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王妃要休夫 > 第二章:劫后重生(2)
    一旁的护卫们皆是嫌弃她那副泼辣样,也是唯恐烂菜叶儿,臭鸡蛋误伤到他们自己,便是都十分有默契,有意无意的往囚车处疏远了些,余留一个马夫在前头牵马走着。

    倒有一个哥儿好心,自始至终一路护送囚车。

    沈贞贞心疼这大哥“我说这位侍卫大哥,你不然也远些吧,我手脚有伤,也跑不掉,你这坚守岗位固然是好,途惹了一身臭鸡蛋,等你回头回到家,看你媳妇看不得唠叨你。”

    侍卫大哥看不过去了,悄悄递给她一抹方帕,还是她最喜欢的红梅花样“你也少些动作,要我说,你规规矩矩的呆车里,指不定他们手下留情,少朝你扔几个臭鸡蛋,还有啊——”

    “我——没——媳——妇。”

    这声音如此熟悉,沈贞贞纳闷抬首,如获救星一般,睁大眼睛诧异道:

    “萧晔?师傅你——”

    话音未落,又一个臭鸡蛋砸在她脸上。没办法,她只好接过帕子,心想死也需死得干净些才好,但有萧晔在这,她也算有个亲人送别了。

    “傻丫头,小声些。”

    萧晔低头走着,小声和她说话,避免声音过大,对刑场上的计划有耽搁。

    “你打开帕子,里头有药,能助你伤口愈合,我带你离开。囚车已被我的人围住,等我一发号令,他们拖住禁卫军,我便带你走。”

    “可是——”

    沈贞贞打量了四周随行的护卫官兵,有整整好几十人,就算萧晔操剑功夫了得,怕也打不过这几十人。

    沈贞贞往囚车的围栏处凑,想离萧晔近许。

    “你来送我最后一程,我已经很欢喜了。你若认我这往日——毁了你一世清白的小徒弟,你就听我一句劝告,别和禁卫军硬碰硬,你这小身板,武功再无敌,也不是这几十个人对手,何况前头还有东门卫在。

    可萧晔只是一脸平静的继续走,压根没把她话听进耳朵。

    她继续掏心掏肺的交代起遗言来。

    “只盼你若心疼我这徒弟,来年记得在我坟头除除杂草啊,虫子啥的东西,让我不至于在冰冷的地下被虫子咬,你晓得,我最怕虫子。”

    “喂,我和你说话呢,理理我!”

    “嘘,小姑奶奶,安静些,真想把周围官兵引来不成。”

    萧晔暗道这徒弟傻,关进监狱受苦也没见她智商长点起来,怎还是这般毛躁。

    心想这丫头死心眼,不寻个由头骗她,于是催促她“快吃了这药丸,我带你见媛媛。”

    果真!沈贞贞一愣,有些不信“沈氏全族,不是无论老小,皆已被斩?”

    ”若我说,媛媛就是沈家全族的那个例外呢?“

    沈贞贞半信半疑。

    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全家除了兄长,就媛媛这个庶妹子与她最亲密,素日又粘她,二人一块白玉方糕都是分着吃,若她还活着,沈贞贞是万不能不管她。

    “媛媛在哪儿?她还活着是不是,还是你救了她?”

    见萧晔不理她,她又疾色匆匆问:

    “萧晔,你快告诉我!”

    这一问,显然是这丫头心里急。

    萧晔别过头看她,只见她原本红润的脸蛋儿变得蜡黄,还留有被抽鞭的痕迹,她的一双眼瞪得及大,神色慌张而无措。

    他便暗暗别过头叹了口气,旋即对她点点头“是啊,媛媛还好好的,你若有个万一,你让媛媛没爹娘,还要没你这个唯一的长姐,那我万万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做出别的事来,你晓得她的烈脾气,和你一模一样,我若不带你回去,可不敢保证她日后想得开。”

    “我吃”沈贞贞狼吞虎咽的吃下去那一整颗药丸。

    “你看,我都吃掉了,那你是不是可以和我说实话”

    那药真是又苦又臭,沈贞贞真搞不懂,为啥要活下去,非要吃这么一颗恶心人的药丸。

    况且,那药丸的味道甚至有点像——马粪。

    她吃完后,连连干呕几声,太想吐了!

    “你不骗我?”沈贞贞强忍恶心问道。

    “不骗你。”萧晔一本正经的叉腰。

    “瞧瞧你伤口,应已是无甚大碍。”萧晔心疼地问她“还疼吗?”

    神奇的是这药丸下肚,手脚的伤口竟不那么痛了,血肉模糊的伤口也开始缓缓结痂。

    沈贞贞不可置信的抚摸已结痂的伤口,心里为自己这位了不得的师傅鼓掌了千万次。

    是真感觉不到疼痛,沈贞贞摇头“用过药丸,便觉不甚疼了”

    萧晔想着沈贞贞被鞭笞,他便恨得咬牙切齿“东门卫那帮畜生!竟敢这样对你,待事情过后,我绝饶不了他们!”

    沈贞贞应和道“我才是当事人,你要为我报仇,也算我本人一个。”

    不料她此言却引来萧晔的一阵嫌弃。

    于是她又对萧晔一阵吹捧,妄图来挽回她昔日尊严。

    但她并不是刻意吹捧,着实是往日不晓得萧晔还有这快速药。总算是被她师傅又英雄救美了一次,从前只当他是文武全才的华佗在世,如今更是对他添上万分崇拜。

    “咦——师傅,你这’盛京小华佗’可真是妙手回春啊。”沈贞贞顿时感觉身上爽快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