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6章 惹事少女王小鹿
    “李总,有事就在公司说,没事的话,我还得买菜回家做饭。”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张欢一点面子也不给。

    多少人想跟李玉兰单独相处,都没这个机会。她李玉兰放下身段,主动约这个狗子,居然被拒绝了?

    李玉兰千娇百媚的脸上,挂着动人心魄的笑容,“那张销售,一路好走。”

    什么叫一路好走?

    张欢笑着说:“李副总,最近车祸多,您开车也注意安全。”

    两人笑着离开,伏案一旁的黄助理看着两人的背影,打了个激灵。再次庆幸之前没有嘲笑过张欢。

    张欢坐公交到菜场,买了儿子和妻子喜欢吃的菜。

    提着菜兴高采烈的赶到家。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每个星期一三五是妻子接娃,二四六七由他带儿子。

    今天是周三,母子俩不在家,张欢担心接孩子的路上出了啥事?着急的一个电话打给妻子。

    嘟嘟的拨号声,拨了好一阵没人接,张欢听着拨号声很焦急。

    终于电话接通了,王乐乐说:“我和小鹿带张正在外面吃火锅。我把地址发你。你想来就来,不想来的话,随便弄点什么吃。”

    不等张欢说一句话,电话就挂了。

    再怎么嫌弃他,带儿子出去吃饭,总得知会他这个当爸的一声免得他担心吧?

    张欢火大的放好菜,叫了一辆快车到海底捞门口。

    车在门口一停,服务员热情的迎了上来。

    这样的消费场所,跟张欢几乎是绝缘的,他很不习惯,连忙让服务员不用招呼。

    从店里出来的人,看到张欢的反应,目光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优越感。

    张欢低着头,报了桌号,服务员带他来到桌子附近。

    一个英俊潇洒,张欢最不喜欢的男子,从桌边站起来,“张总,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了。”

    这人就是林锋,过去是个富二代,现在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只要是逢年过节,这个林锋就往他家送东西。安的什么心,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张欢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张欢,你怎么说话的?”

    王乐乐一声教训。林锋连忙说:“是我唐突了。”

    “老同学有什么唐突的。你给我介绍了一笔业务,我请你吃个饭是应该的。”

    王乐乐看了一眼王小鹿旁边的空位,示意张欢过去坐。

    王小鹿嫌弃的拿起包。张欢走过去坐下,看到妻子和林锋中间隔着儿子,不晓得的还以为那是一家三口呢!

    张欢想抱着儿子就走,可一旦闹的不好看,传到妻子老同学,同事耳中……

    张欢什么也不能说,内心的酸楚有经历的人都明白。

    服务员拿来了新的碗筷,林锋连忙接过,“张总,你喝白的还是啤的?”

    “谢谢,汽水就可以了!”

    “麻烦两瓶百威。”

    林锋不顾张欢的话,招呼一声。又把菜单放到了张欢面前,“张总,你看看再加点什么?”

    “这些足够多了,谢谢。”

    张欢脸上在笑,内心却很痛苦。

    王小鹿小声嘀咕:“别人喊你张总,你还真敢答应?也不想想自个是干什么。”

    声音不大,但桌上的人都能听见。

    王乐乐干咳两声,为了缓解尴尬,连忙举杯:“林锋,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以茶带酒敬你一杯。”

    “林总,我也敬你。”

    王小鹿跟着举杯,张欢倒了一杯汽水,跟着站起来。

    林锋拿新的杯子,倒了一杯啤酒,放到张欢面前,“老张,你跑业务的,不会连啤酒都不沾吧?”

    “正正,跟我回家。”

    张欢一口喝空汽水,走过去抱儿子。

    王乐乐微微皱眉,小声质问:“张欢,你什么意思?”

    “王乐乐,你跟他有业务,要感谢他,单独去请他吃饭,别带上我儿子!”

    张欢抱起儿子,转头对林锋说:“我跑业务,喝不喝酒,关你什么事?”

    王乐乐脸色冰寒。

    林锋掏出了一张有储存金的会员卡,“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过来,张欢说:“我来!”

    “就你?手里的钱统共一百多,还是买菜的菜钱。结账?八百多,你去付啊!”

    王小鹿不屑的打了一声鼻响。

    “刷卡!”

    张欢拿出了那张大学兼职时办的卡,公司发的提成就在里面。

    “八百多块钱,你刷卡?手机支付难道不能用吗?”

    王小鹿忍不住噗嗤一笑。

    隔壁桌刚到的食客,听到这边的讲话,几双眼睛齐刷刷的落在张欢身上。那种鄙夷的眼神,比刀子还要伤人。还有人小声嘀咕,这种死要面子的男的,也是醉了!

    张欢这张卡因为许久没用,并没有绑定手机,他说:“我这张卡没绑手机。”

    王乐乐知道这是一张许久不用的废卡,里面根本没钱。

    她厌恶的瞥了张欢一眼,让林锋给她个面子,又招呼服务员买单。

    王小鹿凑到张欢旁边,低骂:“废物!”

    张欢没管林锋的不快,带着儿子坐车回家。

    王乐乐结完账,向林锋表示歉意。林锋在女神面前表现的很大度。

    双方分别,回去的路上,王乐乐开着宝马,王小鹿坐在旁边说:“姐,你看看林锋,再看看那个废物,真不是我说,那个废物有什么好的?”

    “闭嘴,刚刚在饭桌上,你干嘛总挑衅他?”

    王乐乐一眼看过去。王小鹿低着头不敢吭声。

    她不说话,王乐乐说:“他再不好也是你姐夫,我骂他,因为他是我老公!你当着我的面骂她,当我是你姐了吗?你不小了,做什么事情多想想后果。真要闹得我离婚,让张正缺爸少妈,你才开心?”

    面对王乐乐平淡的询问,王小鹿怕极了,“姐,对不起!”

    当年她姐结婚,门不当户不对,父母都不同意。在家里谁也不敢忤逆父亲的意思,一项是乖乖女的姐姐,也没发脾气,跟她父亲说,她的婚姻她做主,她不强求家里祝福,如果非要阻止,就脱离父女关系,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父母都妥协了!

    王小鹿不怕发脾气的王乐乐,但这样子的王乐乐,她打心眼里不敢惹。

    张欢带着儿子坐车,因为等车着需要时间。回到小区,王乐乐已经先一步等在楼梯口。

    王乐乐站在楼梯口说:“我还没想好怎么给我爸讲小鹿回来的事情,她暂时先住在我们家。”

    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二手房,位置本来就小。

    王小鹿出落的亭亭玉立,已经不是小丫头了。张欢还在客厅睡沙发,如果再多一个王小鹿真不方便,“我不会告诉你爸说她回来了。但我不赞成,她住我们家。”

    “就你这破房子,真当我稀罕住?”

    王小鹿嫌弃的拉着王乐乐就走。

    王乐乐没动,“房子写的我名字。姓张的,你要闹对吧?去你妈妈家,跟你妈妈住去!”

    “正正,走!”

    这个二手房是张欢结婚,母亲给的首付钱,张欢还的贷款。因为妻子嫁给他,顶着娘家巨大的压力,张欢心疼妻子,所以只写了妻子的名字。房子就是给妻子的,如果不爱了,那也是妻子的。

    张欢不愿意去争论这事,践踏过去的美好,他抱着儿子转身就走。

    王乐乐拦住张欢,“你可以滚,放下儿子。”

    哇的一声,儿子哭了。

    儿子趴在张欢肩头偷偷的说:“我们击掌了的,你说好不跟妈妈离婚的!”

    “放心,不会!”

    张欢拍了拍儿子的后背,低着头往楼上走,小声安慰:“安啦,爸爸和妈妈只是吵架,就像你跟小伙伴吵架,过一会就好了。”

    王小鹿看着张欢的背影,不屑的鄙夷:“你不是要走吗?走啊!”

    回到家,妻子帮儿子洗澡的时候。

    王小鹿拿着手机,走到张欢面前,“废物,看到没?这是林总恭喜我买车,给我的喜钱。”

    六千六百六的转账!

    张欢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抬头。王小鹿受惊的后退两步,“凶什么凶?凶能改变你没用的事实吗?我姐都升经理了,你还在那混日子!”

    “我混不混日子,关你什么事?”

    张欢站起来,准备出门抽烟。

    王小鹿小脸一仰,愤恨不平的说:“真不明白我姐吃错了什么东西,自己掏钱买了块表,还说是你送她的升职礼物。换成是我,像你这种废物早离了。”

    手表是妻子自个买的?

    张欢猛的回身,抓住王小鹿的胳膊。

    王小鹿胳膊被捏的生疼,一甩胳膊,“死狗,拿开你的脏爪子。”

    张欢连忙松手,看的出来刚刚那是王小鹿的无心之言,手表是妻子自个买的。

    王小鹿恶心的反复拍着胳膊,“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一个破业务员,根本就配不上我姐。”

    “你姐知道你拿了林锋的钱吗?”

    “要你管?”

    王小鹿心虚的瞄了一眼洗手间那边。

    “你想过没有,你买个车,林锋为什么给你这个多喜钱?”

    “他想打我的姐主意,讨好我呗!”

    王小鹿一脸的厌恶,“我问你要一千块钱加油,你都不给,怪我路!”

    “我给你八千八,你把林锋的钱还回去。”

    张欢低头打开转账。

    王小鹿愣了一下,“饭钱都给不起,还八千八,你不说大话会死吗?我给你打个五折,三千三。只要你给我三千三,我就把林锋的钱还回去!”

    王小鹿盯着张欢的手机屏幕,满眼嘲讽。

    张欢输入金额,就在这时,王乐乐喊:“小鹿,帮正正把拖鞋递过来。”

    “来了。”

    张欢顾不上刚跟妻子吵过架,连忙去拿拖鞋。

    拖鞋拿到洗手间,王乐乐没什么好脸色的看了他一眼,儿子说:“你们烦死了,再吵,我不上学了!”

    “对不起!”

    “对不起!”

    张欢连忙给妻子和儿子道歉。

    王乐乐当没听见,说教起了儿子。

    张欢回到客厅,王小鹿不屑的低语:“你不是要给我钱吗?钱呢?是不是银行卡还没绑在手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