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阳一梦客栈 > 第十章 天眼开了
    苏貌怡看见刘素不再理会自己,只顾着吃东西。索然无味,便让秦俊彦带着自己出去晃荡。当这两个人离开了客栈,刘素便一个人靠在前台的老板椅上,一股无力感突然袭来。说实话不管是谁,忽然间面对这种直接摧毁三观的事情,一时间都是无法接受的。在刘素心里,自从回到这个小县城开始,便打算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但这件事情开始,已经在改变刘素的人生轨迹了。

    就在刘素靠在椅子上发呆的时候,曾华龙呆着几个国安的工作人员又一次来到了客栈,不过这回曾华龙来的时候可是小心翼翼的。毕竟这个不起眼的客栈里可是住着一位能和正神相提并论的小姑娘。至少长相还是小姑娘

    曾华龙并没有让其他几人进来,只是让他们在门外等着,自己进来后看着刘素一个人在前台发呆,又向楼上张望了一下才轻轻拍了一下刘素前面的桌子:“哎,小刘,那位没在?”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要面见首长一般。

    刘素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刚开始还有些愣愣的,不解的问道:“哪位?”

    “就是在你这住的那个小姑娘啊!”曾华龙有些无奈的说道,心里腹诽着,刘素这家伙真是不知轻重,居然连这种能和正神相提并论的人物都不上心,活该在这开一辈子小客栈。

    “哦!你说苏貌怡啊,她和秦俊彦出去了。怎么了,你找他有事?”对于那个虚无缥缈的妖仙,刘素似乎对这个国安的科长更加尊重点,毕竟神仙和国家机器比起来,似乎还是国家机器对自己的影响会大一些吧。

    “哦……那我就先让人把我和两位道长的行李收拾下一,然后这里有几分保密协议你还是要签一下的,你知道的。”得知苏貌怡没在客栈里,曾华龙有些窃喜,有些失望,他自己也知道,对于上界的人来说,自己和蝼蚁没什么区别,但是要是自己能结交这么一位,不管于公于私,对自己都是有着无尽的好处的。

    刘素接过曾华龙手中的文件,拿着笔就在签名那一栏签了名字,都没有看上面的内容,毕竟也不是第一次签这个了,上面的条款都是大同小异,无非就是换了个时间地点而已。签完字后,刘素看见曾华龙并没有在意自己,只是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的,不由问道:“曾科长,你这是还有什么事么?”

    “嘿嘿,那个……苏小姐准备在你这住多久啊?”听见刘素的询问曾华龙似乎还有些尴尬。

    “不知道,她让我给他免一个月的房钱呢。谁知道她要住多久……”刘素淡淡的答道。这个问题他都没来得及问。

    “哦……这样,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你也知道有些事情我们处理起来要比当地公安要好一些。”曾华龙听见刘素的回答,稍微犹豫了一下,便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刘素。

    “嗯?好吧……”刘素先是愣了一下,接过了曾华龙的名片。这张名片上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就连姓名都没有。

    几个上楼拿行李的人也拿着行李下楼来了,曾华龙看见几人拿着行李下楼,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带着几人上车离开了客栈。当所有人离开,刘素又一个人呆在客栈里发呆,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晚上。

    刘素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秦俊彦和苏貌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提醒着刘素现在该是吃饭的时间了。刘素打开冰箱随意的拿出些干粮吃了两口,反正现在也是没什么胃口。

    正当刘素啃着手里的面包,打算去饮水机里打些水时,客栈大厅中间一道金光闪过。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出现在客栈里,仔细一看,那个小个子人影不就是昨天被秽魔吓得差点尿裤子的小夜游神嘛,至于他旁边那个,和他穿着一样的衣服,估计这就是他们夜游神的制式服装了。

    “这个地眼就是昨天秽魔攻击的地方么?”那个高个子的夜游神看着小夜游神问道。

    “嗯,就是这里,昨天那个秽魔似乎就是想攻击这里的主人。而且秽魔现在应该都还在那个凡人体内。但是我和青丘的那个妖仙检查了那个凡人好几次,都没有在他体内找到秽魔。我昨天离开时,那个凡人还醒来,看上去并没有受秽魔影响的样子……”那个小夜游神恭敬的回答道,昨天的傲慢一点都不见了,就像是小孩在长辈面前一样。

    “喂!你们两个,在这干嘛?”刘素发现这两人就好像当他不存在一样,特别是那个高个子的,自顾自的自己打量着客栈的装饰,就算从刘素身边走过,也把刘素当成空气一样忽略掉。

    “哦?!你能看见我等?”听到刘素的质问,那高个子的夜游神也没有回答刘素的问题,而且好像还很诧异一样,整张脸凑到刘素面前,仔细的端详着刘素的眼睛。

    “废话!我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不见你!”刘素往后退了一步,仿佛的遇见了变态一样。要不知道这个小夜游神是天庭正神,刘素这时候绝对是拿着烟灰缸直接招呼过去了。

    “二叔,他就是昨天被秽魔冲体了还没事的那个凡人。”见到高个子夜游神正端详着刘素,那个小夜游神在一旁说道。

    “二叔?!”刘素听见小夜游神这样叫眼前这个表态的家伙,心里多少也知道,这可能就是那个小家伙的长辈和领导了吧。

    “哦!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鄙人乔坤,太岁司夜游神部统领。因为好久没有见到开天眼的凡人了,有些失态。”看着刘素像看变态一样看着自己,乔坤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失态了。往后退了一步,抱拳道。

    “哦……没关系。不知道乔先生来有什么事么?”见到眼前的人那么有礼貌,而且还是个神仙,还是夜游神的统领。这和那个目中无人的小家伙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哦,就是过来看看,听我侄子乔十六说昨天你这里出现了秽魔,而且上了你的身,所以特地过来看看,不过好像你并没有什么问题嘛,就是好像天眼开了。”乔坤上下打量着刘素,并没有在刘素身上发现任何秽魔的痕迹,自己心里也有些打鼓,毕竟担任夜游神统领那么多年以来,还没有见过一个被秽魔上身而没有受到影响的人。这件事情可能他还得向上面汇报。

    “哟!我还以为谁来了呢。这一屋子神光给谁看呢?”这时,门口一个女声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不用看就知道是苏貌怡,她似乎对天庭这些正神都有着偏见。

    “哦,原来是青丘的霓裳仙子。乔坤有礼了。”看见门口来的是苏貌怡,乔坤也是微微抱拳一礼,对刚刚苏貌怡的冷嘲热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哼!你们阐教的家伙也就是你懂些礼数!说吧,来干嘛!”对于彬彬有礼的乔坤,苏貌怡也不好再拿着架子,轻哼一声便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道。

    “秽魔一事本就是我的司职之内的事,昨日还得多谢仙子了。这事突生变故,我还是得下界来查探一番。”乔坤依旧彬彬有礼的回答道,这让刘素都有诧异。这神仙居然那么有素质。

    “哦……!那你有什么收获么?”苏貌怡一边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边问道,都没有抬眼看乔坤一眼。

    “妖仙!你这是什么态度!”苏貌怡的态度终于让一旁的小夜游神乔十六看不下去了。平时就算是其他部的星君见了自家二叔也是一口一个神君叫着,凭什么这妖仙就如此无礼!

    “闭嘴!”听见乔十六的质问乔坤便直接呵斥道。转过头看向苏貌怡,也没有向苏貌怡道歉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发现,只是这个被冲体的小兄弟天眼开了。”

    “天眼?啊咧?我怎么没发现你小子还看了天眼?”说道天眼,几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刘素,搞得刘素怪不好意思。

    “话说什么是天眼啊?”看着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刘素有些扭捏的问道。自己也没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什么不同啊,看远了依旧不清晰嘛。

    “天眼嘛~!怎么说呢,就是一种神通,说牛逼一点就是这项神通练到极致便可以看见过去和未来。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神通,就算是天界也没有几个人有,你牛逼了!小子!”听见刘素的问题,乔坤刚要回答就被苏貌怡抢先了。

    “卧槽!那么牛逼?可我没什么感觉啊?”听着苏貌怡说的牛逼,但是刘素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还是和正常人一样。

    “呵呵,霓裳仙子说的是练至最高深处的天眼,你现在只是刚开天眼。就连内视都无法做到,只是能看见一些常人无法看见的东西而已,比如未显形的鬼神。就个有些小孩六识未闭时能看见鬼一样。”一旁的乔坤见苏貌怡解释得不清不楚,微笑着又解释道。

    “看见鬼?我也没看见鬼啊?这都一天了,我就看见了你们俩……”刘素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一整天也没有看见什么异常的啊,当然他是自动把眼前的两位夜游神忽略了。

    “我与十六二人就是未显形的神人啊,我二人一下界到此处你不是看见我们了么。”乔坤依旧微笑道。

    对于乔坤的解释刘素依旧有些蒙,有些像自言自语的说道:“那我怎么一个鬼的没有看见列?上次和了真道长他们聊天的时候他们说过,鬼魂几乎是无处不在的。”

    “看鬼?先不说你这里是地眼,就说一位夜游神统领站在这,这一身的天地正气。要是在昨天那两个牛鼻子眼里你这里恨不得是金光通天,哪个鬼不长眼跑你这里来!”苏貌怡哼哼道。她倒是忘了自己可是比这两位夜游神先到这里,她这一身的仙家气息也是普通恶鬼不敢惹的存在。

    “你不用担心得太多,习惯一下就好了。天地间游荡的魂魄大多数是刚死还没多久,很快便会进入鬼门关轮回。就算是恶鬼,阴司的鬼差们也会很快处理,对凡人是没有危害的。”似乎看出了刘素的担心,乔坤出言安慰道。随即转向苏貌怡说道:“地眼主人开天眼这件事我等还需向星君禀报,我等就先告辞了。”说完乔坤便领着乔十六乘着一道金光离去。

    “话说……这个天眼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看着一道金光离去的两位夜游神,刘素站在那愣了好一会才看向自己在那鼓捣手机的苏貌怡。

    “哦,秦俊彦回家了。你那天眼没事,不就是能看见些鬼啊神啊的嘛,过段时间就习惯了。”苏貌怡看了一眼还没回过神来的刘素,轻描淡写的说道。反正她是一出生就能看见这些东西,她当然是早就习惯了。

    就当苏貌怡刚说完这句话,大厅当中又是一道深紫色的光芒闪过,一个一身黑衣带着黑色高帽的人影出现在大厅当中,那人一出现刘素便死死的盯着他,像看怪物一样。那人出现后也是像乔坤刚出现时一样,对刘素一样视若无睹。只是正当那人要踏出门口时,似乎发现了什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的苏貌怡,便恭敬的抱拳弯腰一礼道:“无常使见过仙家。”说完后便一直保持着抱手弯腰的姿势,似乎在等着苏貌怡说话。

    “哦?黑老八的人啊,去吧,以后我就住这,见着我也不用行礼了。”苏貌怡看了一眼行礼的无常使,随便说了一句,挥了挥手便把他打发了。

    “黑老八是谁啊?”还没等那人出门,刘素便向苏貌怡问道。

    “凡人?!我家主君的名讳岂是尔等能直呼的!”那无常使听到刘素直呼他家主人为黑老八便目露凶光,死死的盯着刘素。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粗大的铁链。

    “啊?!哦哦!不好意思!”看着气势汹汹的无常使,刘素直接退了两步,双手在胸前直摆。

    “你能看见我?”看着刘素的动作,那无常使也是一愣。

    “好了,这个凡人已经开了天眼,通了六识。以后再往这走对人家客气点。”苏貌怡看见无常使要动手的样子,便起身阻止道。又转身看向刘素,笑着说道:“这黑老八就是他们阴司无常统领之一的黑无常范无救,你再叫他黑老八以后你去了地府可没得好果子吃!”

    “啊!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啊……哈哈,这位无常大哥,这个不知者无罪,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这一回吧。”黑无常的名号,刘素当然如雷贯耳的。便双手作揖,尴尬的向着那个无常使道歉道。

    “嗯?我记得他是地眼这里的主人,开天眼了?不行,这事得向主君禀报。”那无常使听说刘素开了天眼,便自己嘟囔了一句,周身闪起一阵紫光,那人已经不见了。

    “不是我说,我这里不会以后天天都会这样吧,这些神仙鬼差的天天在我这闪来闪去?”看着又一道光消失的无常使,刘素也是一阵无奈,合着以后自己的客栈就成了天庭和地府的中转站了呀。以前看不见还好,现在可是看见了呀,这心里还不堵得慌。

    “没事,一般在你这出现的也就是你们这一区的日夜游神和黑白无常。其他区域的很少会来。而且其他的鬼神一般是不允许到凡间来的。”苏貌怡笑着解答到。

    “不允许?那你呢?”

    “我?我有我的事情,暂时不方便和你说。反正我是合法的。要不乔坤来的时候早就向天庭发出信号叫人把我抓回去了。”听见刘素问到自己,苏貌怡只是一句不方便就把他打发了。

    “对了,你到底是什么级别啊,那夜游神统领对你那么客气,就连黑无常你也直呼人家外号?”忽然想起刚刚苏貌怡和那个无常使的对话,刘素心里便有了这疑问,况且还因为苏貌怡的称呼,还差点害的自己得罪了一大佬。

    “我嘛,无职无位,闲散妖仙一个。”苏貌怡的眼神转了转,似乎在想着怎么回答刘素。

    “谁信啊!”刘素怀疑的看着苏貌怡,你要是无职无位的,那夜游神也对你那么客气。

    “我就是辈分高了点,除了三清六御和那些上古大神,我都不用搭理他们。”苏貌怡神秘兮兮的对着刘素说道。

    “卧槽!那你是什么级别的?”刘素听到苏貌怡的回答,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这么和你说吧,妲己是我姐姐。”说道自己的身份,苏貌怡还是有些自豪的。

    “哦?传说中的苏妲己?祸国殃民的那个?”对于苏妲己,刘素自然知之甚深的,毕竟这些年关于封神榜的电视剧也是没少看的。

    “祸国殃民?你在想什么呢?那是女娲娘娘的命令,要不你以为我们青丘狐族闲着没事做去勾引一个凡人?”听到祸国殃民这四个字苏貌怡便有些愠怒,气愤的说道:“我姐姐可是女娲大人座下三妖之首,就算是三清六御见了也得称一声也得妲己娘娘。”

    “是是是,你们家最牛逼了。”听着苏貌怡的话,刘素敷衍道。不过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瞪着苏貌怡道:“苏妲己是你姐姐,那你到底多大了?”

    “哼,本仙子的岁数岂是你一个凡人能知道的!”苏貌怡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刘素,看来这女人的岁数不能问,就算是神仙也不例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