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之石矶 > 第987章 负琴少年郎
    和她的黑,是两种不同的黑。

    如果说小剑魔的眼睛是会噬人灵魂的黑洞,那么少年的眼睛便是秋雨过后的夜空。

    小剑魔的眼睛,不能久视,看久了会死人。

    少年的眼睛,则会让人越看越喜欢,干净,澄澈,如晴朗夜晚的星空,似有星辰闪动。

    四目相对,小剑魔的眼睛没伤到少年,少年的眼睛也没打动小剑魔。

    小剑魔移开了眼睛。

    少年对她又是一个麻烦。

    少年不知为何有点委屈,他的心灵极其敏感。

    一群石头围住了少年,这个碰碰,那个碰碰,少年站着未动,一任它们碰触,他知道它们没有恶意,不仅没有恶意,还很亲近。

    少年伸手摸向了石头,石头也没躲。

    山门前定格住了这么一幕奇景,石头碰触少年,少年触碰石头。

    读书少年站起了身。

    少年站在门里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山上看他们。

    下山的人止步,上山的人回头。

    他们也成了靓丽风景中的点缀。

    直到一个接一个石头跳动,它们前簇后拥,簇拥着少年上山。

    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欢迎,欢迎少年人回家。

    小蝉下山,有情无情也跟着下山,没人比她们更确定少年人的身份,尤其是小蝉,她们的道基已有共鸣,她很确定,这个少年人是她的小师弟,因为她的道基是老师亲自筑的,这个小师弟的道基也是。

    山主下山,众修退向两旁,小蝉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小蝉,有情无情眼睛却不曾离开朝她们走来的少年郎,还有他背上的琴。

    琴和少年,在她们眼里便完美了。

    双方同时停下,只有石头还在不满的蹦跶,意思是:干嘛挡路!

    少年则看着小蝉,小蝉也看着少年,少年笑了,露出嘴角一个浅浅的酒窝,少年躬身行礼:“见过师姐。”

    小蝉一直在笑,弯成月牙儿般的眼中闪烁细碎星光,她很高兴,真的很高兴,不仅是因为自己多了一个师弟,还因为自己多了一个同门同道,她们虽还未相识,却已是知音。

    “师弟不必多礼,随我去拜见老师。”

    少年乖巧点头,又有些忐忑不安。

    有情无情一直跟着小蝉后面,上山时又跟着少年后面,她们眼里充满着对少年人的好奇。

    少年在小蝉的引领下到听雨台下拜见小剑魔,少年整理衣裳,本要大礼跪拜,却被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打断了,“不用拜我。”

    少年人脸一下子便白了。

    在少年眼睛越来越暗,心沉到底时,还是那个声音,淡漠无情:“我会带你去拜见本尊。”

    少年站在那里茫然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又该做何反应。

    小蝉轻轻拍拍少年,让他不要担心。

    夜幕降临,不死茶解了骷髅山禁空,一道黑光卷起少年返回了神魔战场。

    星空之下,一众少男少女仰望星空。

    黑衣少年叫大白,白衣少年叫白景,青衣少年叫有情……

    骷髅山,今夜无风,很静。

    石头们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