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一来我踹了渣男 > 第28章 奇异梦中人
    姜姒做梦了。

    她的梦有点奇怪。

    令她有些分不清现实。

    坐起来的时候,她身处在仓库。光线暗淡,显然已经是凌晨。但不知道为何,姜姒看得很清楚。

    秦美妃模模糊糊的逗引怀里的小玉。小玉比之前精神很多,但依旧显得懒洋洋的,半眯着眼睛抱着一根蔫了的胡萝卜。

    白璇蜷着身子在一旁熟睡着,不知道在梦里看到什么,秀气的眉头紧锁。

    她旁边的李金才也是如此,不过披着毛毯的身体一阵阵发颤,失血过多的脸颊苍白异常,颧骨却染着可疑的红润。

    她还想凑近看下李金才的状况,突然铝皮门外传来一阵呜咽。

    凑近小窗,见门口花坛边蜷着一个巨大的身影,显然那只变异狗一直都没有离开。

    更远处街道静谧。

    如果这不是末日,也算是极为平和的清晨。

    如此想着,突然一个激灵。似是谁往她全身泼了一盆冰水,鸡皮疙瘩顿时全都竖立起来。

    天赋警觉告诉她,有极端危险的东西在靠近。

    几乎是本能,姜姒再次睁开眼睛。

    这一次并不同,似乎一瞬间将她拖到夜晚。

    她坐起来,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寒冷在黑暗中像无孔不入的针扎,她忍不住抱着自己的双臂。

    四周像是笼罩一层粘稠的冰冷的雾,安静得不可思议。便连秦美妃的动静,李金才压抑的轻微的呻吟,一并远去。

    对,就是安静,绝对的安静。她身子可以听到自己耳膜下血液的流动,以及胸膛里心脏挤压血浆的运动。

    她忍不住茫然起来,突然觉得有些寂寞。

    似乎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人,不记得来路,也不清楚去路。

    她哈了一口气。这时候外头街道上突然响起哒哒的脚步声,像是谁穿着皮鞋。

    那声音不疾不徐,由远而近。

    她忍不住燃起一丝期待,但是她随即警惕起来,末日之中,正常人谁会这个时候散步?

    她下意识揉揉眼睛,似乎这个动作有效果,笼罩在她眼前的雾气散开。

    她隐约见到不远处的秦美妃。

    此刻的秦美妃背对着她一动不动。她想唤醒他,声音到了唇边,一个古怪的念头涌上心头,她会不会转过时,脸却换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这个古怪的念头令她一阵哆嗦。

    哒哒。

    脚步声停到了门外,紧接着卷帘门响了响,似乎是门外的人想进来,扣了扣门板。

    但是他努力了很久,门纹丝不动。只是手指用力在铝门板的声音——这人想进来。

    姜姒想呵斥他,告诉他叫他不要白费力气,他们不会让任何人进来的。

    但是她随即就改变主意,通过不作声给人造成这里头没有人的假象。

    如此一来,两人都显得耐心十足。

    很久之后,那琐细的声音消失了。

    但是姜姒并没有放松,因为她能感觉到,门外的人依旧站在那里,正透过薄薄的门板,注视着自己。

    姜姒凝视着门口方向,也想透过这扇门看清楚对方的真容。

    他们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对方开始重新踱步。

    那清脆的哒哒声,每一步,都想是踩到姜姒的心尖之上。

    姜姒不觉得他会这样走掉。

    诡异的僵持中,门外的人终于开口了:“我们说说话可以吗?”

    他的语调平静,和四周朦胧的黑相得益彰。

    出乎意料,这人的声调似乎是个年轻人。

    极其有耐心的年轻人。

    可姜姒知道,这并非一个普通人。

    这是个等待猎物上钩的捕食者。

    她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如果不作声,对方应该会继续认为里头没人吧。

    到了这个时候,还存在这种想法其实是件极其侥幸的心态。

    可在危险事物要靠近,很多人都会本能生出“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的逃避心态。

    对方显然深谙这种心态:“我知道你就在里头。你是知道的,我看得见你。”

    他说得极为缓慢,语调当中带着漫不经心的冷清气息。似乎蕴含着难以形容的孤寂,又似乎带着厌恶凡人但不得不和凡人对话的不得己的耐心。

    他一面说着,一面围绕房间转圈。

    从仓库结构上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行为——因为她所在的仓库左右两边都是门店,并非独立的存在。

    但是姜姒的目光随着他脚步声转动得到一个结论。他的确围绕着这个房间转圈。

    甚至在应该是隔壁障碍物的地方,那脚步声也未曾有半丁点儿停顿。

    此刻自己应该不单单在仓库,而在对方存在的某个特殊场景中。

    这个特殊场景和现实中的仓库重合。

    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这人进不来这里,但是她有个预感,只要自己出这个门,哪怕只是一根手指头离开这里,她都会万劫不复。

    薄薄的墙壁成了姜姒的屏障,一道神秘的力量将危险隔绝在外。

    “其实,我只是想找一个人说话。”对方的脚步声依旧不疾不徐。

    许是为了打发无聊光景的缘故,他伸出手搭在墙壁上。

    他的手白皙修长,特有的干爽圆润,似乎并无任何威胁。然而这样的手,只是轻轻拂过墙壁,就留下一道不算浅的痕迹。

    一圈很快就结束,他重新停在房门口处,开始敲门:“让我摸摸你。”

    他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其中的欢喜和痛苦。唯独那种孤寂,深入骨髓,给他的来历冠上神秘的色泽。

    他是谁?是人还是妖怪?

    但是他的要求令姜姒泛起寒意。

    姜姒下意识咬上嘴唇,抓起身下的枪,仿佛只有这样,她才会感觉安全。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姜姒忍不住问道。

    她很想压抑下自己的恐惧。但很多时候,人是不能高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的。

    “我是谁?我要做什么?”年轻人有些疑惑,重新开始踱步,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显得.......孤独。

    “我是我母亲的儿子,隔壁的邻居,班级上的好学生,亲戚眼里的乖孩子,女友的忠犬男友,妻子的完美丈夫,孩子值得信赖的老爸。可这些是我吗?似乎都不是我,因为这是别人眼中的我,真正的我,没有人给描述出来。那我是谁?”他说着轻轻的笑了笑。

    这是要讨论哲学观认知感吗?

    姜姒陷入前所未有的焦灼。

    人之所以害怕,是对未知的本能畏惧。

    那年轻人的声音继续道:“你不用害怕,我只会在你身上轻轻咬一口。”

    他在说什么吗?

    咬一口?

    他是丧尸吗?

    可丧尸会说话吗?

    姜姒愣住了。从声音上判断,此时对方的位置就停在她的面前。

    他们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墙壁。

    她感觉脸上一凉,似是谁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这种感觉特别奇怪。

    就在姜姒沉溺于这种冷意的抚摸之中,突然心口猛烈跳动,一个信息传进脑袋。

    姓名:???

    种族:??

    进化程度:??

    特殊天赋:??

    特殊技能:??

    所携武器:??

    杀伤力:??

    因鉴定等级不足的缘故,她读取到的信息都被问号覆盖。

    警告:对方非正常人类物种,极度危险!

    她蓦然回过神来,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仓库后门,向门把伸过手。

    只要再过一秒,她就在糊里糊涂当中开了门,请丧尸们进来。

    她后退两步,外头的那个人太可怕了,他竟然诱惑自己开门。

    那到底是什么能力?

    “滚开!”姜姒低声呵斥道。

    年轻人沉默了,显然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许久他才幽幽开口:“既然你不愿意玩游戏,那我明天这个时候再来。”

    脚步声越来越远,随即有晨光从窗户缝隙后照了进来。随着那人出现笼罩在四周的雾气一扫而空,同时,或远或近的地方还似乎有丧尸的吼叫,门外变异狗的低吠身。

    姜姒一个骨碌就翻身起来。

    她猛地翻开盖在李金才脸上的薄毯。

    白璇还没有完全睡醒,昨天实在太累,这会儿听到动静坐起来,完全是因为末世来临后养成的机警:“怎么了?”

    “快过来看,他又发高烧了。”姜姒摸了摸他的额头。

    此刻李金才并非发烧这么简单,他全身又开始痉挛,下嘴唇都被自己咬烂了。翻开衣袖和裤腿,又有新的血流出来。

    见姜姒动作,白璇顿时清醒道:“哎呀,这会儿怎么办?”

    她是医学生,还不是正经拿牌照的医生,更何况如今医疗设备简陋,很多检查设备都不在手上。李金才这种情况,除了物理降温,给他四肢按摩,其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但姜姒想到一件事,却道:“那保温盒带来了吗?”

    姜姒说的是剩下来给蔡华的鱼汤,原本是准备一并带给蔡华的,还特意用保温盒包着,裹着一层保鲜膜的。但高强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带走它。那个时候他应该在想,蔡华应该是没救了的。便是救回来,也该成了一只丧尸,再没有尝试的必要。

    白璇一时间没理解,但是还是拿出那个盒子。

    打开一看,众人都忍不住捂住鼻子。

    原本奶白的鱼汤结了一层鱼冻,腥味倒比之前浓郁了十几倍。

    秦美妃皱着小脸,一脸嫌弃:“真的要拿这个喂他?”

    她怀里的兔子小玉出其不意的跳起来,往碗里舔了一口。

    人类觉得恶心的味道,它看来很喜欢。也许喜欢说不上,而是机体本能知道这东西对自己有好处。

    在这点上,动物比人类敏锐。

    姜姒将它拎起来道:“这是救命的东西。你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