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傅先生的高调宠婚 > 第三十八章 小时候
    因为她知道她要是不回家的话,楚翎肯定又会在家等着,哪也不去。

    直到她回家。

    回家越晚,她受到楚家人的冷落就越多。

    除了不受楚家父母亲人的喜爱,也不受楚家佣人的喜欢。

    这些她都明白,只是没有说。

    没有人知道知道楚沁会在楚家受到这些‘冷暴力’。

    包括唐唯落,沈之砚他们。

    没办法,自己当时选了这条路,不管怎么说,也要走完。

    到家了,楚沁侧着头看着由于车子驶进楚家的大门,那雕花的大门在眼前缓缓的闪过。

    还有路旁的绿植也有人在修剪,但没人停下手里的活去看看是谁回来了。

    因为他们知道就算看了,也不是楚家真正的主人。

    楚沁低下头,冷笑一声。

    将自己的都拿好,下车后,也没管其他的人直接上楼进了自己卧室。

    她给楚翎发消息说了下自己要和唐唯落一起出去逛的事情。

    在等楚翎回次奥西的时候,又刷了会儿抖梦。

    过了好一会也没见楚翎回消息。

    便准备去换衣服,收拾一下自己,去找唐唯落了。

    站在更衣室里看了半天,挑了又挑。

    把那件蓝色的套裙拿出来换上,又化了淡妆,将头发用卷发棒将一头栗色的及腰长发微微卷了下。

    提着包换上跛跟银色的鞋子后,便下了楼。

    刚到客厅,楚翎回来了,看见她这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楞了一下,问道;“要去哪?”

    “恩?我不是给你发消息了吗?”

    “你没看到吗?我和落落约好了,去逛一下。”

    楚翎听她这么说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兜里,没有手机。

    这才想起来,把手机落在实验室了。

    自己刚刚又是和小二子一起回来了的。

    难怪自己没发现手机没带。

    他朝楚沁点点头,让她去。早点回来了就好。、

    楚沁自然是知道这些的,便直接出门了。

    司机也早就等在大门口。

    上车直接给司机说去唐家,她便靠在车窗上眯起觉来。

    让司机在快到的时候提醒她。

    唐严景在看着唐唯落上楼后,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拿着东西便也上楼回了卧室。

    傅云起在挂掉电话后,看着桌上那精致的美食,顿时没了胃口。

    他左手捏着手机,右手拿着筷子。

    沉寂了一会儿,把手机放到桌上,拿这筷子夹了几口唐唯落爱吃的菜。

    这是家里厨师们心知肚明的事。

    只要傅云起回家吃饭,除了按照他的喜好来做几道菜外,还要再做几道唐唯落爱吃的菜;不管唐唯落在没在。

    因为唐唯落喜欢吃,所以家里的厨师都是请的国内外都能叫的上名字的厨师。

    哪怕请他们在这里工作,工资都要比其他厨师高出不少。

    可傅云起还是要请。

    一个是确实不差那几个钱,还有一个便是因为唐唯落喜欢吃。

    包括唐唯落偶尔在傅家小住几天,她走后,她住的卧室,都是由傅云起亲自收拾的。

    所有的要收拾她住的卧室的事情,全部由他亲力亲为。

    只因为他不放心别人收拾的。

    记得有次,有个佣人是新来的。

    不懂傅家的规矩,在唐唯落走后自己先去收拾了唐唯落住的卧室;结果,在傅云起将唐唯落送回家后,回来之后,看见唐唯落的卧室已经被人收拾了。

    便大发雷霆,将那个佣人辞退了不说,还给家里的佣人好好‘上了一课’。

    自此家里的佣人不管是干了好多年的还是新来的都知道这个规矩,也便,没人在去碰过。

    所以,这些年来傅家一直都保持着这样的规矩。

    傅云起吃了几口那几道唐唯落喜欢吃的菜后,就不在吃了。

    拿着手机上楼,想给唐唯落发消息,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作罢。

    盯着唐唯落的微信,一遍遍的摩挲。

    “落落,下楼吃饭了。”

    唐潋景敲敲唐唯落卧室的门。

    “来了,等一下。”

    “那你快点,我先下去了。”

    说完唐潋景下楼了。

    唐唯落开门跟在他后面。

    “我听老三说,今天傅云起给你打电话了。”

    唐潋景一边下楼一边问他。

    “恩,说要约我出去,他去出差的时候买了礼物给我,趁机会拿给我。”

    唐唯落揉揉头说。

    “你不去?”

    “害,我那天有约,正好挪不开时间。”

    “落落。”

    唐唯落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给打断了。

    “唉?阿沁你来了。”

    “刚好吃饭,快快快。”

    唐唯落一抬眼就看到楚沁站在客厅里,手里提着包,歪着头朝她笑。

    唐唯落赶忙几步并作一步,飞快的跑到楚沁旁边。

    “真好,我还正准备给你打电话问问你怎么还没来呢?”

    “结果你刚好来了。”

    “那我们是出去吃还是在家吃。”

    唐唯落拉着楚沁坐到沙发上,问她。

    “出去吧,我们还能逛逛。”

    楚沁给餐桌旁站着的唐潋景和唐严景抖打了招呼后,趴在她耳边说。

    “那好,不过我要先去换身衣服,你看看你都打扮的这么好看,我也要好好收拾一下。”

    “本来就长得不好看,还不好好收拾一下,站你旁边会很丢你脸的。”

    唐唯落开玩笑着说。

    “你呀你,一天天的没个正行。”

    楚沁边说边点点唐唯落的额头。

    “啊呀,好了好了,阿沁你陪我去选衣服嘛,走吧走吧。”

    唐唯落摇着楚沁的胳膊,半撒娇道。

    “好。”

    楚沁被唐唯落拉着站起来,和她一起上楼,去唐唯落的卧室了。

    唐唯落上楼的时候还向她两个哥哥狡黠的笑了笑。

    “好了,我们先吃吧,老三。”

    “好,看今晚这情况是没办法和她一起吃饭了。”

    “吃吧。”

    “嗯。”

    二人落座后,做到餐桌旁,开始吃饭。

    “快来,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不好,换一件。”

    唐唯落拿着件衣服,在站在试衣镜面前比划着。

    还问坐在凳子上的楚沁。

    “那这件呢?”

    唐唯落重新拿了件,又问。

    “算了算了,我来挑。”

    楚沁将她手里的衣服挂回去,开始挑。

    “呐,这件。”

    又从鞋柜里取出双低跟鞋,放到地上。

    “好了,去试试,我找找只包来搭。”

    “好。”

    唐唯落拿着衣服去穿了。

    楚沁看了看专门用来放包的柜子。

    从里面拿出一只和唐唯落,衣服同色系的包包。

    “唉?你看,这个包怎么样?”

    楚沁帮唐唯落将衣服后面的拉链拉住,让她看包。

    “可以可以。”

    唐唯落将包拿在手里,又把鞋子穿好,照了下,镜子,确实好看。

    “不愧是当艺人的,挑的衣服就是好。”

    唐唯落夸着。

    “习惯了,造型师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旁边,有些时候衣服还是要我们艺人自己去挑。”

    楚沁替她理了理裙摆。

    “难怪呢,好了,化妆吧。”

    唐唯落坐到梳妆台旁,开始涂涂抹抹。

    楚沁就坐在旁边,看着她的动作。

    “阿沁,你看这个色号怎么样?”

    “可以,涂吧。”

    唐唯落在那涂口红,楚沁就帮她在后面梳头发。

    她把唐唯落的齐肩发放下来,因为过年的时候,唐唯落烫过发尾。

    到现在,发尾也是卷的。

    所以头发只需要梳顺就好。

    “唉,你说,我们出去吃什么好呢?”

    唐唯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给她梳头发的楚沁说。

    “你呀你,就想着吃。”

    “哎呀,吃饭不积极,那还有什么事,能让我积极的?”

    “也对,就你这性子。”

    “好了,收拾东西,我们走吧。”

    “好。”

    二人都把东西理了理。

    又照照镜子看看没什么大的瑕疵后,就下楼了。

    “呦!今儿怎么打扮这么好看?”

    “平常也不见你这么好好收拾自己啊?”

    唐严景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唐唯落,打趣道。

    “哎呀,我平常也有打扮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好了好了,不和你说了。”

    “我们要走了。”

    “去吧,有什么事打电话。”

    唐潋景提醒她。

    “好,我们走了”。

    “拜拜,在外面小心一点。”

    “知道了。”

    唐唯落不耐道。

    “好了,阿沁我们走吧。”

    “好,坐我的车走吧,正好在外面停着。”

    楚沁提着包,对她说到。

    “好,没问题。走吧。”

    二人上车。

    傅云起终是没有下定决心给唐唯落发消息。

    自己躺在床上,双手枕在头底下。

    盯着天花板。

    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唐唯落的场景。

    那时候唐唯落的父母都还在。

    他们带着唐唯落来他家。

    那时候他们家回国也是为了解决自己和唐唯落的婚事。

    所以刚回国就联系了唐家人。

    第三天,唐家父母就带着唐唯落来他家里了。

    那时候的唐唯落,长的特可爱,特别招人喜欢。

    眼睛又大,睫毛也长,眉毛也浓。

    整个人,透漏着可爱的气息。

    他父母刚看见唐唯落就觉得这就是他以后的媳妇,他们未来的儿媳妇。

    当即就把事情定下。

    就算他们不愿意,也有祖宗留下的话。

    更别说,碰到唐唯落那样可爱的女孩。

    定下婚事后,两家人找了时间好好吃了饭。

    那时候他看着唐唯落,也觉得可爱好看 。

    而唐唯落,看着自己总有点怕他。

    后面和他熟了后,反而看着格外活泼。

    那时候,她还要上幼儿园。

    他第一次去接她放学的时候,看着她和另一个男生有说有笑的还牵着手,一下子就吃醋了。

    可谁知,那男生是和唐唯落一个小区的呢。

    而且两家关系也好。

    但也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