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9章 向妻子坦白身份
    苏琴看着宾利,卡宴,奔驰,内心无比震惊。

    她见惯了豪车,认识的巨贾也不少,震惊的不是车,而是张欢一个小小业务员,这些人怎么会登门拜访?

    而这些人突然造访,也弄得张欢措手不及。

    尤其是马心仪的到来,让张欢有些心虚。

    “你表姐?”王乐乐疑惑的看着张欢。

    张欢硬着头皮介绍,“乐乐,这位是马心仪,我生父那边的亲戚。”

    “马总,这是我老婆王乐乐。”

    张欢给两人相互介绍时,两女都在打量对方。

    容貌和身材各有千秋,彼此都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马心仪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往那一站就不容忽视。

    王乐乐简单干练的气质,含而不露的锋锐和果断,让人不敢怠慢。

    两女保持着微笑,张欢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心虚连忙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李副总,这位是跟我们公司有业务来往的赵副总。”

    “张销售客气了。”

    李玉兰微微一笑,风情妩媚的气质满溢而出。

    赵副总搬着一箱茅台,手都搬酸了,张欢不接,赵副总紧跟着说:“张销售客气了,不请自来,您多见谅。”

    “赵副总,李副总,马总,我家今天有事,改天,改天我请你们。”

    张欢没接茅台,看了李玉兰和马心仪一眼,委婉的赶人。

    不单是马心仪等人愣住了。

    王乐乐和苏琴也愣住了。

    人家带了不轻的礼物登门拜访,就算不请到家里坐坐,也不能赶人吧?

    马心仪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待遇,暗骂了一声王八蛋。不过她来的目的,就是跟王乐乐认识一下。以后再找机会让王乐乐吹枕头风,让张欢认爹。

    马心仪示意了助理一眼,助理把礼物放到楼道口,马心仪说:“你既然有事,那以后再约。”

    “东西……”

    张欢不想要礼物,但马心仪向赵副总和李玉兰点了点头,直接坐进了宾利。

    赵副总和李玉兰放下东西,给张欢打了声招呼,也跟着开车走了。

    不过李玉兰上车的时候,当着王乐乐的面,恨恨的瞪了张欢一眼。

    当着别人老婆的面,瞪别人老公,她感觉很刺激。

    而张欢踹死这女人的心都有了。

    “你们公司这个李副总是怎么回事?”

    人都走了,苏琴冷眼看着张欢。

    张欢担心妻子误会什么,连忙解释:“李副总管我们公司的销售部和工程部,另外两位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我跟其中一个能攀上亲戚,我猜李副总是想跟客户拉近关系,所以把人带了过来!”

    “感情你是破坏了领导的交际,被领导给恨上了?”

    王小鹿幸灾乐祸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姐夫,有性格,连领导的面子都不给!”

    苏琴坐上车讽刺:“乐乐,你也看到了,他就是这么跟人打交道的!你过去跟我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像他这么办事,机会找上门都不会把握,再给他三百年还是穷!”

    如果是大学刚毕业的小年轻,这叫有性格。

    有家有室,这叫不识时务,脾气臭。

    王乐乐失望的瞥了张欢一眼,什么也没说。

    妻子失望的眼神,比骂他还要灼心。张欢低着头说:“招待他们肯定要喝酒,明天一早,我还要送正正上学!”

    “废物总是喜欢找借口,我姐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吗?你要是真为了工作,我姐不会送正正吗?”

    王小鹿抓到机会就点火。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有经历的人都明白,他真要出去喝酒,一身酒气回来,妻子就算理解他,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而他一大早喊妻子起床送儿子,问题会拔高到公公婆婆的层面,因为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爷爷奶奶帮着照顾。

    这些事情,张欢不怪王乐乐。王乐乐也有工作,换成王乐乐晚上出去喝酒回来,他估计会爆炸。

    而他确实也没有父母帮衬着带娃。

    张欢低着头说:“妈,您回去的路上开车注意安全。”便搬着酒上楼了。

    “王乐乐,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家跟林锋家是世交。当年你结婚,林锋紧跟着结婚,他的心意你看不出来吗?而他没一年就离婚了。这几年都是单身,一个女朋友也没交……”

    丈母娘的话从身后飘来,张欢整个人一僵。

    王乐乐板着脸让苏琴小心点开车,过去帮忙拿起了礼物。

    以前丈母娘提这茬,妻子都是一句她跟林锋不来电,如果来电,早在一起了。

    这一次妻子什么也没说,张欢不知道妻子是懒得反驳,还是动摇了。

    回到家,王小鹿第一时间拆起了礼物。

    马心仪送的大箱子里,装着一套可拆卸航母,完全按照真实的比例打造。

    王乐乐虽然不关注这东西,却也识货。

    她公司老总的办公室,就有一架轰炸机的摆件。

    这航母模型可不止十几架轰炸机,还有护卫舰等等,当玩具送给她儿子玩?这得多奢侈?

    王小鹿只当这是玩具,她从李玉兰的礼品里拆出了一套昂贵的化妆品,欣喜的说:“姐,你不喜欢化妆,这东西归我了。”

    王小鹿担心张欢死脑筋,要把东西还回去,拿着东西就跑进了次卧。

    王乐乐盯着航母模型,“张欢,你跟这个马总是什么关系?人家怎么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商臣一品是我生父开发的事吗?马心仪就是商臣一品的代理董事长,兼任执行总裁。这东西应该不是她送的,而是我生父送的!”

    张欢点了一根烟。

    王乐乐刚刚就觉得马心仪这个名字有些熟悉,经张欢一讲,她立刻想了起来。

    她在公司的死对头,帮商臣一品策划广告时,在她面前嘚瑟业务,提到过马心仪。

    她再想那辆宾利,也认出了那是商臣一品总裁的公务车。

    马心仪的身份实锤了!

    商臣一品的女总裁,日理万机,有什么事情值得人家跑这么一趟?

    也就是说,张欢没撒谎,商臣一品真是他生父开发的!

    王乐乐睁大了一双美目,“你说什么?你说商城一品是你生父开发了?”

    张欢点头。

    王乐乐掐了掐她的大腿,疼,这是真的。

    几十亿的项目是张欢生父开发的?

    她看着面前的张欢,就算知道这是真的,依旧感觉不现实。

    突然,王乐乐又想起了一件事,商臣一品的项目是富豪榜上那一位开发的,也就是说……

    王乐乐憋了口气,眼神诡异到了极点,“你生父是叶……”

    “是,他抛妻弃子,跟我没关系。”

    张欢红着眼睛抬头,“马心仪找上了门,我就跟你说一下。我不会认他的,这个事情你别跟人讲,讲也没人会信!”

    王乐乐想要保持一如既往的淡定,却根本淡定不了,心跳的极快。

    她从小到大的同学,闺蜜,一个个都嫁的很有钱。只有她当初因为感情,不顾家里的反对,非要嫁给张欢。

    因为她嫁的最差,在那些亲戚,同学,朋友面前,根本抬不起头做人。

    出嫁前,她走到那都是焦点。出嫁后,是个人就能在她面前炫耀老公,鞋子,包包,饰品。

    巨大的落差之下,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自己的选择,不用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总是遭受冷眼嘲笑,是个人都受不了。

    她在漆黑的夜里,无数次的怀疑过当初的眼光。

    一次次的自我怀疑,让她饱受煎熬,痛苦无比。

    嘲讽她的那些人,嫁的豪门,跟富豪榜前一百相比,就是蜡烛与日月争辉,什么都不是!

    她们的老公,会拒绝这样的爹啊?

    王乐乐摆脱了长久以来的自我怀疑,走进洗手间,背靠着门,差点没哭出来。

    她收拾了一番出来,“废物,你明天还要送儿子上学,赶紧把东西归纳好了睡觉!”

    “啊,喔,好。”

    张欢抬眼看去,妻子长发披肩,一如既往的冷淡中带着别样的笑意。

    睡衣下的大长腿,真好看。

    王乐乐眉头一皱,“看什么看?儿子都给你生了,有什么好看的?”

    王乐乐进房,主卧的门,砰的一声砸上。

    张欢愣了几秒,妻子这是暗示吗?

    他是不是可以收拾旧山河,重振雄风了?

    张欢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口。

    手握着门柄,心跳的厉害。

    咔嚓!

    门反锁着,根本扭不开!

    张欢垂头丧气的回到沙发,突然主卧的门打开。

    王乐乐站在门口说:“小鹿住在我们家,你睡客厅不方便,把你的狗窝收拾一下,搬到房里来打地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