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马桶堵了
    王彬虽然陷入沉默中,但是夏峰却并没有停下来:

    “之所以会让你知道这些,就是想要让你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

    所以我希望你能对我说明,为什么徐培培的家人要控告当时那些人,而你却选择沉默?”

    “因为刘子城不让我说,张度在得知刘子城是我男朋友后,便警告刘子城让他管住我的嘴。

    刘子城父母的生意,同张度是有往来的,所以张度认识刘子城,刘子城非常害怕张度,所以就命令我老老实实的闭嘴。

    其实我心里面是一点儿也不想放过那些畜生的,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害怕失去刘子城。

    结果没想到,我的多半隐忍,换来的却是刘子城的百般的侮辱,他瞧不起我,他觉得我是一个贱货,更说我就是一个婊子,他将这件事的原因都算在了我的头上。

    也根本不听我解释,可我明明是吃亏的人,我明明是受害者,我也有反抗,但是我一个柔弱的女人,又怎么能反抗得了那么多男人。

    他父母觉得丢人了,他也觉得丢人,他们不去找张度,反过来将一切都发泄到了我的身上。

    是,刘子城是有让我不要作为徐娇的伴娘,有说过当地闹伴娘闹的很厉害。

    可是我就徐娇这一个朋友,徐娇找到我了,我难道还能拒绝吗?

    只是我没想到,他们竟会这般恶心!”

    听王彬说出原因,夏峰顿时觉得他刚刚下手实在是太轻了,就刘子城那种渣男,他应该直接打的对方下辈子在轮椅上渡过,不然都对不起他的出手。

    “徐娇的家人告张度他们,但是你作为受害人却始终沉默,我听王队长说徐娇找了你几次,你都没有见她。

    有这回事吗?”

    “是的,因为刘子城不让我出门,徐娇给我打电话,还是他接的,结果他给徐娇一顿骂,还让徐娇以后别找我。

    我实在是受不了刘子城对我的态度,所以今天就想着和他好好聊聊,结果他竟然给我赶出来了。

    呵呵。”

    王彬说完,不知道是在嘲笑刘子城,还是在嘲笑自己当时的愚蠢,怎么就能看上刘子城。

    “你有你的难言之隐,但是徐娇的家人不会这么想,徐培培的诅咒或许也不会这么想。

    这就是我来见你,最为重要的一点。

    我担心诅咒也会将你列进它的必杀名单你,虽然你没做什么,但你这却等于是变向的包容他们。

    我这么说,不知道你能明白吗?”

    “你是说那个诅咒也要来杀我?”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这种可能性却是存在的。”

    “我也不是诚心想要包庇谁,可是刘子城拿分手威胁我,我能怎么办。

    现在我们已经划清楚界限了,如果以后开庭了,我完全可以去做人证。

    我也会和徐娇解释的。”

    “诅咒现在已经开始它的屠戮了,再者它是诅咒,它不是人,也不具备人类的思维能力,你觉得它会听你解释什么吗?

    它如果找上你,那么理由就只能是为了杀你。”

    见夏峰说的肯定,王彬顿时也害怕了,脸色惨白的对夏峰问说:

    “那我要怎么做?”

    “这样,你先约徐娇出来,讲事情解释明白,我想她应该是能够理解你的,因为你也是受害人之一。

    不管这有没有用,总之尝试一下是不会有错的。

    现在你就给徐娇打电话,剩下的事情,等打完电话再谈。”

    ……

    李成龙连连打着哈欠,困得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昨天他打麻将打到凌晨4点多才回家,根本没睡上几个小时。

    “刘丽,这儿交给你了,别给我算差账,我回去睡一觉,到点儿你们直接关店就行,我看看就不过来了。”

    李成龙简单的交代几句,他便直接做起了甩手掌柜,而后开着他那辆破面包车回到了家里。

    李成龙上个月才刚买了房子,一个装修还算不错的二手房,他没有买一手的,因为懒得去装,再说装修也是比不小的开支,他始终是秉承着能省则省的策略。

    当然,这并不包括他打麻将的时候。

    有些恍惚的回到家里,结果他还没等掏出钥匙来,便听见屋子里有“哗哗”的水声传出来。

    这也吓得他一哆嗦,还以为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水龙头忘关了呢,于是忙开门跑了进去。

    结果他刚进去,甚至还没等他进到卫生间里,房门便“咣当”一声关上了,这也再度吓得他打了个激灵。

    进到卫生间里,便见到洗手池的水龙头果然开着,不过并不是很大的水流,也没有任何“哗哗”的水声,最多只能算是在滴水。

    不过在卫生间的地面上,确实覆盖上了一层积水,有大片积水甚至都已经冒到了客厅里。

    “草!怎么这么倒霉,我记得我关水龙头了。”

    李成龙也想不起来自己早上出去前,到底关没关了,不过现在水龙头打开着,地上有这么多水,显然无论他愿不愿意承认,想不想的起来,都是他的错。

    因为家里有安装热水器,所以平时洗澡都没问题,不会留下任何积水,但这时候看上去,就像是地漏堵掉了一样。

    李成龙找来一根筷子捅了捅,结果筷子刚放进去就没法再往下了。

    他随后又找来拖把,结果这时候又郁闷的发现,竟然连马桶也堵了。

    马桶里竟然也装着满满的积水。

    “什么情况啊这是!”

    李成龙这下算是想不明白了,但马桶堵了肯定是要通的,于是他便骂骂咧咧的拿着便塞,开始在马桶里用力的挤压起来。

    结果无论怎么挤压,都不见里面的水有任何渗下去的迹象。

    正当他打算放弃,将便塞丢在一旁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马桶口的地方,冒出来一团黑色的毛发来。

    “什么东西?”

    李成龙犹豫了一下,便蹲下身子将手缓慢的伸向了马桶口,随后试着拽了拽那些漂浮起来的头发,结果没想到他尝试性的一拽,竟然一把便将里面的东西给提了出来。

    随后从马桶口里,竟然缓缓的浮现出一张死睁着眼睛的人脸来!

    不仅如此,随着一颗人头被李成龙给揪出来,从他身后的客厅里更是传进来一串,非常刺耳的抓挠声。

    听上去就像是猫爪子在拼命的闹着墙皮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