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六百五十章 回魂
    花色a声嘶力竭的吼着,脸上并没有对死亡的惧怕,反倒是充斥着狞笑。

    早已埋好的炸药,遍布在这片废墟的各个角落,足以将这片废墟炸个底朝天,清除掉一切同他们有关的痕迹。

    这既是白鲸的后手,同时也是他们所习惯的清理方式。

    “你死定了!”

    花色a大笑着看着夏峰,仿佛已经看到夏峰在极端的惊恐中,被炸的粉身碎骨的样子了。

    “轰隆!!!”

    犹如惊雷般的爆炸轰响,已经开始从四面八方,震得人耳膜嗡鸣的响起。

    “你们这些该死畜生!”

    夏峰声音惊恐的叫道,但是脸上却满满都是笑容。

    花色a一脸懵逼的看着夏峰,显然是搞不懂,对方已经死到临头了,为什么还在笑。

    这个疑惑的念头刚刚生出来,夏峰便一把抢走他的通讯器,随后一脚将其踩烂了。

    爆炸还在持续着,火光甚至将天空都映衬的通红。

    足以令人窒息的粉尘,铺天盖地的升腾,夏峰这时候将身子微微靠近花色a一些,继而对他大声的说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们根本就炸不死我。

    但是呢,你们会觉得我必死无疑。

    所以呢,你们在一段时间里,就会彻底对我放松警惕。

    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想你应该能想象得到。”

    听到夏峰的话,花色a顿时崩溃的吼道:

    “不可能!你一定会被炸死的,没有人能够从这里逃出去!

    你不用骗我,你也会死的,你一定会死的。”

    “哦,你会信的。”

    夏峰已经感觉到热浪袭来,他再度对花色a笑了笑,继而人直接进入了冥府,在花色a的面前消失了。

    花色a亲眼看着夏峰消失无踪,他不信邪的摇着脑袋,只觉得胸腔憋闷的难受,几乎快被这个事实活活气死。

    “zero!你能听到吗?那小子没有死!那小子逃走了……

    你听得到吗……”

    黑夜是罪恶的隐形衣,但即便这里是罕有人来的偏郊废墟,可是爆炸声这么大,又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要做到不引起注意,显然是不可能的。

    zero在引爆炸药的之前,他人便已经从爆炸覆盖的区域远离了。

    他看着爆炸仍没有结束,依旧火光冲天的方向,脸上丝毫没有因为敌人被活活炸死,而露出哪怕些许的高兴。

    因为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过沉重,或者说惨重了。

    几十名杀手,十几个异能者,连带着方片a花色a,如果算上之前死掉的黑桃a,组织的核心人员近乎被干掉了三分之一。

    而对方,仅仅是一个不到20岁的少年。

    不,或许他并不是少年。

    而是同他们一样,隐藏在面具下,在光明中有着另外一副皮囊的家伙。

    但不管怎么样,除非对方是神仙,能够眨眼间瞬移出数千米的距离,否则,绝无生还的可能。

    “老大,人已经解决了。

    不过我们这边损失惨重。”

    zero拨通了一个号码,尽量维持着平静。

    “确定吗?”

    “如果这都杀不死他,我想我们也无需再做什么了。”

    “我相信你。时候不早了,回去早些休息吧。”

    “红桃a并没有来。”

    “那是我的命令。”

    “我明白了。”

    zero再不多说,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警车已经将附近团团围住,消防车也一辆跟着一辆的进入。

    不过对于这些,身在冥府里休息的夏峰,则完全懒得关心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此时的他正待在鬼楼的一间屋子里,确切的说是正靠在床头坐着。

    头像炸开一样疼,显然是在他彻底放松下来后,透支的疲乏和负担,便通通找上了他。

    这场恶战尽管让白鲸的人付出了代价,但是却没有让他揪出领头的人。

    我非常确定,在通讯器另一端的人,当时肯定也在这片废墟的某个角落,起码距离这片废墟不远。

    但是面对着轰然四起的爆炸,他也只能选择逃进冥府里。

    唯一让他较为满意的地方,是对方应该已经觉得他挂掉了。

    毕竟如果没有冥府的话,他确实是死定了。

    可以说,他已经彻底从明面进入到了暗面里。

    这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让他有些头疼的事情。

    首先夏峰这个身份肯定是不能用了。

    不然还是会被白鲸的人查到。

    他需要换一个身份。

    只有这样,夏宏远董洁他们才能不受影响。

    等什么时候,他彻底铲除了白鲸的威胁,“夏峰”这个身份才能真正的活过来。

    ……

    凌晨4点多,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正处于梦境中,浏览着他们所不熟悉的世界或是人生。

    住在舒雅隔壁的,是两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

    两个人平时都会在学校里,只有每逢周末才会出来欢愉一下,比起以往的开宾馆,这种有居家感觉的屋子,要更被当今的学生们所接收。

    只要是两个人生活费充足的,很多都会选择在外面租房子。

    然后放假的时候,买菜自己做,犹如小时候玩的那种过家家的升级版。

    舒雅家是大户型,同她家屋门相对的也是一间大户型,而中间夹的两间屋子,则都像是公寓那种的小户型房子。

    这种两个大户型,中间夹着两个小户型的设计,在很多高层里都比较常见。

    一室一厅的屋子。

    卧室门开着很大的一条缝隙,几乎是正对着屋门。

    床上,两个年轻人各自佝偻着,正沉沉的睡着。

    屋子里悄无声息,只是偶尔能够听到,身体在床垫上翻转,发出的轻微响声。

    不过就在这时候,从门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叭”响。

    响声如果放在白天,绝不会引起注意。

    但在眼下这种近乎于死寂的安静里,这声音的出现,则显得既诡异又森然。

    然而正睡在卧室里的两个年轻人,却也只是微微动了动身体,甚至都没有清醒的意思。

    “嘶嘶……”

    可是诡异的声音,还在不停地响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不停挤压着门板一样。

    渐渐地,一张脸在黑暗中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随后,发出“啪嗒”响声,掉落在了地上。

    那种挤压门的响声,在这时候突然间消失了。

    但是一阵像是孩子哭泣般的风声,却突然在客厅里回旋起来,下一秒,屋门竟然发出“吱嘎”一声被打开了。

    露出楼道里,一滩堆积在地上,正在蠕动着发生拼合的碎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