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赵氏虎子 > 第二十五章:工点见闻
    次日清晨,就当静女还在为赵虞梳理头发时,便见曹安风风火火地闯入进来。

    原本还笑容满脸的静女,面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很是不悦地瞪着曹安。

    可惜曹安看也不看她一眼,几步走到赵虞身旁,脸上露着讨好般的笑容道:“少主,几时出发去赈难的工点?”

    “待用完早饭吧,我也要跟母亲说一声。你去看看张季、马成二人,看看二人准备地如何,对了,想办法弄辆马车。”

    “好嘞。”曹安点了点头。

    片刻后,赵虞与静女到北宅与母亲周氏一同用罢了早饭,随后赵虞便向周氏提起了今日准备去附近工点看看的事。

    看得出来,周氏对此仍报以担忧,但又不好阻拦儿子,只好嘱咐静女道:“静女,替妾身看着虍儿,顺便传话给张季、马成二人,叫他们务必要保护好虍儿,记住了么?”

    “记住了。”静女乖巧地点头答应。

    告别母亲,赵虞带着静女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此时他便看到张季兵甲齐备地立在屋前。

    从旁还站着曹安,他二人似乎在说话的样子。

    与昨日跟赵虞见面时的打扮不同,今日张季非但穿上了皮甲,腰间亦带上了一柄利剑,整个人的气势看起来更为凌厉了几分。

    “二公子。”

    待瞧见赵虞后,张季立即与曹安一起上前见礼,旋即对赵虞说道:“二公子,马车已经准备就绪,眼下马成正在府外等候。”

    赵虞点点头,便带着静女、张季、马成三人朝府门方向而去。

    在经过府门处时,赵虞见到了值门的张应,笑着与后者打招呼:“张大叔。”

    此时张应正抱着双臂百无聊赖地靠着木柱,听到声音惊愕地转过头来。

    似乎张季与张应的关系也不错,笑着打趣道:“应叔,大清早的就在这偷懒啊?小心我告诉卫长哦。”

    “死小子。”张应低声骂了一句,上前与赵虞见礼,旋即好奇问道:“二公子,你今日要去附近的工点?”

    赵虞点点头道:“去看看情况。”

    说着,他好奇问道:“张大叔,牛继、郑罗、石觉他们呢?”

    张应解释道:“牛继与郑罗调到那些工点去了,那里人手不足,只留下我跟石觉看守府门。”

    “哦。”

    赵虞恍然,没有细问,而张应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叮嘱张季道:“小子,务必要保护好二公子,知道么?否则扒了你的皮!”

    “知道知道,不过应叔,你也要好好看守着府门啊。”张季笑着回道。

    见此,赵虞在走出府门后好奇问张季道:“张季,你们很熟么?”

    “谁?应叔?”

    张季愣了愣,旋即笑着说道:“张应是我的族叔啊,还有张卫长,也是我的族叔。咱们村的,如今大多都在府里当护卫。”

    『我说怎么府里好些姓张的……』

    赵虞嘀咕了一句,心中恍然。

    此时在府门外,马成也像张季似的身穿皮甲、腰揣兵器,立在一辆马车旁等候,待见到赵虞一行人向自己走来,他立刻上前行礼:“二公子。”

    “唔。”

    赵虞点了点头,然而他此时的目光,却望向了府外的远处,看向当初那些难民聚众的地方。

    不过今日,似乎那些难民已经走光了,四周都空荡荡的。

    “二公子?”马成不解地询问道。

    赵虞这才收回视线,回头问马成道:“嗯,准备就绪了么?”

    “已准备就绪。”

    “好,出发。”

    见准备就绪,赵虞带着静女、曹安二人登上马车,而张季与马成则坐在车夫的位置,一扬鞭子,驾驭着马车缓缓启动。

    此时,张季在马车夫的位置询问车内:“二公子,不知今日咱们去哪个工点?”

    然而对此,赵虞并不是很清楚,他问道:“县城,这几日设了几个工点?”

    张季与马成合计了一下,回答道:“大概有四五个了吧,具体我与马成也不清楚。”

    “那你们之前在哪?”赵虞问道。

    张季回答道:“我与马成之前在郑乡。”

    “远么?”

    “不算远,县城往北大概二十里地吧。”

    “哦。……那就去郑乡吧。”

    “是!”

    一番交流后,一行人确定了今日的目的地,一个唤作郑乡的工点。

    郑乡,顾名思义就是郑姓之人集聚居住的乡里,当然,凡事也没有那么绝对,但至少郑乡的命名确实如此。

    当日邻近巳时时,赵虞一行人乘坐着马车来到了郑乡一带。

    按照赵虞的吩咐,张季与马成二人将马车停在一处土坡上。

    此时赵虞从马车车窗中张望外头,旋即便见到不计其数的男男女女正在远处挖土,据赵虞粗略估计,怕是有不下五六百人,甚至更多。

    而再往远瞧,远处便是一座村庄,那大概就是郑乡。

    为了瞧得仔细些,赵虞走下了马车,眺望约一里之地外的施工地。

    他问张季与马成二人道:“这里,便是你二人前几日所在工点?”

    “是的。”张季点点头,旋即指着远处说道:“二公子你看,那是郑罗,也是咱们府上的卫士,承蒙二公子看中,将我与马成召回身边,如今由郑罗与另一名叫做何吕的卫士代了我与马成的职责,看管这些难民……”

    “郑罗?我知道他,曾经跟张应大叔一起看守府门的,对不对?”赵虞笑着说了句,旋即,他好似看出了什么问题,问道:“那群人……我是指那些难民,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还没用饭吧。”

    “唔?”赵虞有些意外地问道:“这个时候还未用饭?”

    “为了防止有人偷懒。”张季解释道:“我听说最初的时候,几处工点都在早晨的辰时放粮,希望这些难民吃饱了以后好干活,可没想到,其中有些人吃完饭后偷奸耍滑,不知跑到那里偷懒去了,而像我与马成这样的监工也因为人手不足,无法做到面面俱全。为了杜绝这种事,工点便改在巳时、酉时两个时辰放粮给食,让这些人干完活再吃东西……”

    赵虞听得微微摇头,随口问道:“那么杜绝了么?”

    “并没有。”

    张季摇头说道:“虽然改了时辰之后,大部分人老实了许多,但仍然无法彻底杜绝其中有些奸徒的偷懒问题。……马成前几日就抓到几个,这几个家伙混在人群中偷懒,待等快到用饭的点了,他们胡乱往自己脸上、身上弄点泥灰,装地很卖力的样子。”

    从旁,马成亦气愤地接口道:“啊,要不是怕惹出乱子,我当时真恨不得一脚踹上去。”

    『唔,偷懒……』

    赵虞点点头,将有个别难民偷懒、浑水摸鱼这个问题记在心中,准备待之后想个办法解决此事。

    毕竟自古便有害群之马的说法,倘若姑息那些个偷奸耍滑的难民,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那么其余难民也难免会渐渐效仿,如此一来,以工代赈岂非就成了一个笑话?

    “走,靠近去看看。”他忽然说道。

    听到这话,静女脸上一惊,立刻拉住了赵虞的衣袖,带着担忧之色小声说道:“少主,恐怕不安全……”

    在旁,曹安亦罕见地稍稍劝阻了一下:“少主,在这儿看看就行了吧?再靠近的话……”

    “在这里能看出什么?”

    拍了拍静女的手背,赵虞指了指张季、马成二人说道:“张季、马成方才不是说了么,这边的秩序还可以,平白无故总不可能会有人要害我吧?”

    “呃……”

    见静女用埋怨的目光看向自己二人,张季与马成对视苦笑,毕竟他们方才确实那样说过。

    不顾几人的劝阻,赵虞朝着远处的施工点走去。

    见此,张季、曹安、静女三人快步跟上,唯有马成留了下来,准备将马车停到不远处的郑乡去,免得有些胆大妄为的难民将马车带走,或者干脆直接将那两匹马拉走,杀马吃肉。

    马成毫不怀疑,个别难民干得出来这事。

    诚如张季、马成二人所说,郑乡这边的工点,治安情况还算不错,至少这里的难民看到赵虞这个‘疑似富家子弟’的孩童后,也并没有像周氏恐吓他的那样,一涌冲上前来扒他的衣服。

    那些难民仅仅只是停下手中的作业,用困惑的目光远远看着赵虞,看着赵虞从他们当中经过。

    期间,这些难民也难免会有窃窃私语。

    “那小子是谁?”

    “当地富家的子弟吗?”

    “来这里做什么?”

    而赵虞也没有过多关注这些难民,只是细心观察着这些难民的作业。

    在观察了片刻后,他发现这边工点的管理模式简直就是一塌糊涂,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人去管理这些难民。

    这些难民只是自顾自地挖土,然后将土装入竹筐抬走,基本上没有什么分工合作。

    唔,也不能说没有,至少赵虞就看到了一幕分工合作。

    那应该是一户人家,老父亲在渠坑里挖土,一个儿子将装满泥土的竹筐举出渠坑,最后另一个年长的儿子将其背走,除此之外,家中的老母亲以及一个不知是儿媳还是女儿的年轻女子,则在旁帮忙打下手。

    正是因为一家人分工合作,这一家人的效率也差不多是最高的。

    然而,这家人如此卖力,从旁却有人取笑他们,说着风凉话:“老田,你们一家如此卖力做什么?就算你们再卖力,待会那些监工也不会多给你们一碗米粥……”

    话音刚落,便听这家较为年幼的儿子气愤说道:“我爹说了,做人要问心无愧,不能跟你们那样耍奸偷懒,骗取主家的粮食……”

    “臭小子。”

    可能是被说到了痛处,有几人面色难看地骂了起来。

    好在远处负责监视这群难民的乡侯护卫注意到了这边,远远喊了句:“干什么呢?都不许偷懒!”

    “臭小子,算你运气好。”

    那群人骂骂咧咧地散开了,在远处那名乡侯卫士的注视下,暂时老实地背起了竹筐。

    『……问题很大啊。』

    看到这一幕,赵虞皱着眉头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