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六十一章 黑板上的字
    被张茹纯搞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走进班级里,他前脚刚迈进来,后脚,原本闹哄哄的班级里就像是被抽干了空气一样,霎时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同学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了夏峰的脸上,就连王婉茹看向他的目光,都隐隐有了些变化。

    “什么情况啊这是?”

    夏峰有些怀疑的在脸上抹了几把,随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只是并没有发觉任何不对。

    脸上没有鼻屎,裤子上也没有被尿湿的痕迹。

    但是从所有人看他目光来看,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原因,那就是一定发生了什么同他有关的事情。

    刚想张嘴问上一句,便见沈悦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随后拿起放在讲桌上的黑板擦,很用力的擦起了黑板。

    也直到这时候,夏峰才知道为什么在刚刚同学们会那么看他了。

    因为黑板上竟然写着好几个大字:

    “夏峰是我男朋友。”

    “谁他妈闲的没事恶作剧!”

    见到沈悦正在非常用力的擦着,夏峰也冷着脸,对着全班同学骂了一句。

    “别对班级同学嚷嚷,又不是他们写的。”

    待沈悦将黑板上的几个大字擦掉后,她则冷冷的对夏峰说道。

    “那是谁写的?”

    “我说真的夏峰,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和你说话。”

    沈悦将黑板擦狠狠的往讲桌上一丢,便擦了擦手又回到了座位上。

    看着像是怨妇一样,甩手走人的沈悦,夏峰心里面并没有任何波澜,毕竟他昨天让沈悦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丑,作为一个脸皮薄,自尊心又强的白富美来说,会对她表现的这样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夏峰脸上没什么表情,在狠狠的瞪了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看戏的同学后,他便从讲台上下来,径直走到了他的座位。

    “黑板上的字是谁写的?”

    回到座位后,夏峰冲着坐在对角的何伟喊了一句。

    “张茹纯刚才写的。”

    何伟语气有些发酸的回道。

    “张茹纯难道是个女疯子吗?”

    夏峰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个张茹纯到底是怎么想的,说起来他还得感谢沈悦,如果沈悦不擦,恰好赶上老班走进来,那么他保不齐又会被叫去办公室,再来上一次深度的谈话。

    “夏峰最近真他妈是走了狗屎运了,老班老班表扬他,王婉茹和沈悦也是轮番示好,这回就连张茹纯都出来抢他了。

    他到底哪好?

    学习比我还差,长得也就比我强点儿,其他方面更是不如我!怎么就没有人喜欢我,没有人像我表白呢!”

    何伟原本对于夏峰就只是讨厌,但是现在则已经上升到了羡慕嫉妒恨的程度。

    夏峰这头刚坐下来,便见王婉茹正转过头看他,他刚要回给笑脸,王婉茹就将头给转了回去。

    显然是吃了张茹纯的醋,有些不高兴了。

    被张茹纯这么一掺合,夏峰估计全班同学可能都会认定,他是因为和张茹纯搞在了一起,所以才会在昨天拒绝沈悦的表白。

    夏峰越想越觉得不能被张茹纯趁机当枪使,打算找个机会和她当面说清楚。

    打定主意,他暂时不去想这件事,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嗡”的响了一声,夏峰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王婉茹发来的消息。

    “夏峰,你喜欢张茹纯吗?”

    “我根本就不喜欢她,我都和她没说过话,那女的估计就是想气沈悦,觉得我拒绝沈悦了,如果我和她好上了,沈悦一定会被气疯。

    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

    “真的是这样吗?”

    王婉茹还是有些怀疑。

    “我骗你干什么。”

    这条消息发过去,夏峰灵机一动,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坏笑,故意发道:

    “怎么了王同学?是不是吃醋了?”

    “厚脸皮,我干嘛要吃你醋,你少自恋。”

    王婉茹回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夏峰在发了一个色色的坏表情后,也心满意足的将手机揣进了口袋里。

    他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王婉茹已经喜欢上他了。

    被女生喜欢是一种什么体验?

    这一点在他看来再简单不过,就是不会因为表白被拒绝而感到尴尬。

    老班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直到第二节课才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来到班级,进来后就将沈悦给叫出去了,想来应该是和她说昨天在沈博军事基地的事。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的很快,中午所有人都在收拾东西,夏峰因为下午有打算,所以也没让王婉茹等她,就让她和其他女同学先走了。

    等他收拾完想要出去的时候,便见老班正坐在最前排的位子,像是有话要对他说似的。

    “老师,你是找我有事?”

    夏峰跨上书包,在走过去后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也不算是有事,就是想找你聊聊天,不知道夏大少有没有时间啊?”

    “老师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有事尽管说。”

    老班在调侃了夏峰一句话,脸色则霎时阴了下来,对他说道:

    “你小子最近给我老实点儿,我可是听说你不但和王婉茹天天上下学一起走,最近还和8班的张茹纯打得火热。

    昨天的篓子我就不说你了,但接下来,直到分班之前,都别给我没事找事。”

    “老师啊,这回你可冤枉我了,我和王婉茹只是好朋友,至于什么张茹纯我都不认识她,真是她纠缠我啊。

    还有昨天的事,也不能怪到我的头上啊,就是我也不知道沈悦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你就说老师,我除了拒绝他,还能怎么样?要是我答应她,那这件事就更大条了。”

    “我不是也没说昨天的事情怪你吗,就是让你最近老实点儿。

    我这几天有事,可能不会来学校,一个你一个何伟是我最不放心的。”

    老班今天明显状态不佳,所以也没有过多的说夏峰什么,但是夏峰倒是被勾起了好奇,所以忍不住问说:

    “老师,你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为什么不来学校了?”

    “你就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别的事就不用操心了。行了,我先走了。”

    “老师我今天开车了,送你回家啊?”

    “不用了,你放学赶紧回家吧。”

    老班前脚刚出了班级,包晶的声音便在他耳边突然响了起来:

    “你那个老师身上有晦气。怕是撞鬼了。”

    “晦气?”夏峰下意识去寻找包晶,但是现在正是大中午的,包晶显然是不敢显形出来。

    “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那个班主任的身上沾染上鬼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