回去,他不想让大首领看见他又一个人偷偷回来了。对于传说中父亲生前的好友赫连山大首领慕愚是尊敬加敬畏的。

    “怎么会这个样子......”慕愚藏在一棵被翻卷的尘土埋没了一半的倒掉的大树旁,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原本幻月湖的地方现在只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周围一圈大部分的树木都被埋在了土里,隆起了一圈环形的土堆。土堆中间的情况慕愚这个位置看不到。

    土堆上面站着几个人影正在对着土堆下面指指点点。夜色中看得不是太清楚。

    慕愚想,那些人应该就是大首领他们了。那个大胡子叔叔呢?不知道大首领他们遇到了没。

    慕愚小心翼翼的绕到土堆的另一面去。幻月湖并不是很大,这个环形的土堆似乎比幻月湖大一点点。

    慕愚很快的就绕到了另一边。这边土堆上面没有人。

    他紧贴着地面小心翼翼的往上面爬。很快爬到了土堆顶上。他趴在土堆上,看到了面前一个足有三四丈深的巨大的坑。坑中间的土石不知为何发出隐隐惨白的光芒,虽然是晚上,坑中间的情况依然能看个大概。

    对面那几个人隔着坑距离慕愚有近一百丈,虽然有坑中神秘的惨白光芒照亮但依然看得不很清楚只是几个模糊的黑影。这让慕愚确信对方不会发现他,因为他是趴在地上的,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出来这里还趴着一个人。

    那几个人似乎商议了一会儿,有几个人从坡上走了下来,慢慢向坑中间走去。

    慕愚这才注意到在这个大坑的中间是一个深陷下去的小坑,大概只有一两丈宽,里面有什么慕愚看不到。

    “是星星的残骸么?”慕愚想。他很好奇。

    他全神贯注看着那四个人一点一点往坑中间走去,心中有点激动。他还没见过星星到底长什么样的。

    “慕愚,你也来了。”慕愚忽然听到身旁有人说话。

    他吓了一跳。一扭头就看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月蓝的长袍,灰白的头发自然的披下来,威严的面容看不出年纪,站在那里看着坑洞中心的方向,自然有种神圣的感觉。

    “老师!”慕愚飞快的从地上面爬起来向白法大巫师行礼。

    “嗯。”白法大巫师微点了下头,扭头看了看慕愚。淡淡的问:“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刚才我在湖边辨识星星,然后就有颗星星掉下来了,差点砸到我,然后我就这样了。”慕愚右手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

    “把右手伸过来。”白法大巫师淡淡道。

    “哦。”慕愚听话的把挠着后脑勺的右手伸了过去。

    大巫师伸出左手搭在慕愚手腕上,神情依然严肃。

    “不应该啊。看你外表伤的应该很严重,体内的生气却这么旺盛,一点不像受伤的样子。怎么回事?”白法大巫师沉吟。

    “嗯,对了,刚才我遇到了一个满脸胡子的奇怪的叔叔,他说他给我吃了治伤的丹药,帮我疗伤。现在基本上已经好了,只剩一点皮外伤。”对于外表严肃的老师慕愚是不怎么怕的。

    他自幼是个孤儿,是白法大巫师把他带大的,就像他的父亲一样。而且他知道,虽然白法大巫师在人们面前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慕愚却知道白法大巫师内心里是很慈和的。

    “奇怪的大胡子叔叔?”白法大巫师有些疑惑。

    “是啊。他的样子满脸的胡子,只剩下两颗眼珠能看见,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不像是我们达东寨的人。对了,他还问我谁教我的护体元力什么的……老师,护体元力究竟是什么啊?”对于老师,慕愚是一句话都不会隐瞒的。

    “他问你护体元力吗?”白法大巫师忽然谨慎的问。

    “是啊。老师,护体元力究竟是什么啊?”慕愚一脸的问号。

    “嗯,护体元力老师也不是很清楚。”白法大巫师转过头继续看着坑中的四个人,语气依然平淡。

    “哦。”慕愚撅着嘴不再问什么了。

    他知道当老师不想讲的时候他怎么问老师都不会讲的。他才不信老师真的不知道呢。在他的心里,白法大巫师是无所不知的无所不晓的,就像现在他这么小心的藏在这里,老师轻易的就能找到他出现在他身后。

    两人说了几句话的时间,那四个人已经走到中间的坑洞前了。

    慕愚看到那四个人站着往坑洞里张望了一会儿,几人似乎又交谈了几句,然后其中一个人跳到坑洞里去慕愚看不到了。不一会儿,那个跳下去的人又爬了上来。四人又交谈了几句,然后转身往回走去。

    慕愚睁大眼睛仔细看了那四个人的手。距离有点远看不太真切,但从他们行走的姿态上看,他们手里并没有拿任何东西。

    “坑里没有东西吗?”慕愚问老师。

    “没有。他们来晚了,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白法大巫师道。

    “你的意思是里面真的有东西么?是星星吗?”慕愚有点惊奇。

    “差不多吧。确切的说,其实应该是一颗陨石。”白法大巫师道。

    “陨石?”慕愚不解。

    “好了,回去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了。”白法大巫师并没有解释慕愚的疑惑,转身走去。

    “老师,那是谁把陨石拿走了呢?”

    慕愚看着坑里面的四个人又爬上了对面的土堆上和其他人说着什么,转身追到白法大巫师身旁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被你说的那个怪人拿走了。”白法大巫师边走边道。

    “那陨石长什么样子啊?真想看一下……”慕愚一脸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