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510章 强势诛杀
    恐怖的封印大道力量直接封禁了这片天,将浩瀚东华宫区域都笼罩在其中,叶伏天等人自然也都在这股封印力量里面。

    在叶伏天身旁,羲皇等人看了他一眼。

    虽然陈一的强大令人震撼,直接制住了宁华,甚至掌控着宁华性命,但眼前的局面对诸人却非常不利,且不说宁渊的强横,周围各大域主府的强者也都虎视眈眈。

    杀了宁华的话,怕是后果难料,想要全身而退的话并不容易。

    “放人!”宁渊冰冷呵斥道,眼瞳射向陈一,一股若有若无的封印大道气息朝着陈一而去,似随时可能出手将陈一封印。

    “你最好不要乱动。”陈一警告一声,怎么会不明白宁渊的想法。

    宁渊双眸死死的盯着他,随后又扫向叶伏天等人,冰冷道:“你们若敢动他,今日来的人,一个不留,他日紫微星域之人,出一人我杀一人。”

    宁渊的语气狂妄而自信,他也有这资本,他渡劫已有多年,纵然是羲皇这等强大存在也难和他抗衡,至于稷皇,当年身背望神阙而战,重伤遁走。

    不过,宁渊没有计算叶伏天的战斗力,也不知道如今的叶伏天处于什么层次。

    但无论在什么层次,当年还是八境人皇的他,能够强到哪一步?

    即便他踏入了九境,在宁渊面前,又能如何?

    陈一目光朝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犹豫,似在等他命令。

    叶伏天眼神却是格外的平静,漠然的看着宁渊。

    今日他本可以一人前来,杀宁华易如反掌。

    然而,当年宗蝉死于宁华之手,稷皇和李长生他们,又岂能不亲眼见证他的死。

    还有宁渊,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叶伏天自问当年并未招惹过他,甚至前往参加东华宴欲得他青睐,入域主府,但宁渊,却将他推向了地狱,让他走上了完全不一样的路。

    当年他和稷皇所感受过的绝望,宁渊当然也要感受下。

    “血债、血偿!”叶伏天看向宁渊,口中吐出几个字,他的声音使得虚空都为之寂静。

    血债、血偿!

    叶伏天,依旧要杀宁华。

    叶伏天身侧之人都感受到了他的那股决心,羲皇脚步往前走出,和稷皇两人站在叶伏天身前不同的方位,已经做好了迎战宁渊的准备。

    如若叶伏天决定杀,羲皇他也会全力配合,这些年在星空修道场修行收获不小,如今,也该有些立场了。

    看到这一幕宁渊眼神寒冷到极致,扫向羲皇,没想到他竟然和叶伏天走到一起,而且卷入这场风波之中。

    “你敢杀我?”宁华虽然被控制住,但竟然依旧没有丝毫低头的意思,那双冰冷的眼瞳扫向叶伏天。

    东华宫外,叶伏天要在这里,当着神州各域主府的面诛杀他?

    杀了他,叶伏天怎么逃?

    叶伏天看向宁华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悯,到现在,他依旧不认为自己敢杀他吗?

    “将他带过来。”叶伏天开口道。

    “好。”陈一点头,带着宁华的身体来到叶伏天身前。

    叶伏天和宁华相互凝视对方,只见宁华的眼神中依旧带着不屈之意:“我若死,今日你们到来之人,都要陪葬。”

    “东华域第一天骄?”叶伏天冷蔑的扫了宁华一眼,道:“可悲。”

    话音落下,他抬起手指,剑意在他指尖缭绕,吞吐出可怕毁灭气息。

    “你敢!”宁华看到这一幕脸色惊变。

    “叶伏天!”宁渊也大喝一声,封印大道力量更加恐怖,有神光朝着叶伏天而去,却见羲皇以及稷皇同时出手,挡在宁渊面前。

    “血债、血偿。”叶伏天手指朝着宁华眉心指去,直接落下,没有丝毫的犹豫,刹那间,手指上的剑意直接穿透了宁华的眉心,毁灭力量诛其神魂。

    宁华瞳孔睁大,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幕,眼神中有震惊、也有绝望。

    叶伏天,竟然真的下了杀手,将他诛杀于此。

    他怎么敢?

    叶伏天,他怎么敢杀他!

    他本为天之骄子,东华域域主府少府主,天赋无双,封印道体,东华域第一妖孽存在,将来势必会比他父亲更强,继承东华域域主之位,他的目标甚至更远,想要证道至上。

    但如今,命运于东华宫外,叶伏天强势杀上门来,将他诛杀,何等讽刺。

    周围空间也是一片死寂,许多修行之人都心脏跳动,真狠。

    叶伏天他是真下得了狠手,在东华宫外杀了东华域域主府宁渊之子。

    只是他这一杀,怎么逃?

    “疯了。”冰雪神殿的女剑神,东华域的各势力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撼到了,宁华就这么死了。

    踏足九境的宁华在东华域已经站在了顶峰,哪怕是女剑神都不敢说能胜过他,但今日一战,宁华先是惨败,随后被叶伏天直接诛杀,犹如梦幻一般,让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宁华!”

    “轰!”

    一股恐怖气息爆发,宁渊双瞳化作血色,充满了无与伦比的杀念,叶伏天当着他的面,诛杀宁华,他最器重的子嗣,他的继承人,将来势必要超越他的存在,在宁华身上,他看到了东华域的未来,那将会是一个崭新的时代。

    但如今,一切都结束了,被叶伏天所结束。

    曾经他所蔑视不屑一顾,弹指可灭,挥手便想要抹杀掉的修行之人,如今结束他儿宁华的性命。

    一时间,大道之力暴走,极其恐怖,这片天,无垠空间,都刮起了可怕的封印风暴,卷向这片区域。

    “轰隆隆!”

    恐怖的声响传出,稷皇也释放出最强力量,仿佛化望神阙化作一体,苍穹之上出现一面神阙,镇压一方天,挡在了叶伏天他们面前,不让宁渊有机会伤到叶伏天他们。

    羲皇也同样出手,苍穹之上出现一尊无边巨大的玄武神龟,欲将宁渊压制住,不让他暴走伤人。

    “凡杀紫微星域修行者、诛叶伏天之人,我宁渊必有重谢。”一道声音响彻虚空,带着冰寒彻骨之意,宁渊被两大强者拦截,见叶伏天坐骑金翅大鹏鸟在往后撤,自然不希望叶伏天逃走。

    今日宁华于此被杀,他怎能让叶伏天和紫微星域修行之人活着离开?

    他话音落下之后,以东华宫为中心,一股可怕的气息威压这片区域,使得这片区域弥漫着压抑气息,金翅大鹏鸟只感觉躯体变得沉重,有很多强者释放出了大道威压压迫他们。

    神州各域的修行之人本就想要留下叶伏天,诸域主府也都得知神体已经破碎的消息,但叶伏天身上还有许多秘密,包括不少大帝的传承,此行他前往西天佛界,必然也收获极为丰富。

    更何况,若能诛杀叶伏天,能够向东凰公主邀功吧?

    东凰大帝何等人物,不屑于对后辈出手,但叶伏天却是叶青帝的传人,若他们来杀,帝宫自然不会介意。

    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不少人都是对叶伏天抱有敌意的,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叶伏天从紫微星域中走出,焉能不将他留下。

    “轰!”一股恐怖的气息降临,使得叶伏天他们感受到了一股至强威压,是渡劫强者的气息,只见一处方向,有一位中年强者朝着他们走了一步。

    “叶伏天,你如此放肆,便留在这里吧。”一道声音传出,正是那位中年,他来自天焱域域主府,乃是域主府中的一位顶尖强者,渡过了第一重大道神劫,修为可怕。

    当年之战,叶伏天曾和天焱城结下仇怨,天炎城在天焱域地位超然,哪怕是域主府也一样要给面子,那里可号称是神州第一炼器势力。

    当初天焱城城主亲自出手,问叶伏天借神体一用,叶伏天不从,天焱城城主只手摧毁了天谕书院。

    若能够拿下叶伏天,也可以和天焱城拉近些关系。

    “叶伏天,虽然你我有旧,然而此番你的确过于放肆了。”周牧皇也开口说道,脚步朝前,叶伏天心中却是冷笑,周牧皇和他有旧?

    当年便想要控制他,从而控制神体,他拒绝入上清域域主府,因而得罪了周牧皇。

    如今,他这是在落井下石了。

    叶伏天冷蔑的扫了周牧皇一眼,这一眼,竟让周牧皇感觉有些忌惮。

    下一刻,叶伏天的身影直接消失了。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周牧皇的身体想要退,却见一道掌印直接拍下,周牧皇身躯之上大道流转,抬手抵挡。

    “轰……”纵然他反应速度已是极快,但似乎还是不够,恐怖的掌印直接摧毁他的大道防御轰得他躯体震荡,直接落在他脑袋前,使得他一头黑发狂乱的飞舞着,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盯着眼前的白发身影。

    只见此时的叶伏天通体璀璨,神光流转,霸道不可一世。

    他周牧皇,竟然不堪一击,这掌印若是轰杀而下,他脑袋都要直接炸裂,和宁华一样,直接被诛杀于此。

    “多管闲事,你也配!”叶伏天声音冷漠而霸道,使得周围空间出现了短暂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