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征途 > 第二卷 玲珑阁,绝杀贴 第十八章 这运气是真的差
    赵楷行走在泥沼的边缘,观察脚下确保没有危险的同时,尽量把步子迈地大一些,这样就能尽可能地减少出发陷阱的危机,要知道现在黑夜里,小鬼不断,夜路难辨,当然是能少一事便一事了。

    温不二,刘老根,朱丹跟在赵楷身后,昨夜的伤势他们其实比赵楷伤的更重,不是因为他们打斗的有多卖力,只是因为赵楷那所谓的特殊功法太过强大,今天上午似乎便已经完全恢复过来,完全没留下什么暗疾。

    开路的赵楷并没有过多的紧张,这比之昨夜已经好太多了。只是需要注意一些周围的情况,以及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青铜剑,灌输灵气后,随意劈砍就是了。

    偶尔进入鬼物聚集之地,赵楷就用自己在净灵曲中学到的法门,一个个地施展,来一一检验他们的实战效果。

    一路上有遇到其他队伍,但黑夜里显然都不愿意靠近陌生队伍,以免出现变故,所以互相靠近的队伍没有间隔少于攻击范围的,自然也没有发生什么内斗之事。

    渐渐地,赵楷他们也有些麻木了,肚里空空,口干舌燥,又要不断地前行,不留丝毫休息的余地,小鬼什么的都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也没有其他大麻烦需要被解决,自然不能给几个人带来清醒。

    走了很久很久,天上云雾遮盖,无繁星点映,只有淡淡的月辉洒下,几人辨不清时间,只能按照大致的感觉判断方向,一刻不停地继续前行。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休息,我想不需要解释,只因为他们要想继续活下去,就必须尽快赶到终点站接受食物,接受水源,接受疗伤。

    夜色朦胧,像是整个天地都遮上了个大幕布,当然还是能透出一点光的。

    四人没停留地往前赶,却不知道前方一里之外,到达终点的必经之地,一条周围都是沼泽的窈窕小路尽头,正守着四个同出第一梯队的螳螂,等待着赵楷这四个倒霉鬼一样的蝉入局。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赵楷几人总算看到了一条架在沼泽之中的独段小径。

    被训练了这么久,几人对危险的感知还是很敏锐的,他们不相信梁楼子弟会放弃这样一个大好的布置陷阱的地点,当然如此地势,被人埋伏的几率也很大。

    “怎么办,要不然休息一段时间再走,或者先等一队过来,看看他们的通行情况?”

    “我们躲在四周,先看看其他队能不能走过去吧。关键是昨夜的鬼魅消耗了我们大部分的精力,要不然以我们四人的实力,如今也不会这么惨。”

    赵楷的提议很有道理,四个人身着黑衣,抓住沼泽边上的土垒,一动不动的趴在沼泽最边上,腿脚触碰到沼泽最外边的泥土,倒是不会陷进去,此法还算能行。

    至于围绕在四周的小鬼,赵楷设置了一个单调的阵法,虽然功效有那么一星半点的不足,但是只要耐心一些,过段时间再刻画一下也就可以了。

    条件艰苦,要想活下来,该忍耐的还是要咬着牙忍着的。

    这次时间倒是不长,没过一会就有一行两人来到这里,显然也是犹豫良久才踏上前路,赵楷四人可以听到这两个孩子肚子里都在咕咕叫着,显然处境也很不妙了。

    “没办法了,就算有陷阱也要拼一拼了,这样下去,明天午时我们就要饿的没有力气了。”

    “嗯。”

    这是刚刚二人的对话,与赵楷四人的处境相同,他们身上也有血淋淋还未来得及仔细处理的伤痕,显然刚刚可能也进行了一场恶斗,至于是跟学员进行的内斗,还是遇见了难缠的鬼魅,这就不得而知了。

    待得两人走过去百步之遥,赵楷才挥了挥手,小心说道,

    “走,我们跟上去。”

    他已经率先爬出沼泽,小心翼翼地走上独行小道了。

    如今这种情况下,四人伤势不轻,而且前路茫茫而未知,陷阱不断,小鬼难缠,又无粮食补给,要想活下去,是必须要使用这样一些诡计的。

    赵楷毫无心理负担,这些学员们什么德行,他当然知道,所以能少一些麻烦,能减少给对方使诡计的机会,就不能错过。

    往前行了很久,那二人才终于传来一声痛苦的嘶吼,走出这么远才遇到陷阱,显然这里的陷阱已经被前边的很多人触发过,失了效力,只留下了一些更难缠,更难推断的陷阱。

    赵楷四人停下脚步,仔细聆听前方的动静,之后痛苦的嘶吼变淡,直至完全消失。

    赵楷向前走了一大段路,直到能听到前边隐隐响彻在黑夜里的脚步声,这才确定没什么大的陷阱,招呼了身后三人,继续小心翼翼地跟上。

    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这样的独段小路才终于看到了尽头,至少前边两人已经走下了类似独木桥的高高土垒,矮下了身子,赵楷他们终于确定没什么危险了,准备加快速度,却见那两个矮下去的身影没有再先前的动作,细细看去,那边好像又出现了几个人,现在应该是在交谈。

    “有人堵路?”

    “难办了,先看看情况。”

    很快的,那两个人就继续前行,而刚刚浮现出夜色的身影重又回过头去,消失不见了。

    “看体型,他们应该也是学员,而不是梁楼弟子,放两个人过去,说明他们的目标很明确。”

    “现在怎么办?”

    “相隔太远,我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我们所认识的人。”

    赵楷四人还在缓步前行着,离出口已经很近了。

    “这样,我先去试探一二,如果我们运气那么差,他们要找的人就是我,你们再出来帮我。”

    “如果目标不是我,然后你们就一个一个出来,总之他们的目标是我们中的一个,大家就抱团,一起打跑这群龟孙子。”

    “好。”

    说完赵楷没有过多停留,这次没有去刻意地掩盖痕迹以及脚步声,大跨步地就朝路口走去。

    后边的三人在赵楷的掩护下,也又前行了一段路,直到在仔细观察中确认的,到了能不被对方发现的极限,三人才停下。

    此时的赵楷已经出了路口,走下了高高的土垒,但他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往前走着,等待着埋伏在周围的龟孙们冒头。

    然而走了将近十步,周围的空气仍是安静地可怕,赵楷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娘的,运气这么差,这群人的目标就是自己。

    赵楷大喝一声,先发制人,“你们三个快出来,这几个龟孙的目标正好就是我。”

    掩藏在黑暗里的四人也愣住了,他们确实已经发现了目标赵楷,但是还准备再等一阵彻底让对方放松下来才出手。

    这赵楷吼的一嗓子倒是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明白了赵楷说的话的意思。

    一听自己被发现了,几人都没来得及考虑对方是否是在耍诈确认是否有人在埋伏,一股脑全部急急燥燥地冲了出来。

    而这时温不二三人也已经走出了独段小路,此时与赵楷两两相望,反而把三个埋伏的人夹在了中间。

    八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确认都是第一梯队的人,而那刚刚还埋伏在暗处的四人,显然都有些激动,因为他们的目标就是这四只小狐狸组成的团队,几人就是因此而汇聚,他们在心里已经无数次地演变过打斗的场景,技巧以及施展诡计和招数的时机以及方法。

    都到了这种剑拔弩张的地步,捕蝉的螳螂也早被发觉了,那废什么话,同出第一梯队的,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这样,八个人战成了一团。

    刀光剑影,链子锤噼里啪啦的击打声,功法散发出的流萤,将正片区域制成闹哄哄的一团,视觉,听觉,对痛感的触觉,交相掩映,将这无眠的夜晚推向高潮,四个人没有人继续麻木,都清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刚开始的时候,两方还不相上下,一方面都存了试探的心思,另一方面就是两方都尽可能地凶狠起来,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这样的结果就是,到最后这场凶险的打斗成为了考验八个人持久性的对战,谁能稳住步伐,稳住攻势,谁就能逐渐占据优势,获得最后的胜利。

    赵楷看着后继乏力的同伴在苦苦支撑,身上粗糙包扎过的伤势如今在不断破开绷带,又开始流出鲜血,这样下去,除了自己一人能保存一战之力外,其他三人都要死翘翘了。

    该死的鬼魅,该死的老天,让我们遇见昨日的难缠对手,损失了大半战力,要不也不会是这个情景,赵楷在心里咒骂,但是只能苦苦支撑,并无丝毫办法。

    对方四人看到赵楷这边伤势又起的模样,显然是大战过后修养不足的缘故,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自然就更加卖力的进攻,这一瞬间的爆发力,逼得除赵楷外的三人节节败退,刘老根一不注意都差点栽到了背后的泥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