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4章 不疯魔不成活
    找到妻子,妻子和王小鹿坐在一辆崭新的宝马里。

    宝马就是王小鹿骗她爸学费买的。

    “小鹿,你在外面稍等一会。”

    王乐乐让王小鹿从车上下来。王小鹿下车蔑视了张欢一眼,“我就把你给出卖了!有本事你去找我爸告密啊?就你这个废物,还敢威胁我?”

    张欢憋了口气坐进车里,带上门的时候,还听到王小鹿说:“小心点,别乱踩,别把我的车弄脏了。”

    张欢一个迟钝。王乐乐厌烦的瞥了他一眼,“关门。”

    张欢带上车门,王小鹿又鄙夷了一声:废物!

    车里,王乐乐看了一眼手表,“我只请了两个小时的假,不像你那么空,上班没事到处溜达。说吧,你为什么跟踪我?”

    张欢看了一眼手表。

    手表是名牌,这个牌子少说得上万,张欢不记得媳妇有这只表。这节骨眼上,他也来不及多想,连忙解释:“我来接待一个客户,刚好到了这里。”

    “见客户?你当组长的时候,也没见你有客户安排在天堂大酒店!”

    “我说张欢,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尽往自个脸上贴金。就算是编,也编点靠谱的理由行吗?”

    王乐乐失望的怂了怂鼻子。妻子的失望,就是男人的无能。眼神就像刀子刺在身上,让张欢感觉很痛苦。

    他就不明白了,他竭尽所能,去照顾妻子,儿子,就没把自个当数。

    现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真是来见客户的!”

    张欢打开手机,准备给妻子看李玉兰给他发的消息,“不信你看……”

    王乐乐厌恶的打开张欢的手机,指着车外,“行了,你要是说你跟踪我,查我的岗。我能告诉自己,你是在乎我,在吃醋。你却要撒谎,死要面子,这让我瞧不起你,下去!”

    手机被拍打到一边,张欢拿稳手机。

    王乐乐抬起手腕,“你一来就盯着这个表看,假的。我好歹也是一个主管,跟着你没钱买真的,买个仿真的总行吧?”

    张欢做为一个业务员,基本的眼力劲还是有的。

    这块表,是真的。

    妻子又在撒谎!

    是她自个买的?还是别人送的?

    张欢低着头下车。

    王乐乐又说:“你晓得我爸的脾气,他前年做的心脏搭桥手术,小鹿回来的事情,你如果敢告诉我爸,把我爸气出一个好歹来,我唯你是问!”

    “哼。”

    王小鹿一头坐进车里,崭新的宝马开动。

    张欢站在停车场,举起手机,想要砸了,但砸了又要买新的。

    他反手一耳光抽脸上,蹲地上,抓起了头发。

    “好狗不挡道,死开。”

    张欢蹲的位置,不是停车位,也不是马路,而是消防隔开点。一辆黑色越野没找到停车位,车停在旁边。一个带着大金链子,打扮得五颜六色的中年人,冲着张欢一声呵斥。

    张欢左右看了几眼。

    那人一口唾沫吐出来,“死狗,就是说你呢,滚!别妨碍老子停车。”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张欢因为扭到过脚,扶着膝盖站起来。

    越野后车门打开,下来了两个人,“就这样说话的,你想咋的,找事是吧?”

    “这是消防隔间,不是停车的地方。”

    面对气势汹汹的两个人,张欢后退了两步。

    “找揍是吧?”

    一个人抬起拳头,被另一个拉住了。

    张欢指了指摄像头,“我就站这了,有本事你们来扎死我!”

    车上的中年人说:“我们还有业务要谈呢,别跟这傻比浪费时间。那边有个位置,我去停车。”

    越野开出去了。

    “你他娘的看什么看?”

    另外两人指着张欢的眼角,又放起了狠话。

    张欢两眼通红的盯着两人,“你他娘的!你他娘的!有种再骂一遍?”

    “哟嚯……”

    一个人撸起袖子,另一个拽着人就走,“跟这种神经病较什么劲。现在的穷鬼多得去了,你晓得他是不是活不下去了,想找个垫背的?”

    两人想着张欢疯狂的眼神,心虚的骂着神经病走远了。

    “钱,钱,钱,都特娘的是钱。”

    “没有钱就什么都不是吗?”

    张欢一拳打在水泥柱上,手骨打的通红。

    他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和手,慢慢擦拭干净脸颊和手指。

    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昂首阔步,一瘸一瘸的走出洗手间。

    人还是那个人,气质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像一匹择人而噬的孤狼。

    经过两个女人身边,其中一个回头,“好有型啊!”

    “别花痴了!”

    这只是一个插曲。

    张欢拿门卡刷开商务套房的门。

    赵玉兰陪一个外企客户在聊天。

    他俩对坐着,客户身后还站了三个人。

    客户是一个老外,喜欢吃榴莲,入乡随俗,取名刘连,Mr刘。

    Mr刘看到张欢闯进来,不悦的停下说话。

    李玉兰板着脸呵斥,“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李副总,我有急事找你,借一步说话。”

    张欢朝一旁的房间示意了一眼,自顾的走了过去。

    Mr刘皱着眉头问:“这位是?”

    “Mr刘,抱歉,这位是我们公司一名普通业务员。”

    “what?”

    Mr刘虽然坐着,但打量张欢的眼神,非常傲慢。

    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游人在看动物园的猴子一般。

    张欢瘸着腿回身,走到茶几边,扶着茶几,居高临下的盯着Mr刘,“死蛮夷,你买我们公司的机械保养液,八十块钱一桶。同等品质的保养液,市场上起码要一百八十块一桶。得了便宜还装比,不买是吧?G—un滚!”

    “张欢!”

    李玉兰一下站了起来。

    Mr刘听懂了张欢的话,却不懂蛮夷是什么意思,转头问助理:“蛮夷是什么意思?”

    助理不敢解释。

    跟着Mr刘来的三人,工程师虽然是在外企上班,却是CH人,也看不惯Mr刘嚣张,“不行厚德,为人奸佞,粗鄙,则蛮夷!”

    这一解释Mr刘更不懂,却知道不是好话。

    张欢懒得浪费口水,“一百六十块一桶,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买就签合同。不签的话,滚粗!”

    “张欢!”

    李玉兰急了。她老公是船长,这笔业务是通过她老公才拿到手的。如果办砸了,她提成是十个点,一月两百万的流水,她能提二十万。

    损失的是钱。

    李玉兰指着门外,“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给我滚出去。你知道公司为了打开海外市场,花费了多大心血吗?”

    Mr刘幸灾乐祸的笑着。

    跟CH人做生意,这种狗咬狗的事情,他见多了。

    Mr刘转头看向跟着他来的工程师,小声念叨:“不行厚德,为人奸佞,则蛮夷!”他不懂,但不妨碍他复述一遍。

    工程师看着张欢和李玉兰内斗,同为CH人不禁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