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机会
    夏峰看了蒋浩天一眼,随后轻蔑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蒋先生怕鬼吗?”

    “我告诉你我怕谁,我怕你妈!”

    蒋浩天低着头,对着夏峰发狠的说道。

    夏峰看着他,露出人畜无害的天真笑容,继而回答道:

    “那就是怕喽,因为我妈已经死了。”

    “怪不得你长得这么一副倒霉样,原来死妈了!”

    “蒋浩天你说话注意一点儿!这位可是……”

    “让他走吧。”

    夏峰没有让王向荣说下去,王向荣表情有些难看的看了蒋浩天一眼,随后对他说道:

    “有事情我会再找你的。”

    “别找我了,就当我死了!”

    蒋浩天瞪了王向荣一眼,随后便走出了咖啡馆。

    “夏天师,你没什么吧?”

    王向荣见到夏峰竟然在笑,他不禁有些困惑,因为蒋浩天刚才那番话骂的特别难听,如果这番话落到他头上,即便他是警察他也绝对要痛扁对方一顿。

    “没事,继续叫另外几个人过来吧,我倒想看看,还会遇到几个极品。”

    夏峰看上去像是没什么,并不在意,但是他心里面则在想,等他问了完了这些人,绝对会让蒋浩天好好“舒服舒服”的。

    不能让他白长了一张嘴巴。

    等着王向荣暂时回局里后,夏峰则和董洁来到了商场。

    不是陪董洁卖衣服,而是他打算给自己挑几件衣服。

    董洁以前只觉得夏峰花起钱来不在乎,但是直到这次陪他买衣服,她才知道夏峰到底是有多能花钱。

    买衣服专门挑贵的买,并且还摆出一副哥就是有钱的样子,搞得董洁也有些哭笑不得。

    “姐姐,你确定不买衣服吗?我觉得那套内衣挺适合你的。”

    在夏峰和董洁路过一家卖内衣的小店时,夏峰指着模特身上的比基尼内衣说道。

    “别胡说八道,有点儿正行。你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买衣服?”

    董洁有些怀疑的看着夏峰。

    “没得穿了,你也知道的,我这人很懒,一点儿也不愿意洗衣服。”

    董洁总觉得夏峰像是有什么事要去做,不过夏峰不说,她也没再问,而是说起了刚刚骂他的蒋浩天:

    “刚才那个人骂你,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有一句名言难道姐姐没听说过?”

    “什么名言?”

    “骂人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他骂我,我就诅咒他全家,你说是他是占便宜了还是吃亏了?

    只是我没有说出来而已。”

    “你这都是什么逻辑。”

    “正常人的逻辑。”

    等着他们从商场出来,刚回到酒店将衣服放下,王向荣便又安排了一个人过来。

    夏峰没有让董洁过去,而是让董洁留在酒店洗个澡休息休息。

    毕竟昨天因为他们两个在一个房间的关系,所以董洁没好意思洗澡。

    就如夏峰想的那样,董洁也没有坚持,说起来外面太热,早在昨天晚上她就想洗来着。

    夏峰再次来到咖啡馆,这次见得这个人叫做王新。

    王新和蒋天也是同学关系,高中同学,两个人算是玩的比较不错的,

    如果不是王新要早蒋天结婚的话,那么当时婚礼上的伴郎蒋天铁定是要找他的。

    “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觉得很愧疚,也很自责。

    要不是我们那些人,闹得太过分,婚礼也不会终止,徐娇的妹妹也不会自杀,蒋天可能也不会意外死在家里了。

    这些天我一直都睡不好觉,只要一做梦就能梦到蒋天,梦到他怪我。

    我真的快要疯了,我现在最想的就是让法院赶紧判下来,然后我好给徐娇家里进行一定的弥补。

    但是我真的没法站出来道歉,我不要脸倒是没事,但是我老婆还怀着孕呢,以后要人怎么看啊。

    警察同志,所以当我求求你们了,能不能放过我,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

    比起蒋浩天来,王新的态度倒还算不错,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有派出所的人找过他,让他站出来道歉,所以他才非常惶恐这一次叫他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件事。

    虽然人们都瞧不起键盘侠,但是却很少有人敢说自己没做过键盘侠,但是以往看热闹不嫌事大,骂人不怕挨揍,诅咒张口就来的情况,一旦反过来落到自己的头上,才知道平时看似无关紧要的几句话,竟能够造成那么大的伤害。

    王新现在就深有感触,虽然视频里他的脸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却知道自己也参与了,网民们喷的就是他。

    他甚至也尝试,用小号去说一下理性的话,但是网民们却根本不听解释,一窝蜂的攻击他。

    他的微博,以及各种信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泄露了出去,害得他和他老婆现在都不敢在家里住,连手机号也都换了。

    因为他是公务员,所以这件事更是害得他,大有可能丢了饭碗。

    唯一让他庆幸的,就是他老婆原谅了他。

    “当时那种环境,大家都吵嚷着,所以我真的是没控制住。

    真的,我发誓,我也知道错了,可是那些网上的人却根本不会放过我,上面调查我的人,也根本不会听我解释。

    我真的快要被逼死了。”

    王新显然是想让警方给他洗白,但问题是他本来就不白,要怎么给他洗呢?

    “王先生,这么说吧,如果不是这件事死了人,在网上成了热点,你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没有这么多人骂你,你会觉得当时的事情有多严重吗?

    或许到了你下一个朋友的婚礼上,你依旧会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我说的没错吧?”

    王新听后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更加肯定的说道:

    “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改变什么,做错事情我认了,但是那些人喷我的家人,诅咒我全家,这和我家人有什么关系。

    还诅咒我未出生的孩子,祸不及家人,那些人又比我好哪去?

    如果我受不了自杀了,他们和我做的事情又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他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反倒会觉得他们赢了,我自己畏罪自杀了。”

    王新心里面非常不平衡,因为他家人也被这件事卷了进去,他是第一次深深的对网络上的评论感到深恶痛绝。

    也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娱乐明星,又得抑郁症,又自杀的了。

    无非就是因为这些杀人于无形的舆论。

    “舆论的压力,我们会想办法平复的,你先回去,我们之后会在联系你。”

    夏峰觉得王新起码还有些良知,倒是可以给他一个活着的机会,毕竟他还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老婆。

    不过剩下的几个人,他也要接触下看看,之后再决定应该帮谁,又该怎么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