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明之万界领主 > 第七百五十五章、扑杀(三)
    仿佛是为了印证罗勇的那一番话。

    战斗几番僵持之后。

    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然浑身是血的河马人,身形突然一个踉跄,险些就这么栽倒在了地上。

    “怎、怎么回事?”

    河马人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那一身鲜血。

    之前根本就没被他放在心上的那一道道细小伤口。

    此时却是撕裂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潺潺流出的鲜血,正在将他的力量不断的抽离。

    连带着体温都在渐渐失去。

    这一刻,河马人开始慌了。

    直接朝着虎解发出了质问。

    只不过这质问的声音之中,却是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虚弱。

    对此,虎解一言不发。

    挥舞着双手臂铠上的刃爪,直奔着河马人的性命而去!

    身体虽然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虚弱起来。

    但河马人显然并没有就这么引颈受戮的想法。

    拖动着感觉明显沉重起来的身体,他快速的朝着城门方向逃去。

    敌方兽人大军,在兵力数量上,本身就拼不过万界文明的西征军。

    现在河马人这一逃,直接就导致这一整支大军士气崩盘。

    随后一路败退,快速逃回了城里。

    城门落下。

    身受重伤的河马人,就这么‘噗通’一声,直接坐倒在了城门旁边。

    “快、快给我止血……”

    此时此刻,只见河马人那全身上下一道一道密密麻麻的伤口都在不停的往外溢血。

    就这么几个呼吸的工夫。

    身下就已经形成了一滩血泊。

    他到现在还能强撑着一口气没死,都可以算得上是生命力顽强了。

    “废、废物……”

    看着站在周围,却迟迟没有动作的豺狼人,河马人心情莫名的又是一阵暴躁。

    说话的声音猛然提高了几个分贝。

    “都特么傻了吗?快、快把止血的草药拿过来,给我止血!”

    显然,此时河马人虽然身受重伤,但余威尚存。

    突然被他这么一吼之后。

    站在周围的那几个豺狼人,心里也是本能的慌了一下。

    随后纷纷转身,摆出了一副立马去取止血药草的架势。

    然而在转身之后,那几个豺狼人却是相当默契的快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刀。

    后来转念一想,又觉得用刀不够保险。

    刀刃太短了,万一那河马人还有还手之力,那他们岂不是危险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他们纷纷不动声色的从身边的族人手里接过了长矛。

    紧接着,在猛然转身的同时。

    一根根长矛毫不犹豫的刺入了河马人的身体!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让河马人整个神情都懵住了。

    感受着那钻心刺骨般的剧痛,河马人那双与他整个面孔极度不搭的小眼睛在这一刻瞪的浑圆。

    瞳孔之中,倒映着豺狼人那一张张狰狞无比的面孔。

    他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

    自己竟然会死在一群平日里被他肆意驱使的豺狼人手里!

    河马人有心想要反抗。

    庞大的身躯微微抽搐了几下。

    然而却是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了。

    显然,失血过多的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豺狼人将手里的长矛一次又一次的刺下!

    生命力在这一刻,伴随着那一根根长矛的落下快速流逝。

    连带着一整个意识都开始不断的下沉。

    坠向一个无底的深渊。

    最后,被黑暗彻底吞噬。

    看了一眼已经没有任何反应的河马人。

    一名豺狼人为了以防万一,用手中的长矛又给他补了两下。

    在确认河马人已经死透了之后。

    那名豺狼人‘哼哼’一声冷笑,然后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靠在墙边的河马人尸体一脚踹翻在地上。

    然后一只脚掌洋洋得意的踩在了河马人的脑袋上。

    同时还在那里不停的来回碾动。

    可以说是正在肆无忌惮的羞辱着河马人的尸体。

    以此来宣泄平日里积攒下来的怨恨。

    在这么一通发泄之后。

    好似想起什么的豺狼人们,视线齐刷刷的落到了城内的那些野猪人身上。

    然后,只听一个疑似领头的豺狼人摆弄着手里的长矛,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家伙,是死在对面的虎人手里的,你们说对吧?”

    看着豺狼人们明显带着威胁意味的动作和神情。

    城内的那些野猪人心脏狠狠一抽。

    这群平时在面对河马人时,怂的就跟孙子一样的豺狼人,却是不怎么忌惮他们野猪人。

    毕竟从严格意义上来讲。

    他们两个族群的综合实力本就是半斤八两,算是谁也不怕谁。

    野猪人们显然也没打算为了一个已经死透了的河马人,与这群豺狼人闹翻。

    想到这里,他们干脆点了点头。

    将这件事情应了下来。

    就在这群兽人串通着给这个河马人的死统一口径的时候。

    一声轰鸣巨响从城外传来。

    伴随着这一声响。

    整面城墙在这一刻都剧烈晃动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塌陷一般。

    显然,就在他们准备将河马人的死,甩锅给虎解的同时,西征大军的攻城进度可是完全没有停下!

    意识到这点的豺狼人们,果断准备溜之大吉。

    那个蠢货河马人,对自己的实力过度自信,在他们豺狼人看来,这场战斗压根就不该打。

    对此,野猪人们当然也是连忙跟上。

    反正这座城池是肯定守不住了。

    还是赶紧逃命吧。

    连城内的那些人族奴隶也不要了。

    一群兽人快速的朝着另一处城门逃去。

    而就在这同时,这座城池的正面城门,总算是被西征大军小心翼翼的砸烂了。

    没错,就是小心翼翼的。

    按照随军参谋杜远之的意思。

    要求他们在攻城过程中,尽可能的保全城墙的完整。

    因为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

    这座小破城,估计就是他们未来一段时间的前线据点了。

    甚至这一个冬天都得在这儿过也说不定。

    城门砸烂了,还能简单的修一修。

    可如果城墙都砸塌了,那修起来可就太麻烦了。

    如此这般。

    要不是他们小心翼翼的,按照巨象战士的体型吨位,这破墙早就塌了。

    更新送上,感谢书友‘唉!’、‘酒鬼0070’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