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逐尘录 > 八五下
    女子笑笑,回道,

    “哪有什么前朝遗孤,而且,他也不是孤儿,不还有我这当娘的么!嗯,他与前朝没有任何关系,他现在只是我一人的孩儿,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小老百姓!”

    李桂口中仍不愿放弃,

    “嫂子,这,嫂子……”

    女子道,

    “桂哥,你听我的,放下一切,好好做回自己!”

    女子停下,慢慢站起身来,又接着道,

    “这里好黑,可否可以点上一支烛火?!”

    童陆回道,

    “黑夜之中点上烛火,容易惹人注意,我看还是不要了吧!”

    女子倒是无所谓,只道,

    “若是有人留意,有没有光亮,那也没太多区别的!”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几人便听她的话了,小乙从老酒鬼处取了两只红烛,点上之后,分别放置于大门两侧。屋内突然亮了起来,给人感觉十分奇怪。女子戴着面巾,待那烛火点上,她缓缓坐下之后,伸出两指,轻轻将它扯了下来。她穿着普通丫环衣裙,却没一个地方像是个丫环!确是个美人无疑,但并无那种惊世骇俗的美艳,五官并不十分立体,但那一双眉眼却是格外的引人注目,让她看上一眼,就似要被她看穿了所有一般!这个是坚毅的女人,这种坚毅从她身上各处散发出来!

    女子应该只有二十来岁,也比白青大不了多少,可她身上有种与她年纪不相符的气质,也许,是因为她的生世,因为她的命运与所有人都有所不同!她的小腹微微隆起,应是真的有了孩子!

    还是童陆先开了口,问道,

    “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女子回道,

    “我姓郑,单名一个恰字,嫁了李家的男人,你们称我李夫人便是!”

    童陆又道,

    “这李夫人实在不好听的,我还是叫姐姐的好!嗯,你说的那李家,可是……”

    郑恰回道,

    “是,没错,与你想的一样!”

    童陆早猜到了,可真被证实之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原来,原来姐姐是个大人物,真是失敬失敬!”

    郑恰回道,

    “呵呵,我只是个可怜虫,哪会是什么人物!”

    童陆又道,

    “不知那,那,‘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位,又是姐姐什么人呢?!”

    李桂想要开口,应是想让她少说一些,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郑恰并无任何隐瞒,微微点头,笑着回他,

    “我的夫君,便是她唯一的孙儿。当年叛乱,赵氏大动干戈,我们被打散之后,便再居无定所,我的夫君,也在流亡之中染病而死!还好,有不少人誓死追随,我才有命活到现在!不过,现在也只剩下我一人了,之后又将如何,对于我来说,其实无甚所谓,唯 一心疼的,是我腹中孩儿。我好希望他就出生在一个普通渔家,无忧无虑过此一生足已!”

    小乙当然明白,从来都是成王败寇,你李家坐了几百年天下,现在换作是姓赵的,也是天道轮回,其实怪不得谁!可这皇权易手,又会有多少妻离子散,城毁人亡,这郑恰也只是千万人之中的一位而已!说到此处,几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伤感,不过,这郑恰的表现,似乎比另外几位还要好些,她很快从悲伤情绪之中恢复过来,竟是来向小乙问询吃喝,她这饿了一整日,未进水米,再加上肚中孩儿也需要营养,实在是忍受不住。小乙取了剩下的少量食物清水,少是少些,但也能垫垫肚子,待天明之后,再去寻些新的来!郑恰吃得很香,一双眼儿弯成了月牙儿。

    童陆看她性子直爽,很合自己胃口,其余几人找不到话说,当然也只能由他来讲了,只听他笑呵呵说来,

    “郑恰姐姐,你说你的丈夫是李大才子唯一的孙儿,可这桂哥却是叫你嫂子,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郑恰吃下最后一口,方才慢慢回来,

    “桂哥虽然姓李,却并非我们这一脉。我们被打散之后,多亏有桂哥家人帮忙,才能有命可活。这样说来,桂哥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算得上是同辈,我的夫君与他年纪相仿,也只大个数月,他叫我嫂子,也是在情理之中。哎,桂哥本是自在逍遥的富家公子,却被卷入这乱局之中,差点儿把小命也给丢了,我真是对他不住啊!”

    童陆不住点头,回道,

    “原来如此啊!呵呵,桂哥虽然什么都不会,但心肠却是极好的,我们几个都很喜欢他呢!”

    李桂憋红了脸,回道,

    “什么都不会!怎么可能,我,我不正,正在学习如何酿酒的么!”

    老酒鬼也帮腔道,

    “不对,不对,桂哥儿对这喝酒啊,还是颇有心得的!”

    这一句也是把众人逗乐,桂哥脸色更是红得不成样子!童陆也不忍再逗他,于是来问这郑恰,

    “姐姐,既然说到这儿了,可否与我们说说今日之事呢?!”

    郑恰倒是大方,回道,

    “与你们相处这一小会儿,觉得你们都是可信之人!我向来直觉很准,所以告诉你们也并无不可!哦,对了,我为何相信你们,还有一点,因为你们是老叫花的朋友。能与老叫花称得上朋友的,必然不会是坏人!所以老叫花安排我跟着老酒鬼出来,我并无任何的犹豫!”

    李桂微微抬了抬头,不多时又低下头去!

    郑恰接着说来,

    “那时我们与桂哥一同在广州,本来是想要从广州上船出海,可那儿探子众多,防卫森严,我们一时半会找不到好办法蒙混过关,所以便商量着再往南走走。最后商议的结果,便是到这九龙湾,再看情形作下一步打算!我们一路之上的花费开销,全都由桂哥一人承担,桂哥出手阔绰,这一路其实并不艰苦。那日他突然不见了,我们四处寻他不得,最后得到消息,说他早些走了,我们这才紧跟着赶来。这一行人有十多人,多少会引起一些关注,可能也是因为在某个地方稍有不甚,暴露了自己,后来便招来了杀身之祸!”

    郑恰喝下一口清水,又才接着道来,

    “老叫花与我李家颇有交情,虽然李家没落,但老叫花仍是多有助力,我们一家人都十分感激的!南下路上,正好遇到了他二人协手同游,老叫花认出了跟随我的一位仆人,于是过来问询。知晓了我们的情况之后,便要亲自护送。也正是那个时候,他发现我已然有了身孕,这真是让所有人惊喜不已!老叫花留了下来,与我们一同南下,他说要将我们送上船后,再去与友人会合,这友人,毋庸置疑,便是这老酒鬼了!”

    童陆问道,

    “可到了这九龙湾,为何又会与那邓家有所牵连呢?!”

    郑恰回道,

    “这邓家老爷曾是先皇的左膀右臂,兵败之后,先皇要他带着家眷离开,他虽然并不情愿,但还是听从了老爷的安排,带着家人一路南下,来到这九龙湾后,竟是混得风生水起,叫人刮目相看!现如今管事的,正是邓家老爷的长子。这次我们过来,也多少因为这邓家的关系。虽然不愿再给他们添麻烦,可要想保住我腹中孩儿,没有他的帮忙,多半不能成事!所以,我们才会选择先来这九龙湾!他们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消息,竟是在半路接到了我们!我们一路过来,倒是没遇到什么麻烦。可就在今日,即将到达之时,却是突然出了意外。我只记得马车翻腾而起,马儿短促嘶鸣之后,便再无任何声响,而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再不知晓了。待我醒来之后,便躺在了邓家的客房之中。这邓府外边聚了好多人,声势浩大无比。老叫花守在门口,我问了他,他将事情告知于我,我也惊出了一声冷汗!”

    郑恰说到此处,皱紧了眉头,

    “原来,我们驾车至九龙湾,便被杀手盯上了!而那马车翻倒,也正是拜他们所赐!我还活着,因为我身边有老叫花,他在危急时刻抓住了我,让我不至于当场毙命!驾车的车夫被撞死了,听说那车还带到了一个女孩,那邓府门外的数百人,也正是在替她打抱不平!车倒之后,杀手从四方赶来,一场厮杀再所难免!与我一齐过来的,也有不少好手,可双方一对上,个人实力差距十分明显!还好,有邓老爷的手下,再加上武艺精湛的老叫花,这才勉勉强强赢下这场厮杀,与我一齐来的十余位,也是在这一场厮杀之中尽皆殒命!我没亲眼见着,但我也能想象当时是怎样的惨烈!这方来往车辆不多,也无人从此经过,所以这一场厮杀并无任何人见着!也许,唯一见到之人,便是那女孩了,可她没有得到及时救助,最终命丧野地!邓家大哥对此也很遗憾,他派人清扫战场之时,若是再多留心一些,又怎会发现不了睡在草丛之中的女孩!”

    几人听了,都觉遗憾,不过,这各人有各人的命,也是不能强求!郑恰说到此处,也把事情经过大致讲清楚了。不用怀疑,老叫花让老酒鬼带她出来,正是要提防更多的杀手来袭,而这些杀手如何能够想到,真正的郑恰早就暗度陈仓,跑到了这闹鬼的院子里来了!可是,可是这邓府之中,会不会还有另外一人,她假扮成了郑恰的样子,一心替她去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