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王妃要休夫 > 第二章:劫后重生(3)
    萧晔听闻这话,才略有些洋洋得意,冷哼一声,看向这个小徒弟,言语里总有些嫌弃“才知道?”

    “嗯,才知道”沈贞贞惯会顺人嘴答话。

    萧晔倒懒与她再贫嘴,今日乔装打扮是为做正事。

    “坐稳了。”

    沈贞贞严肃的点头,余光往人群里稍瞥,便见着几个熟悉面孔,可不是从小到大护她的那四大金刚吗?

    无情,冷面,金凌,富贵儿。

    这四人的功夫是得了她师傅真传的,往日萧晔的门生众多,只因他极擅剑术,又医术了得,实打实是一位文武全才。萧晔偏是都没瞧上眼,唯独挑中巷子口这四个要饭的小孩儿,惹得这四人对他满心感激之心,从此便跟随萧晔左右,说是徒弟,实则更是心腹。

    多年来但凡萧晔让他们往东走,绝不肯往西边踏一步。也因沈贞贞是萧晔的小徒弟,四大金刚的小小师妹,作为最小的那个,众人自然对她更是格外照顾,幼时但凡她闯祸被亲爹责骂,总是四大金刚出来替她挡剑挡罚。

    久而久之,四大金刚也就习惯跟随在她身侧——谁让她师傅把她捧在手掌心呢?

    沈贞贞感激涕零,这四位师兄太够义气!

    正这样想着,只听萧晔沉声数道“三.....二.....一.....”

    沈贞贞只见着什么东西一发冲天,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响。似是前头的队伍被炸得人仰马翻,只听见马儿倒地的无力厮鸣,囚车前方滚滚白烟缭绕,压根儿看不清周围是何局势。

    突然间,囚车的锁被厉剑猛然劈开。

    熟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同时那人还朝她伸过一双手。

    “咳咳咳......”她被烟呛得咳嗽,只以为自己今儿死绝,没曾想萧晔还有这一招。

    “师傅...您可太厉害了,我只当今儿必死无疑,您这峰回路转,这烟放得....果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快来,咱们走,这烟雾炮仗够他们迷一会的,再不走,你这小命可真死无葬身之地了”

    “嗯...”沈贞贞就着萧晔手的劲儿,一跨而出。偏脚下还有些无力,嘤哟一声。

    一不留神,脚下踩空,跛脚了——

    冷面与富贵儿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冷面十分没好气的催促“这个时候来矫情,我看你真是不怕死,你不死还不够,还连累我来冒险救你,真是过分。”

    沈贞贞一个白眼对他翻过,一双杏眼瞪他“谁要你来救我了,也没人绑着你叫你来救我。”。

    “瞪什么瞪,可不是我要来救你的,就是看在师傅面上,我才来救你一回,这可不是我乐意的啊。”冷面急匆匆地解释,言语绝不落下风。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的这份心意,我收着呢,只是你能不能别这时候废话,我还记着逃命呢。”沈贞贞不想这时候和他啰嗦。

    没等她喊脚疼,萧晔反手一揽,已将沈贞贞背起。

    萧晔摇了摇头,这两欢喜冤家。

    “此地不宜久留,冷面,富贵儿,咱们按计划行事,兵分两路,事完之后按约定时辰地点碰面。”

    “是,师傅!”关键时候还是冷面派上用场,只见冷面领着富贵儿往反方向奔去,消失在白烟滚滚之中。

    沈贞贞十分感动几位师兄待她的义气,只能朝他二人方向,微微颔首以示谢意。

    这冷面往日对她冷声冷气,从小到大同她抢师傅的疼爱,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心系她这个小师妹的!

    于是她总结,这冷面啊,就是:外冷内热——很是闷骚。

    正这么想着,萧晔一语让她思绪回归。

    “金陵与无情已在城门等候,咱们要快些,这撑不了几刻。”

    沈贞贞点点头,默认了萧晔这一番话,她还在逃难!

    萧晔一手持剑,一手托着沈贞贞,不让她从身上掉下。

    刀光凛然,人潮冗杂时,驾囚车所用马匹已为他所用。

    沈贞贞窝在萧晔的怀里,随她们策马快速撤退的速度,眼见层层白雾消散在她眼前,也是连日而来的酷刑逼问让她心力交瘁,此刻她舒服极了。在疾风呼啸与人群吵嚷中,就这样渐渐睡去——

    而等那群东门卫反应过来犯人已被劫走之时,已是她们策马而去的几分钟之后了。冷面与富贵儿成功的装扮成女子囚犯的模样,引去大批追捕东门卫。

    相反,城门处,有无情与金凌的接应,守城的官兵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犯人已出逃,便被敲晕在地。

    片刻后,盛京街上大乱,东门卫四处搜查逃犯未得,终于在离盛京三里地的林子里寻得已囚犯的一片衣角。再是往一旁的河岸处瞅,嘴角尤带血迹,躺着的可不是那废太子妃?

    搜查罪犯为首的正是东门卫副统领苏权雍。他自是不信,这丫头费劲力气出逃,怎会死于城外河边。

    苏权雍迟疑的眯了眯眼,指挥一旁侍卫“去验她是否受鞭笞之伤。”

    待侍卫转告他,确认此女子受鞭笞之刑,且伤口明显为近日所伤时,苏权雍冷然一笑。

    “将尸体带回大内,报太子殿下。”

    “是,属下领命。”

    而萧晔一行人,早是离盛京十余里远,直往尧舜山的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