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王妃要休夫 > 第一章:祸起东宫(1)
    天佑八年,腊月初八,这天是钦天监推算了整整一个月的吉祥日子,宜婚嫁。

    抚远大将军的嫡女沈贞贞,于这一日,在全府上下羡煞的目光中拜别爹娘,今日后,她就是当朝太子妃了。

    一阵子吹锣打鼓,迎亲的热闹把戏过后,被东宫的众宫人众星捧月一般地送入鸾凤阁中。

    沈贞贞抿了抿唇,实在饿到不行,自早晨起梳妆,册封礼毕,夜里拜堂后,她一口水都没沾!

    她缓缓揭开盖头,露出她那张不太精致的脸庞,略带着些婴儿肥,到不急着先垫肚子,小声询问一旁的婢女“太子殿下还在前厅宴客吗?”

    “呀,小姐,您怎的把盖头揭开了,奴婢来替您盖上”翠婉儿着急的替自家小姐盖上盖头。

    “奴婢听人说啊,出嫁的时候,盖头要新郎揭开,提前揭了不吉利,虽说是坊间妇人们的传言,但今儿是小姐和太子的大喜日子,咱们还是慎重些罢。”

    说完这一席话,这丫头讨喜的朝贞贞做了大礼,“今儿起,您就是太子妃殿下了,奴婢恭喜您,祝您与太子殿下,千秋千岁。”

    虽说贞贞被盖头遮了眼,也是听得出这丫头心里高兴。

    贞贞只是淡淡说了句“起来吧”

    嫁给太子是她父亲与皇帝讨来的赏,左不过是凭借父亲官位,又正好太子到了纳正妃的年纪罢了,面都未曾见过的夫婿——委实谈不上多兴奋。

    贞贞如此想着,实在不知这太子模样,许是长得五大三粗?或是凶神恶煞?

    听闻当朝太子处事之风犀利,多数朝臣甘拜其门下,前些月,又有太子殿下不惧父亲弹劾之言,反而一马放过,之后便向皇帝求娶沈家嫡女为太子妃,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贞贞觉得,她此番嫁来东宫,这太子一准不会给她好果子食!

    “翠婉儿,你听,前头还有宾客的声儿呢”沈贞贞竖着耳朵听。

    她难以想象太子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只是心里感觉莫名的有些恐惧,许是在阁中时听人说起当朝太子的事迹,令她有些后怕——

    翠婉儿没心眼没肺,只会捡好听的说“今儿是大婚嘛,您又是太子殿下亲自求娶的太子妃,一准太子殿下高兴,总要多应酬些,小姐如何便等不及了,再耐心等等,再等等——”

    “诶”小姐您听听,前头宾客声儿似少了许多呢,定是太子殿下提前遣散众人了”

    沈贞贞听这话后,有些莫名,按照惯例,东宫宴请宾客需至子时,如今方至亥时——

    出事儿了——!

    “翠婉儿,拿我的佩剑来!”

    翠婉儿见沈贞贞严肃得如临大敌,赶紧寻了剑来,沈贞贞朝她做了个禁声儿的手势,也不敢出声。

    果然,宾客声渐渐弱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官差的吆喝之声,那一声声整齐的步伐,与佩剑战甲窸窣之声她再熟悉不过了,东门卫!

    一时之间阁内安静如斯,只听见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似就要破门而入一般急促。

    沈贞贞想着,莫不然这么倒霉?大婚当夜没见着夫君,先见了东门卫?谁不知道东门卫那整整齐齐的步伐,除非皇帝太子遇袭,那可是亲兵!

    正如此想着,借龙凤烛光,门前一排排整齐的东门卫已至,他们倒是也不客气,只听一声响,阁门给那当守的东门卫一脚踢开。

    贞贞自觉室外寒风袭来,猛然的吹打在她脸上,掺和了冬日夜里洋洋洒洒的飞雪,冻得她一颤。

    沈贞贞自打出声还从未被人如此侵犯过,顿时没了好脸色,一手猛然揭开盖头,,另一手牢牢地祖安紧手中佩剑。

    她快步走向阁前,端得是太子妃威仪万千,冷脸横眉呵斥道。

    “大胆!何人竟敢在本宫与太子大婚夜擅闯鸾凤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