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夏宏远的忧虑
    夏峰和夏宏远吃了这么多次饭,几乎每一次都是在比较高档的餐厅。

    这种餐厅的菜,如果按夏峰来说,还真比不上之前王婉茹带他去吃的那些小摊小店。

    最多就是胜在了较为适合聊天的环境上。

    虽说也有喝酒的,但是喝的都是红酒,一桌桌的距离也并没有挨得很近,加上说话的声音也都比较小,几乎是在窃窃私语。

    “老爸,怎么请我吃饭,还要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啊,太破费了。”

    夏峰笑嘻嘻的坐下来,夏宏远听后则瞪了他一眼说:

    “就是请你吃饭才得选的高端一点儿,你可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上千万的生意,我可不敢怠慢了。”

    夏峰听后打了个哈哈,便借着这个话题问说:

    “你公司那边讨论的怎么样了?”

    “这种事就像是你说的,一旦上升到公司层面,能够毫无风险的带来效益,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是我并没有告诉他们,合作的对象是谁。只是说了说你收购的那家公司。”

    “为什么不说?就算不说,不也早晚能够知道吗?”

    “我怎么说,我说我儿子要和公司合作,拍好几十个亿的大制作电影?

    还是等合同签完了,你的钱进来再说吧。”

    “这个肯定没问题。反正合作吗,我先交订金,签协议,你们那边就开始出预算,出计划。

    我觉得可以,就可以开始运作。”

    夏峰回答的非常肯定,也显得很从容,并没有为筹不到钱发愁的意思。

    “我在最后问一遍,你是不是真的是铁了心,要做这件事了?趁着合同还没签,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不然等真的签了,你在搞不下去,就是我也没办法。”

    “我倒是希望你们能早点儿和我签合同。

    我那本死亡街区,这几天就会完本,早点儿把这事敲定,我也好早些时候准备新书。

    什么事都得早铺垫,一旦这个立项通过,就得开始放风出去。”

    “反正你有钱,都会找最大的营销公司做。”

    夏宏远和夏峰谈生意,总是觉得有些别扭。

    “老爸做事我放心,再说了,这可是你儿子的事情,你肯定会用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的。

    不过老爸,你千万不要给我省钱,别因为省钱就不找好的团队。

    现在这世道,可都是一分钱一分货。”

    “不用你小子教育我,我比你清楚里面的门道。

    哎,既然你决定了,又是你自己的钱,我也就不再劝你什么了。

    正好公司本年的业绩还没有完成,拿你这笔钱冲一冲,也能有所缓解。”

    夏宏远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的公司虽然靠着沈重的融资,得以渡过了破产的危机,但是现在仍没有彻底翻身,只是处于一种已经稳定的情况。

    “等靠这部电影发家了,老爸你公司再有什么事,你就找我就行了。

    我也做一做你公司的大股东。“

    “怎么着,你还想当我老板啊。”

    “我可不敢,我的钱不就是老爸的钱吧,老爸辛辛苦苦养我到大,我孝敬你不是应该的吗。”

    夏峰说着说着,便又开始拍起了马屁。

    夏宏远虽然还是一副有些阴着脸的模样,但心里面却被夏峰说的很高兴。

    毕竟儿子有出息,当爸爸自然脸上有光。

    “你小子就是嘴会说,赶紧点菜吧,我们边吃边说。”

    夏峰随便点了几个菜,然后又给夏宏远要了瓶红酒,本想装作不喝的,但是夏宏远却一反常态的,竟然问了他一句:

    “以前总把你当小孩,不让你喝酒,不过想到你现在主意这么正,肯定也没少偷着喝。

    今天老爸就破例,让你跟着我喝点儿。”

    “那就谢谢老爸开恩了。”

    夏峰给夏宏远倒上一杯,又给自己倒上一杯,两个人碰了一下,随后都轻抿了一小口。

    “合同的事情,还得两天。

    因为关于是分红,还是直接拿钱这一块,出现了分歧。”

    夏宏远说到这儿也有些头疼,叹了口气说:

    “夏峰你以后如果肯定也会涉及到一块,所以老爸先提前给你上上课。

    这公司如果是自己的,怎么都好说,可一旦有了合伙人,融了资,那么很可能干着干着就没你什么事了。

    公司之前专门做广告片这一块,后来电影市场大热,我觉得应该趁势转型。

    但是结果你也知道了,因为没经验,加上资金这块出了问题,转型的过程很艰难。

    人都是利益的朋友,一旦涉及到利益,一旦不能保证个别人的利益,他们就会想办法搞你。

    尤其是,在我决定转型之前,就有几个人出来反对。

    现在公司虽然稳定了,但是也没有太大的突破,只能说是摸着石头过河,想要一鸣惊人,得需要天大的气运才行。

    如果没有,就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缓慢的上升。

    我现在占股是百分之35,沈重占股25是沈重的,之前送你表的那个刘总,占股百分10,剩下的百分之30则由6个公司的元老平分。

    每个人各占百分之5。”

    夏峰还以为夏宏远占股,怎么也得超过百分之50呢,没想到竟然只有百分之35,怪不得他没法直接拍板呢。

    不过即便只占股百分之35,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才对。

    只要沈重和那个刘总不掺合。

    “老爸,我觉得那刘总好像很中意你啊,应该不会和你唱反调吧?毕竟一百多万的表,说送我就送我了,搞得我都平时都不敢把表盘正过来,免得被人给抢了。”

    “你别胡说八道。

    我和刘总算是老朋友,合作很久了,当时公司面临资金问题,她就投了一部分钱进来,获得了那百分之10的股份。

    她倒是没得说,不过那6个公司的老人和沈重,却有些不好控制。”

    “沈重怎么了?他不是只投资吗,难道还干预公司决策?”

    “沈重的投资公司,出了问题,投了几个在当时来看,比较好的项目,结果却意外失败,导致他血本无归。

    今时不同往日了,他已经没多少钱可往外投了。

    所以自然得想其他路子,将损失给找回来。

    更别说,他当时入股进来,就有些莫名其妙,就是我现在都还没想明白,你当时怎么就胡说八道了一番,他立马就爽快的签了合同的。

    如果是以前,他既然都投了也就不觉得什么,但他现在缺钱,所以很可能会选择出售这部分股份,用以套现。

    但公司的股份现在不值钱,他卖掉的话,怎么着也会赔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