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花大帝 > 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神之领域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长安竟然是可以完美的将对方的归元掌吸收了?这可能吗?自然是可能的,若是放在旁人的身上,这件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诸位不要忘记了,就在刚刚长安可以将上古之力和娲皇之血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此刻,长安那是有了新的混天元气,在防御力上和之前的是不一样的,那是真的做到了刀枪不入!至此,这世界上,也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伤害到长安一分了!“看来吗是真的忘记了,我体内的力量和之前那是不一样了,我虽然依然是在虚空百年境界,但足以和你一战!“

    “是啊,你不说的话,我可能还真的是会忘记了,此刻你已经是和一般的修炼者不一样了,不,其实打从一开始的时候,你就是不一样的,你真的是完美的继承了你父母的天赋了,好,昔日你父母被称之为天下双星,没有人能是他们的对手,今日我便是要将你打败,如此才能打破你父母的不败神话!你以为你吸收我的归元掌你就可以赢了吗?简直就是妄想,你可知道,此刻的你其实已经是身处在归元阵中了吗?这归元阵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将我从前所学的一切凝聚成了人形而已!“

    ”你小子不是厉害吗?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在面对这么多高手的时候,究竟是可以做到什么地步?此刻,你们还在等什么呢?我想这样的情况和经历对于你谢长安来说,那是十分的熟悉的吧?不错,那至尊塔其实便是以我的这个归元阵为原型打造而成的!你可是知道,我到了修炼后期,其实自己的公里已经是远远的超过了无极老人,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因此,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于他来说,就不单单是弟子那么的简单了,更像是一个可以相互学习的人!“

    ”他在我这里学到了不少东西,而我在他那里学到的东西就更多了,你可知道吗?此刻的我,那是完美的集合了所有的优点,至于弱点什么,你认为我会有吗?“什么?竟然还要再来一次至尊塔的体验吗?说真的,长安那是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可是没有法子,这一战他是一定要打的,”不管你有着什么样的力量,最后我都是会赢的!“

    ”你这个小子一向都是喜欢胡说的,好吧,你要是真的这么有本事的话,那么就先干掉这个归元阵好了,不过你应该是做不到的,你的修为此刻还不足以让你驾驭这全新的混天元气,若是你贸然使用的话,必然会给你的 肉身带来极大的负担!而这些你可是想过了吗?只有不管的修炼之后,你才能完美的使用这一份力量,可是,你以为我就真的会给你这个机会吗?不要天真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再我真的面前,你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可能是会有人死的,但是,这个人不会是自己,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不管在任何时候,长安那都是有着必胜的信念,正是有了这个信念,才能一路让他坚持到了现在,不管是经历了什么困难,他都不曾放弃过一次自己的责任!“不管你们是有着什么本事,都拿出来好了,我不在乎再次经历一次大战,只要是可以胜利,那么就是是让我付出生命,那都是可以的!“

    天宗的责任是什么呢?便是你自己的力量去保护更多的人,只有这样,才不愧为侠!这个谢长安小子虽然是实力不错可是太天真了,其实可能他自己都是发现了,当自己的修为变得那是越发深厚之后,他能感受到的东西和过去的那是真的不一样了,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其实所有的修炼者修炼到了最后,那都是为了自己!

    “归元阵,启动!谢长安你这个小子就是太天真了,好吧,你不是一直都是要证明自己的强大力量吗?那么就打破这个归元阵给我看看好了!“此刻的长安那是已经被归元阵的诸多力量包围了,这些力量此刻都是变成了实力强悍无比的高手,但长安此刻对于战斗,那是真的有了自己的理解了,他的力量从来都没有像今日这般的顺滑过,这些力量虽然是看着强大,但是此刻自己那是可以一拳一个!

    “砰“这一道归元阵直接是被长安以一招强悍无比的冲击波轰碎!看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没有错了,这归元阵的真正目的从来都不是将自己重创,而是为了要拖住自己,看吧,当长安出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没有了一个人影了,竟然是在瞬间就消失了吗?他们这些人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了呢?”哈哈哈,我早就知道,这阵法那是困不住你的,当然了,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用这么简单的一个阵法将你困住,这是不现实的事情!“

    “你一定是很意外,为什么周围竟然是连一个人都没有了呢?其实很简单,因此,他们原本就不在这里,你之前看到的,不过就是他们幻化出来的幻象而已,反而是你谢长安,难道此刻,你竟然都是没有感到一丝的不对劲吗?你以为归元阵当真就是那么的简单的吗?你错了,这归元阵其实是我的一件灵宝,此刻你就身处在这个里面,我也可以告诉你,从你进入到至尊山的那一刻开始,这个阵法就已经是发动了,现在你的心中一定是充满了恐惧吧,你可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至尊山都是没有一个最好的传人吗?那是因为这些有天赋的传人,都是被我干掉了!“

    “别担心,你小子最后的结果那其实也是一样的,你马上就是可以去见他们了,我想你们这些所谓的高手汇聚在一拳的话,那么一定是有很多的话要说的,最后你们的力量全部都是属于我的!至今为止,还从来没有人可以打破我的这一道归元阵呢?你可知道上官无敌在见到了我的这一件灵宝的时候,他是多么的羡慕啊,但是,这一件宝贝,他只能是我的,除了我之外,谁都没有资格使用!“

    “好了,废话是真的有些多了,我也是看你和我修炼的都是洛神赋的面子上,这才和你说了这么多,别人的话,根本是没有这个机会的,现在你小子既然是送上门来了,那么我子安是要将这原本就属于我的一切都拿回来!“

    长安身处在无边无际的归元阵中,内心中十分的平静,他一直都是在感知这个宝贝的力量,以此来找到破绽,不过可惜的是,竟然是没有一丝的破绽可言!而且自己体内的力量竟然是开始加速了,原来如此,是这个男人想要获取自己的力量吗?只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娲皇之血觉醒的时候,自己体内的力量已经是和长安的精神融合在了一起了!

    直到现在,这一份功力才能真的算是长安自己的功力,不管别人是使用什么样的法子,那都是没有法子的,相反的,对方使用的力量越是巨大,最后反弹就越是厉害!“轰轰轰“一道道浑厚无比的反弹之力冲击着洛无为的肉身,好在责怪男人的肉身那是经过了绝对的强化的,不会受到任何的损伤,不然的话,仅仅是这些冲击,就足以将他绞杀!

    不过,虽然是抵挡住了这一道道的反弹之力,但是说一点儿影响没有,这也是不可能的,此刻,洛无为的脸色极为的苍白,他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好小子,你竟然还是准备了这么一手,其实我早就应该发现的,不过这不算什么,既然使用一般的法子无法得到这一份力量,那么我就换一个法子好了,反正,你要知道,在这个归元阵中,你是绝对出不来的!这个阵法中的一切力量,我都是可以使用!“

    “先来尝尝飓风之杀!“顿时长安的上空出现了两道威力绝伦的飓风,这可不是一般的飓风,那是以规则之力融合了风之力形成的杀招,长安身处在这归元阵中,不能使用招式,只能是不断的抵挡,或者是逃跑!看看,这就是现在天宗宗主的模样,是多么的狼狈呢?狼狈吗?长安自己不觉得,”当“飓风的压制对长安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刀枪不入,这本身就是最强的招式了,既然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的话,那么就不做好了,难道这个洛无为当真是可以战胜自己吗?众人看着,都是有些不忍心了,洛无为为了得到完整版的洛神赋,竟然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师弟,要知道,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那是很好很好的人啊,难道说那些都是假象吗?自然是假象,要不是为了得到洛神赋的力量,自己何必要花费这么多的功夫呢?

    好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要完成了,自己是很高兴的,自己也是等待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是可以拿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力量,师父,您老人家,此刻已经是身处在藤族了,所有的事情,和您都是没有关系了,你就安心地看着吧!对此,其实无极老人早就是看的很淡了,这个孩子,自己已经是培养的很好了,不管是从什么方面来说,这个洛无为都是极为的出色的。

    其实自己能有这样的一个弟子,那是自己的荣幸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长安是自己最后的一个传人了,他的天赋和能力,和不是寻常修炼者能比拟的,能不能战胜这个男人,就看长安这个小子的能力了!归元阵可是这个男人最为得意的宝物了,真是没有想到,为了对付长安这个小子,他竟然都是连最后的杀手锏都是拿出来了!

    其实这一场战斗,无极老人可是一直都是在关注的,他其实早就知道,一旦长安开始修炼洛神赋之后,那么日后,洛无为这个男人那是一定会找上他的,因为按照洛无为的性子,那是绝地不会允许有人在实力上超越他的!

    虽然说无极老人此刻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功力,但是他的眼力依然还在,他知道,这一战对于长安来说那是十分的重要的!只要是战胜了,那么对于他的实力提升那是很有帮助的!

    只是有一句话,这个洛无为说的很好,这个归元阵作为他的护身宝物,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破解的,“哈哈哈,你怎么了,这两道飓风之剑不过就是开胃小菜而已,按照你的能力来说,能做到的应该不止如此,尝尝紫电惊雷,这一招也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换作是旁人的话,那么是没有资格让我使用这一招的,但是你就不一样了!”轰轰轰“顿时天空之上再次降下三道紫色惊雷,直接是覆盖住了长安,这一道道的字典惊雷那是可以对长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的,不要认为这个男人有了什么护体真气之后,就会白的无比的厉害,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再厉害的护体真气也是有着短板的,而这强化版的混天元气,虽然是再防御力上增强了,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防御时间的缩短!若是不能再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的话,呢么独与这个男人来说,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十分的麻烦了!

    这一道紫电惊雷便是针对这样的情况开发出来的,不要认为临时开发招式这样的能力,就只有长安一个人会用,洛无为也是很不错的,不要忘记了,这个男人和长安学的可是一样的招式,自然是相当于另外一个长安了!

    “噗“长安直接是喷出一口鲜血,他那是直接被击飞了,在这一刻,他竟然是什么都做不到,那么拥有这样的一份力量,还有什么用呢?”哈哈,谢长安,难道你是想要逃走吗,,没用的,只要是被我的紫电惊雷盯上了,那么你是没有办法逃走的!好了,谢长安,你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很让我感到意外了,从这一点上来说,你真不愧是我的师弟,只是,此刻,你是真的要认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这个归元阵中,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长安一直都是在疯狂的躲避雷电的进攻,自己此刻那是依靠着强悍无比的基础速度在躲避,身后的雷电距离自己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了,自己就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吗?不,只有这样的事情,自己是绝对不能认同的,这个阵法灵宝虽然是极为的稀有,难道说就真的是没有任何的破绽了吗?就目前来看,似乎是这样的!

    “小子的速度倒是很快啊,不过你再快,难道还能比我的雷电更加的快吗?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只是释放了三道雷电了,你这个小子就是太天真了,好好的看看你的四周吧,此刻的你那已经是身处再巨大的雷电之中了,想要出来的话,这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而且这一刀雷电之力已经是和这归元阵融合再了一起,对你造成更加的伤害,这一点,你自己也是知道的!”

    “师弟啊,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我是真的不想对你下杀手,其实从你开这里的时候,我就对你十分的欣赏了,不如你留下,你我兄弟还不能做一番大事吗?你今日就算是杀了我,那么又有什么用呢?其实什么用都是没有的,上官无敌那个男人也不会看见,你做的这一切,难道真的就是值得的吗?”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洛无为竟然是心软了,这样的情况在之前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难道就是因为这个长安修炼了和他一样的心法吗?是的,这就是最大的原因,在这世界上,能找到一个和自己修炼相同心法的男人,长安应该说是唯一的一个了,要是这个小子就这么死了,还真是有些可惜了,这小子也是一个人才啊,不能就这么让他死了,可即便是死,那么这个男人也一定是要死在这里才可以!

    “怎么?你应该是对我没有法子了吧?我这样的人在你从前的经历中,也是没有出现过的吧?因此,你在面对我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不过,即便是你说了这么多,那么我的答案依然是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的,你这个男人我是一定要击杀你的,你说的对,这些事情其实和我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我就算是真的将你杀了,那么无敌那个男人也不会看见,但是我若是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么这不符合我的性子!“

    “所有的人在你的眼中,都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因此,这样的感觉,你是不会明白的,我说的再多也是没有用的,你还有什么招式,就尽管拿出来好了,我今日就告诉你,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要将你击杀!”真是一个疯狂的男人啊,难道说这个男人已经是知道了归元阵的弱点了吗?这灵宝自然是有着弱点的,但是这一份弱点,自己那是隐藏的很好很好的,就算是轩辕氏来了,那也不一定是可以看见的在,而这个谢长安怎么可能看见呢?

    长安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归元阵的弱点是什么,现在想的再多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的,只能是战斗了。,一味的躲避,那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区区紫电惊雷,还真的以为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吗?我看着也不过如此,我今日便是以自己的双拳来破解你的这一份招式!”疯子啊,竟然是不缠绕混天元气就要攻击了吗?是的,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了,在危险的时候,这幽冥玄火那是可以救命的,这幽冥玄火其实本就不属于这天下的任何一种力量,因此,不管是环境有多么的恶劣,这个火焰那都是可以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说,这环境越是不好,它的力量也就越强!

    此刻的这一份环境,再坏难道还能超越魔族吗?,没有去过魔域的人,那是永远都不会明白魔域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环境,用四个字来说的话,除了可以居住修炼的地方之外,剩下的地方那都是寸草不生的,可是蚩尤就是再这样的环境下,将幽冥玄火打磨的十分厉害!蚩尤当年都是可以做到的事情,自己又为什么做不到呢?

    这魔域的人当年可是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一个人族的小子成为他们的首领吗?应该是美有的,但是这样的事情此刻竟然是被长安做到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一道浑厚无比的幽冥玄火直接是形成了一道威力不俗的铠甲,护住了长安,并且幽冥玄火更是形成了一道道强力的冲击,不断地撞击着四周,以此来寻找破绽!

    “哦?幽冥玄火吗??我还真是忘记了啊,你小子竟然是还有着这样的力量,看来,这一场啊战斗会变得十分的有趣了,据说这幽冥玄火,号称是天下的最强之火,和天凝冰火齐名,那天凝冰火此刻正是再你的女人红妆的手中,我此刻已经是改变了主意了,等我将你打败之后,我会去找你的女人的,到时候,我就和它说,你的眼光真的是太差了,那长安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即便是这个男人拥有着幽冥玄火,那也不是我的对手!”

    “看看你现在都是做了什么,你竟然还是不死心吗?早就告诉你了,我的归元阵那是没有任何的破绽的,我毕竟是比你年长几岁,怎么我说话,你就是不相信呢?你这个小子的性子太执拗了,这么一来,其实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不如,就这么放手好了!”

    “怎么?你才发现我是执拗的吗?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相信的,我这一生只会相信自己的内心,你越是说你的归元阵没有任何的弱点,我就越是不相信,你应该是知道的吧,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真正完美的东西,你既然是有着这么好的耐心,那么你就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看吧,我是一定会找出你灵宝的破绽的,而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就完蛋了!”

    对此,洛无为自然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就凭这个小子这么单一的攻击,难道就是可以找到归元阵的破绽吗?自己听过那么多的笑话,这个那是最好玩的,“好,我会好好的看着的,不用那么的着急,你我此刻还是有着时间的!我此刻那也是没有什么事情,就把你的行为当成是一出好戏算了,毕竟,这么多年了,也是没有人能让我开怀大笑了,就冲着这一点来说,你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子,我发现,我现在那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让你死了,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闻言,长安顿时是一阵的哆嗦,“您老人家还是不要喜欢我的好,这事情要是让红妆知道了,俺么我就麻烦了,您应该是不知道的吧,别看红妆那样,她可是最喜欢我的人,而我自己也是除了她之外,不会再看别人一眼,因此,您的喜欢,我是无法承受的,还是留给别人吧!”

    “轰轰轰”幽冥玄火依然是在不断的轰击着,但是和刚才相比,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变化,自己还真的就不信了,难道这个归元阵当真就是那么的结实吗?“哈哈哈,没有用的,不管你做什么,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一件灵宝虽然是看着不怎么样,但实际上,可是跟随我经历了大小无数的战斗,在这一点上,你的幽冥玄火那是不能相比的!”

    闻言,幽冥玄火直接是开口了,“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若是说到实战经验的话,这天下能超过我的,也没有几个了,但是这些家伙当中,并没有你的存在,原本我对你的这个什么归元阵那是没有任何的兴趣的,但是此刻你既然都是这么说了,我若是不将你的这个阵法破解了,这日后,天下会怎么看待我呢?你且看好,我此刻已经是知道了,你的灵宝的破绽了,你不过就是将我的攻击彻底的分散了而已,其实说败了,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能力!”

    “因此,咱们可以逆向思维一下,我若是将之前分散的攻击再次凝聚起来,你说这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呢?我还不信了,到了那个时候,你这个男人还能笑出来,而这就是你最大的优点和弱点,长安,你也不要担心,你可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能力,此刻的你在实力上那是丝毫不弱于这个男人的,在气势上,一定是不能输给他的!”

    什么?这个幽冥玄火竟然还真的是知道了自己的宝贝弱点吗?这自己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啊,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早就是想要知道这个火焰的厉害了!超归元大阵开启!超归元大阵的防御力比之前那是要更加的强悍了,用洛无为自己的话说,就算是真的遇上了什么厉害的力量,那也是不用惧怕的,谢长安这个小子不是一直都是想要和自己战斗吗?那么先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灵宝的力量好了,若是连自己的灵宝都无法战胜的话,那么这个安人是没有资格和自己战斗的!

    归元阵再次爆发出了惊人的光芒,这一刀光芒让这四周好似铜墙铁壁一般,这幽冥玄火竟然是一点儿作用都么有了,不单单如此,它的力量竟然也是被吸收了!“外界都说这幽冥玄火及那是如何如何的厉害,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对于我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难掌握的力量,你小子此刻连最后的力量都是没有了,你要如何和我战斗呢?”

    幽冥玄火都是被吸收了吗?这归元阵还真是厉害啊,自己那是真的一丝办法都没有了,长安此刻那是真正的陷入到了一种无助的境地中,这样的心情,已经是好久都没有出现了,此刻的他仿佛就是进入到了虚无中,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了!“哈哈哈,此刻的你,一定是十分的恐惧的吧,让你和我战斗,怎么样?你现在应该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可是洛无为并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长安嘴角竟然是出现了一丝笑容,这谢长安真正的目的其实一开始就是十分的明确的,将这个归元阵彻底的毁掉,这个东西虽然是厉害,但是,这东西真正的弱点其实是洛无为本人,之前幽冥玄火之灵说的那不过都是胡扯而已,是为了干扰对方,不让他发现,长安的真实意图而已!战斗到现在其实所有都是在自己的计划中!

    “哈哈哈,我终于是得到了这幽冥玄火了,只要我有了这一份力量的话,那么这天下还没有什么人能是我的对手呢?应该是没有了吧,听说这幽冥玄火十分的霸道,可是我却偏偏不信,我今日便是要做到前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将这个幽冥玄火彻底的炼化,让它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这么一来,这天下就影噶是没有什么人可以打它的主意了!

    看来,这洛无为也是一个疯子啊,不动三人此刻并没有出手的打算,和长安有着恩怨的有不是自己,那么这一战和自己三人有着什么关系呢?其实什么关系都是没有的,自己三人只要这么看着就好了,不过大哥就是大哥啊,真是没有想到,它自己的实力竟然是可以强大到了这个地步,本尊尚未出现,仅仅是依靠一道虚影便是可以抵挡住幽冥玄火的力量!

    看来这一次,这个谢长安算是要完蛋了啊,“谢长安,你现在还有什么本事呢?我也实话告诉你,我并 没有拿出我真正的实力,然而事情都是变成如此模样了,我若是认真战斗了,你连三招都是抵挡不住!”

    “这话也不要说的太早了!”长安似乎是一点儿都不着急,对于它来说,此刻的局面,才是它真正想要拥有的,“你不是说你吸收了幽冥玄火吗?好吧,那么我倒是要看看,这幽冥玄火在你的手上究竟是能爆发出怎么样的威力!”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都是到来了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能这么放松,看来,你是阵的不把我放在眼里啊,行,你既然想要见识一下,你自己的力量,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现在便是让你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幽冥玄火,但是让人意外的是,这一道幽冥玄火并未爆发出来,不单单如此,洛无为自己竟然是被一股强悍的力量击飞了!

    “噗“洛无为直接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幽冥玄火明明已经是被自己吸收了,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怎么样?这被击飞的感觉是很不错的吧,我倒是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幽冥玄火那是我的专属火焰,这天下除了我和蚩尤之外,再无第三人可以使用了,而现在你也是看到了,蚩尤大人已经是不需要这一份力量了,那么我谢长安便是这幽冥玄火唯一的主人了!“

    “究竟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我不过是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你竟然是天真的认为这幽冥玄火竟然是属于你的了,我见过厚脸皮的,但是脸皮这么厚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好吧,你既然都是这么想要这一份力量了,那么我就让它在你的精神之海留下一道痕迹好了,好让你知道,这部属于你的力量,你要是拿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洛无为,早就和你说了,千万不要小看我,可是你就是不听啊,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那就是我已经是将归元阵之前的攻击全部都是收集好了,此刻,只要我一句话而已,这一份强大的力量便是会彻底的爆发出来,到时候,你就知道究竟是会发生什么了,怎么?让你小看长安,现在怎么样?被一个你看不上的男人打成了重伤,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这归元阵其实原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今日毁了就毁了,你也不用觉得可惜!“

    “轰轰轰“归元阵的四周竟然是真的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这一道道的裂痕那是无法修复的,随即,一道道浑厚无比的冲击直接是震碎了这归元阵,这归元阵之前吸收的力量还真是不少,此刻竟然是全部都爆发出来了,那威力堪比归元级高手的冲击波了!加上,之前长安不断地攻击,这归元阵如何还能抵挡呢?没有了这个宝物地话,洛无为这个男人自然是不行地,他能有这么强大地力量其实都是多亏了这件宝物,此刻这个宝物那是终于地彻底地完蛋了,大家应该都是高兴了!

    “不,不要,这是我最爱地宝物啊,你这个小子竟然是将它毁掉了,你可知道当年我为了得到它,那是花费了多少功夫吗?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是舍不得使用,可是这么好地东西竟然就是被你给毁了,好,谢长安,我知道你是hi怎么想地,你不就是想要和我地本尊战斗吗?好吧,我就成全你,你来我地神域,我在这里等你!“

    上界四大宗师分别掌握了不同地领域,洛无为身为四大宗师之首,他掌握地领域自然也是最好地,名为神域,笑苍天地则是天之领域,不动则是无之领域,烈云豪是冰火之领域,其中神之领域地力量那是最强地,洛无为身处在上界,自称为神!可见此人究竟是狂妄到了一个什么地步了,难道说在这上界中,他就是真正地强者吗?

    是地,他在这上界就是真正地强者,此刻,谢长安地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地阶梯,这一道阶梯那是向上的,上空便是神之领域的入口,若没有得到许可的话,寻常之人那是无法进入到神之领域的,“谢缠,此刻我允许你上来,知道吗?此前你来的领域,那不过是神之领域的外围,那根本就不算什么,此刻我要让你真正的见识一下,我的神之领域的核心地带究竟是什么东西!“

    终于是要到这一刻了吗?长安此刻的内心那是十分的平静的,这一场战斗到了今日终于是可以做一个真正的了结了,“你等着,我这就上来了,洛无为,我看这一次,还有什么人能帮助你,是你自己把自己的路走死了,这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其实全部都是你的错,和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神之领域的核心地带自然是十分的美丽的,说是美丽,那是修炼者这么认为的,若是一般人看到了眼前的景象的话,那么脑海中只会浮现两个字,荒凉!这里的星河之力那是极为的浑厚的,比天元大陆的不知道是要浑厚多少,在这样的地方修炼,就算是一个毫无根基的人,那都是可以变成绝世高手,更不用说是洛无为这样的人了!

    要知道,当年上界建立伊始,无极老人就在这神之领域花费的心思最多,这里面那是集合了他多年以来的修炼经验还有多年收集而来的心法招式,单单是拎出一项,就足以让寻常的修炼者修炼一生了,但是洛无为这个男人的天赋那是真的好啊,竟然是独自花了数十年的功夫,就将这神之领域的所有招式心法都是学会了!

    不然的话,这个男人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达到归元级,而且此刻他的实力那是无限接近破碎虚空的,实力到了这个地步了,那么再修炼也是没有什么意思了,至于天界,他没有兴趣,他就是要成为天元第一,这就已经很好了,而现在这个谢长安,竟然是要打破这个平衡,自己如何能饶了他呢?

    “好久不见啊,不对,其实也没有多久,如果可以的话,我是真的不想和你战斗啊,你说是吧,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