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15章 干就完了
    狗男人!

    李玉兰风情妩媚的脸,一下冷了下来。

    弄得一旁的黄助理,站立不安。但黄助理不晓得的是,蛇蝎心肠李玉兰内心是渴望被征服的。

    她听到张欢霸气的宣言,小心脏其实跳的很厉害。

    不过,这个狗男人居然在背后诽谤她?

    她李玉兰是不要脸的吗?

    李玉兰在门外干咳了几声。

    向总和白经理齐齐一愣,看张欢的眼神古怪到了极点。

    张欢尴尬的拉开办公室的门,“李副总,你来的正好,我有事跟你讲。”

    “你说的话我听到了,我要是不同意段飞调职呢!”

    李玉兰一身紧致的装扮,整个人虽然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成熟的身段仿佛能挤出水来一般。

    她当站在门口的张欢不存在似的,昂首挺胸直接往前走。

    还好张欢反应快,迅速闪到了一旁,稍微闪慢一步,就被李玉兰撞了个满怀。

    因为躲的太急,有些狼狈,也算让李玉兰占了个先手。

    张欢整理了一番站定,“向总,把段飞调回来的事情,您考虑一下?”

    不是?

    刚刚不是你说李玉兰如果敢哔哔,怎么怎么的吗?

    向总没想到张欢这么不要脸,反手就把锅甩到了他头上。

    向总干咳了两声,“李副总,我听财务部讲那个段飞的一些报账,可能有问题!”

    “这种事不是该人事部调查吗?人事部又不归我管!”

    李玉兰瞥了白经理一眼,仿佛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一样。

    段飞是李玉兰的人,没有她同意,人事部查的动吗?

    白婉婷请示了向总一眼。

    向总说:“李副总说这件事该人事部管,那人事部一定要按照公司规章制度,把事情办好了!”

    李玉兰没说话,白婉婷得到准确的态度,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临走前,白婉婷看了张欢一眼,不禁暗叹:以前小看了这个业务员了。

    三言两语,段飞的结局就被敲定了!

    张欢忍不住嘀咕:“一群阴比!”

    “张业务,你说谁阴呢?最阴的是你吧。为了弄人家段飞,你拿辞职威胁我,你能要点脸吗?”

    向总走到茶几边,招呼两人入座。

    李玉兰紧跟着补刀:“我可是听说了,段飞跟你是大学同学,你要坏别人的工作,就是断人财路。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到底谁更阴险毒辣?”

    “我在厚黑学上看过一句话,学不会颠倒是非,指鹿为马,就别想在姓氏后面加一个总字。”

    张欢往茶几边上一坐,把在场的两位总,一起给骂了。

    向总含笑的哼了一声,“两个事情,一个,你真打算辞职?”

    “嗯!”

    张欢点头,李玉兰眉头一皱。狗子不干了?

    向总说:“这样,公司给你挂一个销售经理的职,你依旧帮公司维护Mr那笔业务。如果有好的业务,给公司介绍一下,提成照样拿,如何?”

    “行!”

    张欢也不矫情,“第二件呢?”

    “我要进腾飞集团董事会了,不能兼顾这边的位置了。你认为腾飞机械执行总裁的位置,是李副总适合?还是白经理适合?”

    向总突来的问题,不单张欢很懵,李玉兰也懵了。

    李玉兰对总裁的位置也有想法,但这种事问一个小小业务员,是不是有些那个了?

    不是她瞧不起张欢,而是张欢职位不够,许多事情都接触不到,问他有什么用?

    向总倒了一圈茶,“就是闲聊,总裁这个位置也不是我说了算,要经过董事会任命才行。”

    “董事会任命?”

    张欢突然想起了蒋听楼,蒋氏投资是腾飞集团第七大股东。在腾飞集团董事会,也有投票权。

    向总和李玉兰都是人精,不约而同的眼皮一跳。

    向总思考了几秒,“你听到董事会的反应不正常啊,该不会认识董事会的人吧?”讲真,他也觉得荒谬。

    就算他在腾飞集团的股份,市值好几千万,但几百亿的大公司,就他这点股份,能进董事会,也是因为他把腾飞机械治理的好。

    想进董事会真不容易!

    “不认识董事会的人,但能联系上吧!”

    张欢这话一出,向总手一抖,茶水荡漾出了杯子。

    李玉兰禁不住憋紧了鼻息。如果张欢真能联系上董事会的人,她自个也认识一个,说不准,她真能当这个总裁。

    向总擦拭干净了茶水,“张欢,不是我怀疑你的话,而是这个事情……”

    “我跟马心仪是亲戚,你想到了吗?”

    张欢一眼鄙夷过去,向总被怼的无话可说。

    张欢大学毕业就进了腾飞机械,向总一直是总裁,怼总裁的机会可不多。

    他捅了一剑还不够,恶趣味的又来了一剑:“我认识Mr刘你想到了吗?”

    “你狠!”

    向总佯装生气的哼了又哼,好奇的问:“那你能联系上董事会的谁?”

    “你啊!”

    张欢轻轻一口茶。

    向总愣了又愣。

    这话没毛病,李玉兰忍不住噗嗤一笑,朝张欢连翻了几个死鱼眼。

    要不是向总在场,她一根玉指已经戳过去骂死鬼了!

    向总也跟着笑了,不过他没打算让张欢混过去,“那你说说,腾飞机械下一任总裁,白经理和李副总谁当比较好?”

    “你当我傻吗?看好这个,得罪另一个,我都要走的人了,又不需要站队,干嘛要得罪人?”

    张欢把话说死了,向总也不好再继续聊这个。心里琢磨起了让白经理找机会接触一下张欢,万一他真能联系上董事会的人呢?

    三人聊着闲话,李玉兰的手机响了。

    李玉兰拿起手机,但没接,“是商臣一品赵副总打来的,估计是为了段飞的事情,向我讨个人情。”

    说罢,李玉兰和向总一起看向了张欢。

    张欢毫不客气的说:“姓赵的一个外人,还管起我们公司内部的事情了。他伸哪只手,就砍他哪只手!”

    为了做商臣一品这个业务,李玉兰没少被那头猪,毛手毛脚,虽然都被她无声无息的化解了,但想想都觉得恶心!

    向总更不用说了,当供应商又不是白拿钱,马心仪走访供应商都是客客气气,这头死猪每次来他这,都像皇帝巡查似的。

    向总早不爽了,“张欢,你确定你跟马总的关系够铁,罩得住?”事情还是要慎重点。

    别的事情张欢无法给百分之百的把握,唯独商臣一品的事情,他有绝对的信心,“干就完了。李副总,你先看姓赵的怎么说,他如果真的插手我们公司内部的事情。向总,你就打电话给马心仪哭诉,说姓赵的欺人太甚。”

    “你们从外部施压。我找商臣一品的公关部,从内部给姓赵的泼脏水。内外夹击,我再给马心仪打个电话!”

    张欢快速甩出一套方案。

    向总拿茶杯的手,又是一个哆嗦。

    这套方案,简单,老套,换个人操作,肯定不行。但以这个家伙跟马心仪的关系,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不会影响到两家的合作。

    而商臣一品的公关部,就一个经理,具体业务都外包给了K3,负责人就是柳曼。

    之前柳曼还给他打电话来,打听过这家伙。

    这家伙肯定一大早就想好了算计姓赵的!够阴险!

    向总稳成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个事,如果没有商臣一品幕后大佬蹦出来保这个姓赵的,这个姓赵的死定了,“张欢,这个事是不是太急了?万一姓赵的背后有人,打蛇不死,也是个麻烦。”

    “他背后的人,有我背后的人大吗?我也不瞒着你们了,商臣一品是我生父开的。”

    张欢一个深水炸弹丢出来。

    李玉兰的手机还在响,向总茶杯掉在了地上。

    这个事情太玄了,向总持怀疑态度。张欢也不废话,掏出蒋听楼的名片甩在茶几上,“认识不?我发小!”别人不信,他只能吹牛了。

    蒋氏投资,首席财务官,蒋听楼!

    李玉兰看到蒋氏投资几个字,瞳孔一缩,浑身颤抖的倒吸起了凉气。

    蒋氏投资,腾飞集团第七大股东。这货真能联系上董事会成员啊。

    狗子,你咋不上天啊?

    有狗子在,老娘总裁的位置,真有戏了!

    一项稳健的向总,突然发现真正稳成的不是他,而是面前这个小小业务员,“商臣一品是你爸开发的,你直接把姓赵的开除掉不行吗?”

    “师出无名,这个很致命!向总,我真怀疑你这个总裁,是个假的。”

    张欢抓住机会,又给了向总一剑。

    向总只不过是处在震惊中才怼了一句,正要说话,张欢不等向总开口,“向总,干不干这姓赵的?一句话!”

    “干!”

    向总五十多岁的老血也被点燃了,热血沸腾的说:“李副总,接电话,按照张业务讲的方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