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匠心 > 643 早知道该去的
    “我琢磨了一下,没回去,直接把人叫过来了。回头是在这里建城,我寻思着先过来看看,就直接过来了。”

    刘万阁一边走一边跟许问他们说着话,爽快利落,把许问心里刚才因逢春城而生的阴霾一扫而空。

    “人?”他问道。

    “对,我那些徒子徒孙嘛,有一个算一个的,全叫过来了。”刘万阁笑着说。

    许问这才意识到,相比起技术成就,刘万阁更出名的是他的教育能力。他教出了很多出名的工匠,堪称桃李满天下。

    他也是因为这个,被邀请去流觞会的。

    他带着许问他们走到城墙下面的一处,这里建起了一些房屋,里面正有人进进出出的忙碌。

    许问看着这房屋就轻咦了一声,道:“叠得漂亮啊!”

    这段城墙原本是砖建,长久没人维护,坍塌了。

    塌了之后它剩下很多大大小小的碎砖,新来的人利用这些碎砖搭起了房屋,这就是他们在流觞会时候提过的“叠板子”了。

    许问一眼看出来,这“板子”是空叠出来的,也就是说碎砖与碎砖之间没有使用三合土之间的粘合物,纯粹是像拼图一样,靠不同形状的石头堆叠成形的。

    不仅如此,这板子还叠得很美观,墙面的裂缝仿若画卷的笔画,自然成形。

    许问正面前这堵墙上的就是一幅山水画,山上松林密布,水中波光粼粼,细密的裂缝描绘着细致的图象,别有意趣。

    要知道,用来叠板子的碎砖堆积如山,形状完全不可控。用不可控的材料搭出可控的画面,简直难以想象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咱们来得早,准备盖房子自己暂住一下,这附近情况特殊,只能就地取材。老王先搭了个兰花图——”刘万阁说着往一个方向一指,“大家觉得有趣,也纷纷试了起来。”

    他领着许问往里走,这里被修成了一道小巷,下面是碎石路,两边全部都是用叠板子的方式建成的房屋。

    就如刘万阁所说,每一座房子、每一道墙都是不同的画面,风格各异,尽情展示着匠人大师的奇思妙想和精工巧艺。

    “来来来,跟许大师问安。”许问正在欣赏,刘万阁走到一间屋子外面,对着里面的吆喝了一声。

    然后,这座房子以及旁边的几座里走出来了十几个人,年龄不一,有二十多岁的,更多的还是三四十四五十的。

    他们看见许问,表情有些奇怪,有些犹豫。

    “呆着干嘛,行礼啊!”刘万阁不耐烦地说。

    “这……这是许问大师?”一个中年人犹豫着说,“这也太年轻了……”

    “忘了我跟你们说过的话了?年龄算什么?达者为师!许大师年未弱冠,已三次天人合一,墨工大成。你呢?方才初涉墨工之境,一次天人合一。就这样还叫不得一声大师,行不得一次礼?!”刘万阁眉头紧皱,很不满意地训斥着。

    人群骚动了起来,哄哄声一片。

    三次天人合一?墨工大成?

    这么年轻?!

    确实,达者为师,许问堪为他们所有人之师!

    一群人心服口服,纷纷行礼,许问本来想阻止的,看见刘万阁的眼神,心中一动,坦然受了这番礼。

    “这些全是您的弟子?”许问问道。

    “对,暂时没有服役的一些。还有些服役的,等役期结束了再叫过来。”刘万阁说。

    新城一共要建三年,确实总有时间的。

    阎箕和秦连楹跟在许问后面,还没有消化完刘万阁之前的话,又被新得到的消息震了一下。

    三次天人合一,墨工大成?

    这么快?

    他们感觉都有点恍惚。

    虽然最近一直在跟许问合作,但在他们的感觉里,许问还是那个刚刚通过徒工试,出师成为正式工匠,开始服役的年轻人。

    他成长得这么快吗?

    这么短的时间就拥有了这样的影响力?

    感觉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再回想起这段时间打的交道进行的交流与沟通,那种强烈的不可思议的感觉反倒渐渐淡了下去,全新的感觉升了起来。

    没错,许问早就成长成熟了起来,是一个拥有独特思想与完整体系、技艺精湛、思想先进的大匠了,只是他们被老眼光束缚,没有意识到而已。

    从今天开始,他们也应该换一种眼光来看他了!

    两人很快平静了下来,接着再看到其他屋子里走出来的人的时候,也没有太过吃惊——虽然多少还是有点的。

    那些人很多熟面孔,陌生的几个报上名来,也全都是久仰了的。

    难怪这一个个板子叠得这么漂亮,是他们的话就可以理解了。

    这些人被邀请去流觞会半点也不奇怪,但是不约而同地来到新逢春城要参与建设,就真的很了不得了。

    而且他们完全没提工钱的事,难不成准备过来打白工?

    许问究竟是拿什么把他们吸引过来的?

    “都怪你,早知道我也应该去流觞会看看的。”秦连楹突然开始抱怨阎箕。

    他也拿到了流觞会的邀请函,本来要去与会的,结果被阎箕强留下来规划新城。

    现在听起来,流觞会上似乎发生了很有意思的事情……

    阎箕无话可说,他也很好奇这次流觞会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也没关系,回头打听一下就行了。

    接下来,他们就看着许问跟这些成名已久的大师们熟稔地打着招呼。他们留意到,这些人对许问都亲近而尊敬,这态度,甚至不像对一个刚刚晋阶的墨工大师的。

    阎箕思考着,看来有些东西,是要重新考虑了。

    许问知道他们要来,但真没想到他们会来得这么早。

    而且他们来得早,也没有闲着,马上就开始勘测周围区域,进行实地考察了。

    在这方面他们很是训练有素,没有进行重复工作,而是划定了区域,不同人负责不同的片区。

    今天在这里的还不是他们的全部人等,有一些在外面还没有回来。

    他们听说许问也是来实地考察的,立刻主动请缨,表示许问需要的话可以陪着一起去。

    许问当然不会拒绝,建城这么大的工作,一两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必然要大家一起来。

    他之前请这些大师其实是想让他们帮忙一些行宫艺术方面的工作,现在他们想参与更多,他当然也乐见其成。

    一群人围在一片绿意新生的草地上,正安排得热火朝天,突然一个人走了过来。

    “许问。”他看向人群的正中央,叫出了许问的名字。

    许问闻声望去,立刻意识到,这就是先前所说的新城监察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