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7章 丈母娘要来
    面对王小鹿的奚落,张欢掏出手机,三千三转过去。

    叮咚一声。

    王小鹿收到转账,怔住了。

    一张清纯动人的脸蛋,尴尬的一片通红。

    这个废物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来的钱?

    她转念一想,各种借贷平台,随便一挪就能挪三千。

    这个窝囊废一定是嫉妒林锋,贷款来的钱!!

    王小鹿似乎发现了真相,俏脸一仰看张欢的神态藐视到了极点,“贷款装比,有意思吗?”

    贷款?

    张欢愣了一下,“把钱退给林锋,不然,我告诉你姐,说你收了林锋的钱!她一生气,说不准就告诉你爸,说你回来了。”

    王小鹿火冒三丈。这个废物居然敢威胁她?但她拿着学费跑回来,真不敢让她爸爸知道。

    王小鹿咬牙切齿的把钱还给林锋。

    林锋打电话来问她怎么回事?

    王小鹿一肚子邪火没地发泄,“被我姐发现了,大骂了我一顿。”反手挂断电话,还把林锋给拉黑了。

    王小鹿解气了,林锋再打,发现已经打不通王小鹿的电话。

    他以为真是王乐乐知道了这事,郁闷的琢磨起了该怎么给王乐乐道歉,哄女神开心。

    在张欢洗澡的时候,王小鹿咽不下这口气,跑进主卧,胆怯的说:“姐,我有事跟你讲!”

    “什么事?”

    王乐乐对这个不省心的妹妹,也是操碎了心。她板着一张脸,吓得儿子立刻放下平板,缩进被窝:“妈妈,小姨,我明天还要上学,先睡了!”

    “姐……就是……”

    王小鹿紧张的低着头。王乐乐说:“有事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林锋听说我买车,给了我六千六的喜钱。姓张的,为了装比给了我三千三,我怀疑姓张的借了网贷。”

    王小鹿眼一闭,如实讲出了这件事。

    王乐乐从床上起来,关上主卧的门,小声冷斥:“你以前偷偷找张欢要钱,他是你姐夫,我不说。谁让你拿别人钱的?”

    挨了骂,王小鹿把这笔账全记在了张欢头上。

    王小鹿连忙把手机递过去,说钱已经还给了林锋,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乱收别人的钱了。

    王乐乐看到钱已经退了回去,脸色缓和了一些,“去睡吧!”

    “姐,张欢那三千三,是从哪来的?”

    王小鹿走到门口,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头。

    王乐乐说:“去睡!”

    王乐乐不动声色的样子,王小鹿知道这是要火山爆发的前奏。

    她溜回次卧,听到王乐乐从主卧出来,她躲在门背后,幸灾乐祸的嘀咕:“没用的东西也敢威胁小娘,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死!”

    张欢洗澡出来。

    妻子一身丝绸睡裙,坐在沙发边缘。毫无粉黛的脸颊,还是那么动人心魄。

    就是不动声色的表情告诉他,要出大事了。

    张欢低着头,走过去,“媳妇!”

    “你给小鹿的钱是哪来的?”

    王乐乐厌烦的一声质问。

    张欢看了一眼次卧的房门,打开手机,展示出十八万八的到账短信。

    短信上有腾飞公司的户头和账号,虽然完整的信息被屏幕了一部份,但能看出是公司打的钱。

    王乐乐看着短信,愣了愣,“什么情况?”

    “我谈成了一笔大业务,这是提成。今天上午,我去天堂大酒店,就是接待这个客户!”

    张欢委屈的偷瞥了妻子一眼。

    王乐乐瞪着一双美眸,“你上午是谈业务?不是跟踪我?”

    张欢点了点头,担心妻子尴尬,连忙转移话题,“那个……我听小鹿讲,你升职了,自个买了一块表,说是我送的!”

    王乐乐一声冷哼,起身走向卧室。

    在次卧偷听的王小鹿没想到搬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一头冲出房间。

    张欢的手机还在短信页面。

    王小鹿瞥了一眼,一个零,两个零,三个零……十八万八千的到账信息。

    她惊愕的愣了愣,反应过来,年轻的小脑袋转的非常快,“姐,他工资卡不是在你手上吗?为什么又换了一张卡,肯定是为了藏私房钱。”

    王乐乐皱着眉头看去。

    王小鹿心虚的说:“姐,我这是为你好,男人有钱就变坏,他的钱你必须没收!”

    “睡你的觉去!”

    王乐乐一声呵斥。

    王小鹿眼睛一红,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

    这丫头生得楚楚可怜,委屈的小模样,是个人见了都心软。再加上她比王乐乐小了六岁,几乎是王乐乐带大的。

    她这模样,王乐乐又恼火又不忍,“行了,别装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小鹿可怜兮兮的擦干眼泪,“我宝马要五十多万,首付了二十万,一个月得还四千多。姐夫不是赚到了钱吗,你让他帮我还几个月车贷!”

    “你先回房,我跟你姐夫商量一下。”

    王乐乐皱了几下眉头。王小鹿搂着王乐乐的胳膊来回摇。

    王乐乐说:“张欢,小鹿暂时没有经济来源,我先帮她垫一两个月车贷,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不怎么看!

    丈母娘是医生,老丈人公司旗下有几十家大药房,家境很好。但他儿子出生,妻子娘家一件衣服也没给他儿子买,他掏钱买了许多东西,然后跟自家亲戚朋友讲,这是妻子娘家人送的。

    儿子满月,周岁,礼单上写着两万,其实一毛钱也没给。

    相反他去报喜,烟酒礼品往妻子娘家送,还遭到了丈母娘嫌弃。

    妻子和他都没有车,凭什么给王小鹿还车贷?

    张欢低着头说:“烂尾的房子还有贷款要还。儿子马上幼儿园毕业,要择校。等上了小学,各种兴趣爱好的补习班,都要提上日程!”

    “她回来的事情,总归是要被我爸知道的,我先帮她还两个月,到时候她的车贷,让我爸帮她还。”

    自个家庭要顾及,妹妹也放不下,王乐乐尽量一碗水端平。

    张欢虽然不乐意,但妻子要照顾妹妹,他能理解。两个月的车贷,在沉受的范围内,“这个事情我听你的!”

    然而在王小鹿看来王乐乐跟张欢平等的商量事情,就是低声下气。

    王小鹿不高兴的说:“姐,你跟这个废物废什么话?他赚了个十几万,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咱爸一年几个亿,纯赚几百万。咱妈一年十几万,我让他还车贷,是给他面子,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

    “王小鹿!”

    王乐乐严厉的看过去。

    王小鹿委屈的咬了咬牙。她是为姐姐出头,姐姐居然吼她?

    王小鹿怂着小鼻子,什么也不管了,一个电话打给她母亲,“妈,张欢那个窝囊废,赚了一点小钱,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欺负我和姐姐!”

    丈母娘得知王小鹿回来了,在电话里数落了王小鹿一通,又向王乐乐问清楚情况,最后让王乐乐把电话交给张欢。

    张欢拿到电话,喊了一声:“妈!”

    “谁是你妈?我没你这样的大款女婿。我现在就过去。”

    不等张欢说话,丈母娘火大的挂断了线。

    王小鹿得意洋洋的蔑视着张欢,“你拽什么拽?”

    “闭嘴!”

    王乐乐窝火的看了王小鹿一眼,忧虑的招呼张欢到一旁,“张欢,待会我妈来了,不管她讲的多难听,你让着她一点。一旦吵起来,小鹿回来的事,闹到我爸那里,我爸真会气出事的。”

    张欢点了点头,“我尽量!”

    “谢谢!”

    王乐乐也没多说什么,张欢听到这声谢谢,内心五味杂陈,很是酸楚。过去相知相爱,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不一会,王乐乐的手机响了,是她母亲打来的。

    接完电话,王乐乐说:“我妈来了,我要看着正正,你去楼接一下我妈。”

    儿子幼儿园都快毕业了,丈母娘从没来过他家,这是第一次登门。

    张欢答应一声下楼,没来得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