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恐怖系统 > 第七百一十章 遇红桃A
    女人接下来的回答,也应证了辰宏的这种感受。

    “你中了剧毒,算算时间,大概有10分钟可以活。

    你说了实话,就能得到解药。

    不说实话,你的皮肤就会变得腐烂,从脚趾头开始,一点点的蔓延到心脏。

    痛不欲生的死去。”

    “你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下毒?我们没见过吧?”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回答是否让我满意。

    那个跟你一起来这里解决事件的人是谁?”

    “冯侠。”

    “横埠公会并没有这个人。”女人对于横埠公会的事情,显然有着一定的了解。

    “他不是天师公会的人,是我的表弟。”

    “据我的了解,你们家是天师家族,家里人都在天师公会里。不要把我当傻子。”

    女人并不相信这些。

    “我都要死了,骗你有意义吗?

    他真的是我表弟,还有,并不是所有驱魔人,都会加入天师公会的。”

    辰宏说到这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继而惊声道:

    “你是白鲸的人!”

    “你的脚应该已经开始疼了吧。”

    女人并没有回答辰宏,而是在提醒他。

    “冯侠就是我表弟,你想问什么,你就直接问,我知道的就告诉你。”

    “冯侠到底是谁?”

    “我都说了是我的表弟!你在故意玩我是吧!”

    “不,这个人并不是你的亲戚。

    辰宏,你对我们还有些价值,但是这种价值并非是绝对的,所以这10分钟是给你的最后机会,人一定要懂得珍惜机会。

    因为这辈子,能给你的机会很可能只是唯一的。”

    “冯侠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亲,我爸爸很喜欢他,说他驱魔天赋比较高很多,让我跟他好好学学。

    最近事件很多,并且邪祟越来越厉害,很多天师都有来无回。

    我有些害怕,于是就主动联系了他,让他过来帮我。”

    女人依旧不信的摇了摇头,随后也不再理会辰宏,转身走进了卫生间,继而就像是家庭主妇一样,开始扫地擦地。

    辰宏觉得整只脚都在溃烂,剧痛不停的冲击着他的意识。

    很快,双脚就麻木了,蔓延到了他的小腿。

    “你tmd到底要干什么?

    我说了你不相信,不说还要折磨我,你要真想杀我,现在就动手!”

    “你的机会还没有消逝,你还有活命的可能,这都在于你。”

    “我说了不信,还让我说,你干脆问他多好,何必来折磨我。”

    女人不理会辰宏说什么,依旧在搞着她的家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沉厚的便满头冷汗的倒在地上,腰部以下的皮肤,就像是被硫酸浇过一样,几乎都已经烂了。

    显然,他并不打算出卖夏峰。

    事实上,从这白鲸的女人不停的问他冯侠是谁来看,或许对方心里面是有在怀疑,夏峰并没有死,而是变成了冯侠。

    女人在将地面,以及桌子的边边角角都擦过后,她则走到辰宏的身边,然后面无表情的对她说道:

    “你心里面想的什么,我都知道。

    冯侠根本就不是你的表弟。

    他应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对吧。

    叫做夏峰。”

    “你在说什么鬼话?”辰宏依旧在竭力伪装着。

    “你的心声已经告诉我答案了。你让我蛮吃惊的,过去这么长时间,才开始在心里面想这个事。”

    听到女人的话,辰宏惊愕不已,不确定的喊问道:

    “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心里面可不是这么想的,你在怀疑我是怎么如此确定的。”

    “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可以读到内心的声音。”

    辰宏崩溃趴在地上,心里面满满都是对于出卖夏峰的愧疚。

    不过正当女人还想要对辰宏说什么的时候,女人的脸色却骤然生出变化来。

    下一瞬,几个人影便突然从卧室里窜出。

    辰宏缓缓的抬起头,便见在女人的身前,竟然站着四个面无表情的纸人。

    纸人像是人类一样站着,最恐怖的是,在它们的胸前竟然有如人般的心脏在跳动。

    随后,屋门被打开了,一个纸人开门走了进来。

    女人的表情恢复正常,显然她之前是在担心什么。

    但就在这时候,一个并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声音,却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多亏有人带路,不然这小巷子一条接一条的,我还真不一定找得到。”

    说话间,夏峰便从门外走了进来。

    “杀了他。”

    女人没有任何迟疑,便对那四个纸人下了命令,不过那四个纸人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夏峰手掌上跳动着火焰,另外一只手上闪烁着雷光。

    继而落在那四个纸人身上,使得它们的心脏破碎,化为一团灰烬。

    “魔窟的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吧?

    让我猜猜你是谁?

    红桃a,没错吧。”

    夏峰仿佛早就知道,屋子里的女人是谁一样,直接道出了女人的身份。

    女人不予回答,转过身子,速度极快的冲向了窗边,显然想要逃走。

    “别忙活了。你逃不掉的。”

    夏峰用意念将客厅覆盖住,女人犹如之前那四个纸人一样,寸步难行。

    看了一眼在地上,几近奄奄一息的辰宏,夏峰兑换一张恢复卡,帮助辰宏恢复。

    见辰宏有好转,夏峰这才走到那女人的面前,然后上下对这个神秘的红桃a打量起来。

    说起来,自打推测出是有人在培养某种魔物的时候,他就想到了白鲸的红桃a。

    因为红桃a就是一个,专门以制造魔物擅长的白鲸核心成员。

    不过他也不敢确定,毕竟除了红桃a以外,这世上也不乏其他会使用邪术的人。

    红桃a一言不发。

    辰宏在身后提醒他说:

    “这女人会读心术,你小心点儿。”

    “哦?这很厉害啊。不过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读不出我在想什么?”

    “你也会读心?”红桃a终于说话了。

    “这不就巧了吗。”夏峰笑了笑,又接着说道:

    “红桃a,自从在这儿见到你,我才真是明白了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也终于懂了,什么叫做阴魂不散。

    你们白鲸的人我是真服了,真tm是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你们!

    非要和我玩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游戏?”

    “没有人在和你玩游戏。”

    “哦?”

    “因为你在我们的眼里,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这句话说得硬气,可惜我不信。”

    夏峰脸上浮现出残忍的冰冷,随后一把掐住了红桃a的脖子: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想你应该看到了,你精心培养的鬼王被我给灭掉了。

    所以,不要在和我耍花招,告诉我,一笑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