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小犹豫
    舒雅昨晚并没有睡觉,因为屋子里有大量的血迹,以及混乱需要她清理。

    但或许是亲手除掉了黑桃a,算是解开了她的一个心魔,所以舒雅看上去状态还不错。

    两个人找了一家西餐厅,确切的说是舒雅找的,毕竟她对横埠比较熟。

    对于西餐,夏峰其实兴趣并不大,但是相较于中式的饭馆,西餐厅的氛围显然是要安静的多。

    他们也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填饱肚子,然后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计划。

    这或许,才是舒雅选择这里的重点。

    牛排,意大利面,以及拌着大量沙拉的水果拼盘。

    没有高档的红酒,取而代之的则是两杯热饮。

    “我想听听你的计划。”

    舒雅作为一个,心里面藏着疯狂报复念头,但却小心翼翼隐忍不发的人,她肯定是有报复的计划的。

    所以夏峰想要听听舒雅的想法。

    “组织里最为神秘的,就是大小王,以及四个a。

    这些人,因为擅于易容之术,且在组织里来讲是掌握秘密的人,所以非常小心。

    除却他们之外,其他一些成员,其实在伪装上是要弱一些的。

    虽然组织是单线联系,但是彼此间还是会有合作。

    只不过并不会见面,使用的通常是电话而已。

    我当时的打算,是想要通过与四个a的接触,从中找到一个突破口,然后策反。

    从内部将组织瓦解。

    然而和我接触最多的红桃a,因为是女人,所以我并没有优势。

    而黑桃a,虽然对我有想法,但是他就是个变态,并且对组织非常忠心。

    所以我一直在尝试,看是否能同其他两个a接触,尤其是男性。

    但并没有得到机会。

    我很清楚我自己的优势,也很清楚我自己的能力,所以没有人帮我,我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外界的话,对于组织又很难渗透。

    再者组织非常善于抓对手的弱点,而家室,以及个人的需求,每一个都足以成为组织击垮对方的利器。

    我曾经有很多次,都想要对窦准说出我的想法。

    因为窦准举棋不定,他心里面是很鄙视组织的,但我却不清楚,为什么窦准这样的人,会选择屈服。

    我不敢冒险,所以一直没有挑明。”

    听完舒雅的想法,夏峰并没有立即发表高见,事实上,站在舒雅的角度,她这种借力打力,使用美人计再结合反间计的做法,的确是最聪明,也是仅有可能瓦解白鲸的做法。

    但是这种方式,他个人并不喜欢。

    倒是舒雅提起了窦准,让他有些好奇:

    “窦准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你和他接触这么久,能看出什么来吗?”

    “窦准其实人蛮奇怪的。

    尤其是和几个月前相比。

    他的性格出现了很大的波动,他之前几乎每天都愁眉不展,甚至经常能够听到他的叹气声。

    但是近几个月,他的状态却明显好了许多。

    原因我没有找到。

    窦准的圈子我也调查过。

    很狭窄。

    他没有天师家族的背景,师从王耀邦,而后凭着自己的天份和努力,爬到这个位置的。

    平时没见他同什么朋友来往,倒是和他的老婆两个人很恩爱。

    但是却没有孩子。

    不过就在前几天,他老婆查出怀孕了。”

    “他老婆多大了?”

    “47岁。”

    “呃……47岁怀孕了?绝对是高龄产妇了。”

    “是的,孩子有流产和畸形的风险,但并非是绝对的。

    尤其是对掌握着一些异于常人手段的天师来说,我想应该是可以将风险降至最低的。

    按理说,窦准和他老婆没有孩子,他们这属于老来得子,应该会非常开心才对。

    但是他看上去却又像是之前一样,显得很愁苦。”

    “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觉得他是在担心,担心这个孩子会成为,组织死死控制他的砝码。

    但是他现在这种情况,也肯定不能不要这个孩子。

    孩子是他需求,但也会成为组织控制他的皮鞭。

    所以窦准的内心一定非常矛盾。

    这是一个机会,因为组织能够看到窦准的软肋,我们也能看到。

    只要我们有办法保护住他的老婆和孩子,窦准就能立马倒戈。”

    “拉拢窦准的事情,暂时不需要考虑。

    如果白鲸是靠窦准的老婆胁迫他的话,那么这个办法他肯定也想过。

    但显然是觉得风险太大。

    因为躲起来,和被关起来,和失去自由,几乎是相同的意思。

    窦准并不希望他老婆失去自由。”

    “也对。再说现在的情况毕竟也不同了,我不再是一个人,还有你。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我背叛的事情被组织发现,然后,我们等着他们上门。

    守株待兔就好。”

    “我并没有多少时间,等着他们上门。”

    “那你可以把株带在身上啊。也不耽误你什么的。”

    舒雅提到的“株”显然就是她自己,一个是组织必杀的目标,一个是叛徒,两个人在一起,一天不除便一点会扎在白鲸的喉咙里,难受的要命。

    尽管他承认,这是最为简单有效的办法,但是他心里仍有些犹豫。

    因为带着一个女人在身边,会有些麻烦。

    舒雅见夏峰犹豫,她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不想干预你什么,虽然我很想有一天,看到组织被覆灭。

    但是你救了我,并且杀了黑桃a,也算是报了梦馨的仇。

    我现在只是想要单纯为你做些事。

    像我这种人,生与死对我来说,其实早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夏峰并不会因为舒雅的一句话两句话,就决定某些事情。

    他考虑的自然是对自己有利的因素。

    白鲸的问题必须要解决,而且是尽早解决。

    多拖一天,夏宏远和董洁就多一天危险,并且少一天自由。

    虽然老妖精和小白,有被他安排保护夏宏远和沈悦,但是天天被一把枪顶住后背,不管是否穿了防弹衣,都会让人觉得不保险。

    “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的。起码这一周的时间,直到黑桃a还魂,我都会和你待在一起。

    横埠分会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我请病假了。窦准估计也乐得如此,起码觉得背后少了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

    夏峰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待喝了一口热饮后,他则又想起什么问道:

    “白鲸还会往横滨派杀手吗?

    我想知道,你们对我调查的详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