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管严:拒绝白富美 > 第27章 卧底是怎样炼成的!
    有妻子压着妻妹,一点不舒心的事情也没发生。

    又有妻子一起喝酒。

    张欢这顿酒喝的非常尽兴。

    舒坦!高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妻妹和儿子在场。

    张欢想言语轻浮的撩妻子几句。但身为姐夫和爸爸,就算他敢不要脸,估计他敢乱说,妻子能灭了他。

    然而,张欢瞥着桌边的王小鹿和儿子,特别想撩一下王乐乐。

    一种想玩火的刺激感,折磨得他不时偷瞄一眼王乐乐。

    王乐乐再一次感觉到张欢贼兮兮的眼神,浑身不自在的扭了扭肩膀,“吃你的饭,总看我干什么?”

    “好看,秀色可餐!”

    张欢壮着胆子一声嘟囔。

    王小鹿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王乐乐美目一睁,板着脸说:“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要不媳妇,我们生个二胎吧?”

    张欢一本正经的看着儿子问:“你是想要弟弟,还是要个妹妹呀?”

    “弟弟吧,我和豆豆可以带他去打架。”

    儿子一脸思考的抬起头。

    王乐乐要疯了,现实环境,不论是时间,还是经济,都不允许生二胎。

    老公说生二胎,二胎不是重点。

    生,怎么才能有孩子?

    这才是重点!

    王乐乐看了妹妹一眼,发现王小鹿没反应,估计没听懂,她暗自松了口气,没什么好脸色的说:“还打架?张欢,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

    “正正吃饱没,快去写作业!”

    张欢知道妻子听懂了,心跳加速的低着头。

    儿子完全不知道他爹当总把他娘撩了一把,只知道妈妈生气了,机灵的滑下椅子,“我自个会洗手,我去写作业了。”

    “我也吃饱了。”

    王小鹿打了个饱嗝,拿起手机说:“姐,你们慢慢吃。”

    两个大灯泡都去了次卧,王乐乐脸一下红到了耳根,,“你作死是吧?”

    咕噜!

    张欢吞着口水。

    火辣辣的目光,看得王乐乐内心一荡。

    四目交汇。

    天雷沟地火。

    王乐乐意乱情迷的反应过来,正要去夹菜。

    张欢突然站起来,躬身一把堵住了妻子的樱红。

    王乐乐睁大了眼睛,余光不停往次卧那边瞥,要是小鹿和儿子出来,她还要不要活了?

    过了有十几秒。

    王乐乐都快窒息了,听到次卧的门响,一把抓住张欢的头发,往后一扯。

    张欢连忙坐回去,次卧打开,王小鹿看了一眼端坐吃饭的两人,到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又回房了。

    短短这几秒,王乐乐噗通乱跳的心脏,仿佛就要跳出嗓子眼了。

    “你以后不准再喝酒了,今晚你睡沙发!”

    王乐乐冷漠的一眼过去。

    张欢朝次卧那边看了几眼,王乐乐像受惊的兔子站起来,后退两步,压低了声线说:“你别发神经了啊?小鹿和儿子都在家!”

    盯着妻子的眼睛。

    没有任何言语。

    灼热的双眼,闪烁野蛮的火焰。

    张欢扑过去,抓住妻子的手腕,一下把人扯到了厨房。

    反锁上门。

    王乐乐被挤在门后门,无力的推着老公,“你有病吧……”

    “我有,相思病!”

    就在这时,张欢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王乐乐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记起她生下儿子不久,张欢到外面犯了一次错误的事,生气的推开张欢,“我还没原谅你呢?你要是发神经,就拿钱去外面玩。”

    都这节骨眼了,张欢一把挂断电话。

    想要继续,王乐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从妻子的眼神,张欢可以读出来,他如果再有行动,估计就不是睡四年沙发了,可能下半辈子都得睡地板。

    张欢强行压下已经快要爆炸了的冲动。

    王乐乐看到张欢这种情况都忍了下去,心里其实蛮感动,但一根刺扎在那,让她难以释怀,“看看谁给你打的电话,别误了正事。”

    “谢谢媳妇。”

    “行了,多大个人了,我去收拾碗筷。”

    王乐乐独守空房了这么久,一度以为她都冷淡了。

    经过这么一闹,她知道,积压后复苏的渴望有多么强烈。

    但在爱情这方面,她偏理想主义,拔不掉那心里根刺,再渴望她也不会违背自个的意志。

    王乐乐打开厨房的门走出去。

    打电话来的是马心仪。

    张欢到客厅,一个电话回过去,“什么事?”

    “让你打听的事,你打听的怎么样了,是谁让腾飞机械给我施压的?”

    马心仪习以为常的询问,对她来讲习以为常,但旁人看来就是高高的质问。

    然而,她心心念念的幕后黑手就在眼前,这就有些讽刺了。

    张欢说:“赵副总插手腾飞机械的人事调动,内部被插手,触犯了腾飞机械一直以来的底线。”

    马心仪压根就不信,“是你没问,还是你没用,人家没跟你讲实话?”

    张欢不说话,马心仪说:“我会要求腾飞机械那边,换一个跟我们合作的负责人。”直接挂了电话。

    通话结束。

    张欢头疼起了这件事。

    换掉李玉兰?他现在出了腾飞机械了,Mr那边的提成,还需要李玉兰给他看着。从利益上讲,两人已经绑在了一起。

    他一个电话打给邓小媛。

    商臣一品大动荡,都在加班。邓小媛刚进马心仪办公室,看到张欢的来电,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她表面平静的接起电话,“什么事?”

    没喊大少爷?

    张欢反应很快,“跟马总在一起吧,等你空了,给我回电话。”

    “今晚没空,下次再约。”

    邓小媛不动声色的挂断电话。

    马心仪在办公桌后抬头,“有约会?”

    “赵副总出事了,一个找我打听情况的人。”

    邓小媛走到桌前坐下,表面的很自然。

    这种电话马心仪也接了不少,并没怀疑什么,“你说我如果要求腾飞机械换负责人,会有多大的反弹?”

    “赵副总捞了大笔的钱,腾飞的李玉兰跟赵副总走的进,我们要求换人很合理。腾飞机械不会有反弹,但腾飞机械如果换负责人,就需要内部调整。机械维护方面如果延误,就会延误工期。现在人事动荡,工期就绝对要稳!”

    “嗯。”

    马心仪也是这么想的,她不会换人,但没有暴露她的想法,“你帮我放一个消息出去,说我们要换了腾飞机械的负责人。”

    “好!”

    两人又聊了一会别的事情,邓小媛从马心仪办公室出来,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张欢回电话。而是等下班了,回到住处才给张欢回过去,“大少爷!”

    “如果可以的话,你帮我打听一下马心仪是不是准备换掉腾飞机械这边的负责人?”

    张欢开门见山的发问。

    邓小媛猜马心仪不会换人,但万一呢,她没给肯定的答案。

    而是讲了马心仪跟她聊这件事的细节。

    张欢听完,差不多心里有谱了,马心仪不会换人,但拿这件事进行多方面施压。

    商场如战场,压制合作伙伴,是常规操作。

    张欢说:“谢谢你,有空了我再请你吃鸡翅膀,喝大杯可乐。”

    “忙了一天,脚都给我累折了,我先去洗澡。”

    邓小媛换着高跟鞋,有心机的提了下私事。

    抱怨的声音很诱惑。

    张欢说:“要不要我帮您捏捏?”

    “大少爷,您别闹。”

    邓小媛一副受惊的口气,有假装的成份,也是真的慌。

    张欢笑骂了一声小妖精,又正经的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结束通话。

    事情有了谱,张欢放松的伸了懒腰。

    王乐乐洗好澡了出来,“你去洗澡,洗完了记得关热水。”

    “好勒,好勒!”

    张欢狗一样的上下扫视了妻子一眼。

    王乐乐不悦的进房,“收起你的猪哥样,不然,你就睡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