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26章 妻子陪喝酒是什么体验?
    “姐,我饿!”

    满满的一桌子菜,王小鹿和张正坐在桌边,眼巴巴的看着各自喜欢吃的菜。

    王乐乐端坐在主位,用眼神制止了王小鹿的筷子。因为张欢还在厨房忙。

    王小鹿咬了咬筷子,眼珠子一转,“正正,你要吃番茄炒蛋吗?小姨给你弄。”

    小家伙虽然想吃,但从小父母的言传身教教告诉他,烧饭的人还没来不能动。

    他眼巴巴的瞄了王乐乐一眼,“等爸爸一起!”

    “搞定。”

    张欢穿着围裙,戴着袖套,端着最后一碗菜到桌上,“你们先吃,我检查一下炉子,洗个手了就来。”

    王小鹿鄙夷了一眼张欢的打扮,拿起筷子就准备吃。

    王乐乐说:“等一会。”

    “那个废……他马上就要来了,还要等?”

    “你姐夫忙里忙外,忙了一桌子菜,你坐着玩手机,让你等一会就不耐烦了?”

    王乐乐摇了摇头。

    王小鹿委屈的说,“这不是都怪他,害我饿了肚子。”

    抓到机会,王小鹿讲了下午发生的事。

    说张欢晓得她的月事期,还知道她肚子疼,手冷脚冷,怀疑张欢偷偷看过王乐乐的手机。

    狠狠的告了张欢一状。

    王乐乐噗嗤一笑,“你姐夫医术还凑合,你那点小事情,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还有,他给你煲的药膳,真能缓解你的情况。”

    “啊?就他,还会医术?”

    王小鹿不信的盯着解围裙的张欢。

    张欢说:“医术?我不会,就是了解一些常识。”

    他没有系统性的学习过,对医术也不敢兴趣。完全就是小时候帮胡同里的大伯处理药材,处理完了,胡同大伯就会给他一两块钱买小零食。

    为了零食,小学一有空他就蹲在胡同大伯家。

    那年代就是胡同医馆,他处理药材的同时,看多了,听多了胡同大伯瞧病。

    他以为他懂的是常识,其实许许多多,都是超高的经验。

    当初王乐乐带张欢去见她爷爷,她爷爷是名医,张欢为了哄老爷子开心,抓到一个话题,就跟老爷子吹。

    在张欢看来,就是陪女朋友的爷爷聊天,哄老爷子开心。却不知道老爷子事后给王乐乐讲:名师出高徒,在望和闻这两样上,张欢足够出师了。

    老一代的“出师”两字,含金量非常高,放在以前是可以开堂坐诊,独当一面的。

    而开堂坐诊,在那年代的含金量与现在也不同,因为那年代开堂坐诊,会遇到同行踢馆。

    本事不行,就跟着师父混,一直打下手,免得砸了师门招牌!

    就像电视剧里喜来乐的徒弟,跟着喜来乐混了那么多年,没本事吗?不见得,但依然是个徒弟。

    只能说出师的要求太高!

    王乐乐早跟张欢说过,他很牛了,但张欢以为王乐乐在取笑他,并且他小时候对医药腻味了,对这方面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不感兴趣,又没入这一行,所以,他自个都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里?

    一直以为他了解的是常识,那些有家传渊源的人应该都懂!

    “咱妈是主任医师,都说我这找个男朋友就好了,吃药反而对身体不好!”

    王小鹿认为王乐乐是在往张欢脸色贴金,胳膊肘往外拐,她气呼呼的看着王乐乐。

    王乐乐打了一碗药膳递过去,“你要是不想下个月继续疼,就坚持每个星期让你姐夫煮两次药膳。”

    “就这白萝卜,生姜……还药膳?”

    王小鹿不屑的拿筷子戳着萝卜,“这东西我都会煮!”

    “你和你姐夫煮的不一样。”

    火候,什么时候加材料,一味材料熬出什么气味了,再加另一个材料。

    比如萝卜,不是每个萝卜都长一样,有的要煮十分钟,出了那个味,有的煮八分钟就够了。

    这需要经验和感觉。

    有段时间,王乐乐跟张欢到了冷战的巅峰期,自己煮药膳,吃了一个月,发现味道没张欢的好,该便秘还是便秘,该疲惫还是疲惫,根本没效果。

    后来果断放弃了,为了身体好,即便冷战,该吃还是要吃的!

    用是个人都会煮的药膳,煮出确实的药效,这就是本事。

    王乐乐有这个经历。

    王小鹿夹起萝卜吃了一口,“还不是萝卜,有啥不一样?”

    王乐乐看着她不说话。

    王小鹿嚼了一下萝卜,“这个家庭煮夫厨艺确实不错,我承认他的厨艺,但厨艺是厨艺,跟药膳没关系。”

    “只要你坚持每个星期,吃两次,下个月还疼的话,姐送你一个名牌包,两万以内,随便挑!”

    “你说的?成交!”

    听到名牌包,王小鹿眼前一亮。

    虽然她对张欢的药膳很不屑,但看在包的面子上,立刻来了精神。

    妻子宠妹妹,张欢给儿子弄了他喜欢的东西。

    儿子说:“谢谢老豆!”

    “你马上小学了,是大人了,自己吃!”

    张欢弄好了儿子,立刻跑去拿来了一瓶茅台。

    酒放在桌上,他也不拆,小心翼翼的瞥了王乐乐一眼。

    王乐乐好笑的拿过包装,“为了庆祝小鹿来我们家,我今天也喝一杯。小鹿,你去厨房拿两个一两的小杯子来。”

    “你允许我喝酒?”

    王小鹿不敢置信的一愣。

    王乐乐板着脸,眼中带笑的说:“你已经成年了,在家里喝喝完全没问题,如果敢在外面跟那些狐朋狗友乱喝,别怪我不客气!”

    “略!”

    王小鹿吐了吐舌尖,开心的拿来了两个杯子。

    妻子亲自倒酒是什么感觉?

    张欢捧着杯子,心跳的厉害。

    反正蛮激动。

    给张欢壮满了一杯,王乐乐又给王小鹿倒了一杯,最后给她自个满上之后,又拿起了可乐,“来,正正,把杯子端起来,妈妈给你倒一杯。”

    儿子学着张欢的模样,激动的捧起杯子。

    张欢做这一桌子菜,总共忙了两三个小时,不累,不厌烦,那是骗人的。但看到妻子和儿子这样,什么累啊,厌烦,那都不叫事。

    “来,正正,首先欢迎小姨来我们家。”

    王乐乐拿着杯子站起来。

    儿子紧跟着下地,头刚好超过了桌面,举着可乐说:“欢迎小姨。”

    “欢迎!”

    张欢小心着儿子的举动,也举起了杯子。

    “那个……我……”

    王小鹿手足无措的站起来,莫名的鼻子发酸,想要哭。

    她仰头就是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王乐乐跟着一口喝光,赶紧给王小鹿夹菜,板着脸训斥,“意思一下就好了,谁让你一口喝的?”

    “姐……我……”

    面对这样的训斥,王小鹿泪目了。强忍着眼泪,坐回去埋头吃菜,“这酒真辣!”

    张欢跟儿子砰了一下杯子,又忙着给妻子夹菜。

    等儿子喝了半杯可乐,抱儿子坐好。

    他才有空拿起杯子,朝王小鹿示意了一下,“敬你!”

    二两半的杯子,一口给喝光。

    王乐乐没好气的瞥了王小鹿一眼,瞪着张欢说:“小的虎,你也虎吗?”

    张欢低着头不敢吱声。

    王小鹿瞥了张欢一眼,忽然觉得这个姐夫,也不是那么讨厌了。虽然还是没本事!

    “你们要不要再来点?”

    张欢给自个倒了一杯,不敢给妻子和妻妹倒。

    王乐乐拿过酒瓶,给自己倒满,“小鹿,我没跟你喝过酒,你酒量怎么样?我要听实话。”

    “这种五十二度的,我不能再喝了。我陪正正喝番茄汁。”

    王小鹿一件百威不上头的人,一两白酒而已,她其实还能喝,就是突然想乖了,就是这么简单。

    “行。”

    王乐乐去冰箱拿来两瓶番茄汁。

    坐回主位,朝张欢举了下杯子,“我陪你喝一个!”

    妻子陪喝酒什么感觉?

    看着坐落大方的王乐乐,张欢拿酒杯的手都在抖。

    上次妻子陪他喝酒,还是新婚夜呢!

    至于妻子的酒量,张欢一点也不担心,过去听老爷子讲,妻子小时候体寒,老爷子泡的药酒,妻子秋天装在水壶里当水喝。

    虽然那是黄酒,但也是酒啊!

    妥妥的小酒娘,只是从不在外人面前喝而已。

    张欢说:“你跟着我辛苦了!”

    “肉麻!”

    王乐乐喝了一小口,脸颊微红,可能是酒的问题,也可能是害羞。

    王小鹿一个激灵,突然有些羡慕姐姐了,“你们两个狗男女,当我和正正这样的灯泡不够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