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371章 再并肩
    天谕书院原修行之人自然熟悉这到来的身影,他曾经和叶伏天形影不离,乃是最好的兄弟,虽然在外的名气不如叶伏天大,但天谕书院的老人都知道他的战斗力极强,不逊于叶伏天。

    而且,魔界魔将梅亭,便是为他而来,降临天谕书院。

    后来,在顾东流等人前往神州之时,他被带往魔界,如今,在神州独自离开修行的花解语回来了,在魔界修行的余生,他也回来了。

    这一切看似是巧合,但或许也并非是巧合,因如今原界震荡,诸世界的强者降临而至,无论是在神州修行的花解语还是魔界的余生,应该都陆续得到了消息,因此在这时候回来,也是正常的。

    如今,诸世界的目光,都汇聚于原界。

    “他在魔界,是何身份?”诸强者看向余生心中暗道,如此多的魔界强者护法,将余生环绕在中间,这是什么待遇?犹如霄木之前降临天谕书院时一样。

    莫非,他也被魔帝收为亲传弟子了?

    应该不多,之前余生还未前往魔界修行,魔界的魔将梅亭便亲自前来天谕书院找余生,并且将余生带去了魔界,这意味着,余生在前往魔界前就已经和魔界产生了渊源。

    他在魔界的地位,可能和他的身世有关,那么,余生究竟是何身份?

    如若余生身世超凡的话,叶伏天,又是什么身份?

    他们二人为何会相识,为何一起成长,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

    叶伏天也看向那边,眼眸中露出了一抹笑容,这家伙,也回来了。

    而且,他变得不一样了,曾经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魁梧的家伙,如今浑身缭绕着无边霸道的气概,和自己一样,如今余生已经是人皇顶尖人物,站在了修行界最顶层。

    他前往魔界,必然进步极大吧,看来他的选择是对的。

    只是,叶伏天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义父是谁?余生,他和魔界究竟有何关系。

    不过,这些在眼前都不那么重要,以后他自会知晓,此刻最重要的是,他最爱的人和最好的兄弟,都回来了,出现在他的身边。

    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

    “余生。”叶伏天笑着喊道。

    “余生!”神州的那些最顶尖的势力听到这名字想起了一个人,在他们调查叶伏天的成长轨迹时发现有一人也极为出众,比起叶伏天的妻子花解语,他显然更吸引人的目光,此人伴随着叶伏天的人生轨迹一路成长,始终在他身侧,而且,据说其战斗力超凡,不在叶伏天之下。

    后来在天谕书院一批人前往神州的时候他消息了,传闻中,他是被魔界的魔将梅亭所看重,因为有着超强的魔道天赋,被带往了魔界修行,他可能生来就注定是魔修。

    如今,他也回来了,而且感受到他的气息以及他所站的位置,诸人意识到,他在魔界,也取得了非凡的地位。

    莫非,也被魔帝收为亲传弟子了吗?

    若是如此,意味着他的魔道天赋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否则不可能被带往魔界便被魔帝所看重。

    不过,一些古神族的强者目光闪烁,似乎在联想另一种可能。

    这一切太蹊跷了,若说余生有如此超绝天赋,叶伏天也一样,两人都是世间最顶尖的妖孽级存在,这样的人物出现一人都是难得一遇,古神族都不一定有这种级别的风流人物,然而这样的两人出现在一起,并且一起成长,这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也回到了之前他们的猜测,关于叶伏天的身世,他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

    “越来越有趣了。”西池瑶看到眼前的一切美眸带着一缕笑容,先是花解语,再是余生率魔界强者降临,这里的局面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余生听到叶伏天的身影直接虚空踏步而行,他虽没有回应,却朝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走去,身后,魔界的顶尖人物安静的看着,没有跟随余生的脚步,他们在这,谁敢轻易动他魔界之人?

    这些神州的人,还没那胆子。

    余生直接从人群中穿过,进入到战场里面,来到了叶伏天和花解语的身前。

    他自然也早已经看到了花解语,见到两人重逢,他心中也是极为高兴。

    “不错,修为竟然还是赶上我了。”叶伏天在余生身上捶了一拳,脸上却露出一抹灿烂笑容,他自认为自己修行速度已经是极快了,而且,有诸多奇遇,得到数位大帝传承,每一次,都让他修为精进。

    但余生,竟然丝毫不逊色于他,同样踏入了七境人皇,也不知道是怎么修行的。

    花解语的修为虽强,但那本就是例外,并非是正常修行所得,而余生,应该是一步步修行上去的。

    余生也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再次相见,他内心当然也是极为高兴的,至于他的修为,前往魔界修行之后,他所得到的修行资源可能也不是叶伏天能够想象的,进步自然极快,他还以为叶伏天会落后。

    “我来晚了。”

    余生开口说了声,第一句话竟是有些自责,他来晚了。

    在这里,叶伏天竟然被神州之人围攻欺负了。

    从出生到现在,叶伏天便一直是他的逆鳞,在年少时期父亲面前,是叶伏天保护他,但少年时代在外,都是他护着叶伏天的,父亲说他生而为将,必将用一生守护眼前的青年,这早已经成为了他的信念,没有动摇过,而且叶伏天对他所做的一切,让他不想去动摇这信念,本就是生死相依的兄弟情,无论是谁,都会愿意不惜一切守护对方。

    “不晚,来的正是时候。”叶伏天笑着道:“多少年了,你我兄弟都不曾痛快战斗过一场,如今,有人仗着修为强大,便如此欺人,既然你来了,正好一起。”

    神州之人咄咄逼人,甚至对花解语也想出手,一直逼迫于他,这一战,不战也不行。

    “好!”余生点头,和以前一样,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有一个字!

    PS: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