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之星海无尽 > 第807章-已经有头绪
    也就是说,它们拥有同一对父母,这些东西都是彼此的姐妹。

    它们之中,没有雄性。

    息绣有些头秃,既然没有雄性,它们是如何繁殖的?

    徐竹鸣看到息绣一脸的“卧槽”表情,就明白了她心中所想。

    给她解了惑:“它们身上有的携带了父系的遗传信息,有的,则携带母系遗传信息。”

    在泥土里穿梭的时候,它们身上的遗传信息就会掉落在土壤里。

    这就是为什么它们一直在地下窜来窜去的原因。

    阿羡狠狠抽了抽眉头,和息绣一样觉得目前遇到的生物,繁殖方式都太,一言难尽。

    没有一个是正常繁殖的。

    “既然已经找到了它们的繁殖方式,那阻断措施,找到了吗?”息绣这句话问得有些急切。

    她担心明天会出来更多的生物,今天已经结结实实累了一天。

    如果之后也是这样,他们七天可完不成击杀任务。

    “已经有头绪了,还有一夜的时间,明天恒星升起前,我会找到方法的。”徐竹鸣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十分自信的。

    “好,辛苦徐博士了。”息绣听到这多少松了一口气。

    阿羡将她逮到的那个意识拷贝了一份,让徐竹鸣转交给盖亚的神经学和精神力领域的专家。

    这个个体的躯体,她也带了回来,交给了徐竹鸣。

    “麻烦徐博士看一下这个个体和其它的有什么区别。”阿羡将空间纽的东西放了出来。

    这个个体明显比其它的还要小,头上的金色叶子已经褪去了大部分颜色。

    睁着的眼眸,只还能找到一丝金色,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徐竹鸣盯着这个个体看了好一会,“你是说,这个是它们的首领,而且,它的意识里知晓很多事?”

    阿羡点头,将自己和它对战的过程简单说了,还有,“它能够分泌出一种毒素,专门攻击中枢神经。”

    阿羡的这句话,让徐竹鸣不得不更为谨慎,“好,我知道了,我立刻实验,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说完徐竹鸣就又折身返回了实验室,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能产生可攻击中枢神经的毒素,神不知鬼不觉就发起攻击的个体。

    是个很大的挑战。

    在徐竹鸣回实验室后,息绣和阿羡带着他给的数据离开了。

    上面有阻断这种东西繁殖后代的初步方法,但是还并不完善。

    另外,徐竹鸣还在这些个体的身上,分离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物质。

    这种物质需要特定的条件才会发生反应。

    因为还没有找到特定条件,所以徐竹鸣打了个问号。

    阿羡一边看,一边和息绣交流,“夜魂草吃下这些东西后,我没发现对它有影响,也不知道会不会存在潜在隐患。”

    她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异植的,这可是唯一一个主动要跟她的异植,其它异植把她嫌弃得不要不要的。

    夜魂草也不怕被她欺负,两个人这么多年合作十分默契。

    已经是不可分离的伙伴。

    “乌木嘴挑,没有下口,它们的白色液体乌木也不怕,夜魂草也不怕,应该不会有大问题。”息绣让阿羡放宽心。

    有问题的话,乌木估计早就把夜魂草拍飞了,哪里还会让它待在阿羡身边。

    “也是。”夜里很安静,只有皮靴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被它们的白色液体腐蚀的机甲外壳已经修复了,而且,徐竹鸣的实验室已经找到了针对性的防护办法。”明天的战斗,即使被这些东西击中,战士们也不用再撤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在说这种生物,回到帐篷的时候,芙萝拉几个已经睡死了过去。

    足见今天的战斗强度。

    虽然没有用太多体力,可是,射击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力,精神力的消耗十分巨大。

    回到帐篷后,阿羡就将东西交给了她的护卫,让她带着东西连夜返回安维尔。

    巫京漾已经派了人前来接应,这会已经到半路了。

    这件事徐竹鸣并不清楚。

    阿羡是私底下悄悄进行的。

    只有息绣知道其中原因。

    事关安维尔,阿羡向来谨慎。

    做好这一切后,阿羡才躺去了床上。

    京熹的留言在这个时候发送了过来:阿羡,这种生物的图片,你多发几张过来。

    之前阿羡只发了这种东西的几张远照,后来忙于战斗,就没有再发。

    京熹知道她这会应该有空了,所以立刻给她发了信息。

    阿羡将自己终端捕捉到的近景远景全都发送给了京熹,留了一句:“大姐,你对这种生物有印象吗?”

    却得到了京熹的否定回答。

    京熹把自己出安维尔后所有经历的事,碰见的稀奇古怪的人和物都回忆了一番,愣是没想起来自己见过这种生物。

    “这样的话,等徐博士的数据出来,我再将它们分泌的神经毒素发给你,你再感受一下。”阿羡只能用这种方法让京熹想起来了。

    “行。”京熹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也不担心这种东西贵给她再次带来伤害。

    回到安维尔后,她的精神力因为息绣的原因,一直在向后延伸。

    今非昔比。

    她自信自己不会再中招。

    “确定不是星域之门后的东西?”京熹担心对方隐藏了自己的气息。

    星域之门后的生物,身上的味道他们一闻就能知道。

    阿羡不太确定,因为她没有嗅到星域之门的味道,也没有发现这种东西有星域之门的东西的技能。

    而且,它们一直都在模仿。

    疑点在它们的首领。

    既然它之前见过京熹,并成功偷袭,京熹又对这种生物没有印象的话,很有可能它以前不是这副模样。

    这个答案只能等巫京漾将它的意识建成模型后,让京熹去分辨。

    安维尔再次提升了防御等级。

    京熹让护卫将她离开安维尔后的所有记录都找了出来。

    打算和巫京漾做好对接。

    找到当初偷袭她的人。

    只要它们不是星域之门后的生物,联盟一定能找到解决办法。

    京熹对联盟的实力还是非常认可的,“生物学研究人员怎么说?”

    息绣回答了京熹的这个问题:“目前来看,这种生物的父系和母系还没能确定,只找到了它们变异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