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549章 八卦
    叶伏天走向前方,十三重楼的强者看向他,微笑颔首。

    手指伸出,叶伏天指向中间那杆银枪次神兵,顿时许多人的目光都望向他,敢挑战次神兵的人,都非寻常人物。

    “这人是谁?”人群之中,有人窃窃私语。

    “银衣银色面具,气度非凡,不知是哪位厉害人物。”

    “如何称呼?”只听十三重楼的强者问道。

    “银枪,长空。”叶伏天使用化名,自然没有人听说过他的名字。

    在前方那十三重楼上,第十三重,有一道身影飘然落下,降临旁边空地战场,叶伏天走向那边,来到了对方对面,周围一面面银色的光幕出现,直接封印了这片空地。

    战场很大,但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物却又很小,但十三重楼的切磋,是想要领教枪法,以攻对攻,所以,枪法上分胜负,不需要太大的位置。

    “十三重楼,银枪,温阳,请指教。”叶伏天对面的修行之人是一位中年,他手持银色长枪,身上透着一股一往无前的锋锐气息,仿佛他站在那,便是一杆枪。

    两人,都自称银枪,谁的枪更强?

    叶伏天伸出手,顿时手中有大道力量汇聚成银色长枪,他手持长枪,看向温阳,开口道:“请指教。”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叶伏天的身体仿佛变得极其锋锐,和银枪融为一体,枪如人、人如枪,他身上的银色衣衫吹动着,给人一种超凡之感。

    只一瞬,温阳似乎感知到遇到了厉害对手,神色变得格外的凝重。

    一轮轮可怕的波动自他手中的长枪弥漫而出,他朝前方而行,对着虚无空间刺出了一枪,使得虚空震荡了下,出现一股强大的震荡波。

    然而温阳并未直接攻击,而是再次刺出一枪,一枪接着一枪,连绵不绝,每一枪刺出,那震荡波更强几分,威力似在成倍增长,不断叠加变强。

    “十三重楼枪法。”诸人看到温阳出手便是绝学,不由得有些心惊,而且,温阳似乎极为谨慎,没有试探攻击,而且一枪接着一枪,不断升华枪法威力。

    十三重楼枪法,越往后,威力越可怕,据说当年创造这枪法之人,都只修成到第十二重,他的一生,只使用过一次第十三枪,一枪出,惊天地泣鬼神,他自己也在使用那终极一枪之后殒命,临死前的惊神一枪。

    叶伏天安静的站在那,感受着那不断冲击而来的强大震荡波,一重又一重,犹如毁灭的巨浪般,压迫着这片封禁的空间,使得空间窒息,大道崩灭,在这种封闭空间中,这种枪法,的确算是极强的枪法了。

    而且,枪法威力还在叠加变强。

    只可惜,温阳遇到的对手是他,修行攻伐之术,神通固然重要,但在绝对实力面前,根本毫无意义。

    叶伏天抬手,出枪。

    人枪合一,仿佛化作一体,如光、如闪电,一闪而逝。

    “砰、砰、砰……”有沉闷的声响传出,那些震荡波直接被那道光从中间正面震散,一瞬间,一柄银色长枪直指温阳的眉心。

    仅一枪!

    绝对的感悟和绝对的力量面前,神通之术,没有任何意义,大道相通,万法相通,叶伏天简单的一枪,却是大道至简,人枪合一,大道合一,即便没有动用蕴藏的力量,也不是温阳能够抗衡的,两人差距太大。

    叶伏天身后,震荡波炸裂形成的波动还在继续,甚至冲击周围的封印,使得封印震动,片刻之后才消散,封印光幕也随之消失。

    温阳的目光凝固在那,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银色面具。

    一枪!

    他身为十三重楼的顶尖人皇存在,竟然在枪法上没有承受住一枪,这一枪中,他感受到了绝对的差距,他和对方在修行上的感悟,不在一个层次。

    十三重楼上许多修行之人起身看向下方,瞳孔收缩,目光中都有震惊之意,来挑战之人败多胜少,能够在枪法上战胜重楼枪法的人本就极少,更何况是一击秒杀。

    这简单的一枪中,却仿佛是返璞归真,大道至简。

    “好惊艳的一枪。”有一位老者赞道。

    “承让了。”叶伏天手中的银枪化道消散。

    “阁下枪法,温阳佩服。”温阳收起长枪对着叶伏天微微行礼,天焱城的盛会,果然能够遇到各方风流人物,眼前之人没有听说过其名,却如此惊艳。

    第一次,温阳竟然感觉自己的十三重楼枪法花里胡哨,华而不实。

    十三重楼枪法当然不弱,只不过,遇到了更强的人而已。

    “长空先生可愿上楼一叙?”温阳客气邀请道,并没有因为被一枪击败便恼羞成怒,他们十三重楼以次神兵为代价,领教各方强者的枪法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看到那些顶级的枪法,从而完善自己的枪法,去学习感悟,所以他们是更愿意看到厉害枪法的,只不过,叶伏天枪法的厉害,已经超过了他的认知,他的感悟境界还不够。

    “不必了,我习惯了独来独往,时间到时,我会来取银枪。”叶伏天开口说道,仿佛那次神兵,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这份狂妄态度,让周围诸人都能够感受到他的自信。

    “请教下,长空先生在何处修行?”十三重楼之上一位老者看向叶伏天开口问道,有些好奇。

    “枪法是自己领悟。”叶伏天回应道。

    “自己领悟!”那老者低声道:“老朽佩服,先生枪法,生平罕见,我听闻大帝亲传弟子枪皇之枪,也是绝世枪法,不过至今未见过,只可惜神将独悠如今已经渡过大道神劫,老朽怕是没有机会看到他的枪了。”

    “枪皇独悠。”叶伏天喃喃低语:“很强吗?”

    老者一愣,随后笑着道:“东凰大帝亲传,当然很强,枪法一道,神州也未必有人能够匹敌,据说枪皇独悠枪出,天下无枪。”

    “好。”叶伏天点头:“有机会倒想要见识下,告辞。”

    说罢,他便直接转身离开。

    孤傲,且冷漠。

    看到他离去的背影,许多人都感觉有些惊艳,这人不仅仅枪法卓绝,竟还如此孤傲,有机会要见识枪皇独悠的枪?

    纵然他很强,刚才那一击已经能够看出,但枪皇独悠是何人?

    东凰大帝亲传弟子,恐怕,根本不会认真去看待他。

    “此人,有几成把握能夺次神兵?”有人对着十三重楼上的老者问道。

    “虽然来的妖孽人物很多,不乏顶尖人物,但刚才那一枪,确实惊艳,我认为,他有五成把握能带走次神兵。”老者道:“银枪长空,这名字,要记下,这次盛会,会有不少人扬名,他会是其中之一。”

    叶伏天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若要说名气,如今的神州大地,比‘叶伏天’三个字更响亮的名字有几人?

    他之所以要取枪,一是因为那是次神兵,可以不用付出代价拿到,何乐不为;其次,他能够更好的掩盖自己,他是银枪长空,一位纯粹且狂妄的枪皇。

    当然,这一枪虽说在十三重楼引起了一些波澜,但放在如今的天焱城根本不算什么,现在的天焱城内,不知有多少风流人物到来。

    叶伏天离开十三重楼之后,来到了天焱城一家酒楼喝酒,在酒楼中,往往能够听到各种八卦消息。

    他来到酒楼的一角坐下,靠着窗,能够看到外面人来人往,和街道上一样,旁边的人都在议论着这次天焱城盛会,仿佛这是如今天焱城唯一的话题了。

    “我听说这次东凰公主会亲自前来。”酒楼中有人议论道,这家酒楼规模不大,那些大酒楼都已经人满为患,因而这里的修行之人修为也不那么强,消息多半更‘八卦’一些。

    “一百年前,是一位神将前来观礼,这次公主要亲自来吗?”

    “恩,东凰公主早已成年,修为也有成,一直忙于修行的她如今也该选择修行道侣了,据说,天焱城有很大机会。”

    “为何是天焱城?”

    “你们想,东凰大帝虽统治神州,但诸多古神族却并非直属,而且,缺少顶尖的炼器势力,如若能够将天焱城收入囊中,无疑能够让帝宫更强,因而,有极大可能选择天焱城。”

    “天焱城王冕吗?”有人问道。

    “王冕?”那说话之人露出一抹讽刺之意,道:“一看你便消息落伍了,王冕当初下界前往原界之地,有了败绩,东凰公主何等人物,岂会再考虑他。”

    “败给叶伏天之战?”

    “对,当初古神族数位顶尖人物联手,败于叶伏天和他妻子手里,王冕也参加了那一战。”之前说话之人继续侃侃而谈:“许多人都以为王冕可能是未来天焱城的城主,但实际上,王冕一直是二号人物,他的指责是修行,真正的天焱城继承人,极为低调,甚至外界之人都不怎么清楚他的强大,据我得到的消息,他已经渡过了大道神劫,并且,能够炼制出次神兵了,这次炼器大赛,天焱城邀请神州诸势力前来,实则是为他造势,让他名震天下,夺炼器大赛第一。”

    “天焱城城主府王氏向来高调,竟然暗中培养出了如此人物?”有人好奇道。

    “这才是天焱城的聪明之处,古神族,谁不留底牌?王冕,只是让外界看到的,那位隐藏之人,才是天焱城真正的核心,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的目标,可能是东凰公主。”那人神神秘秘的道。

    叶伏天安静的听着,端起酒杯饮酒,心中实则是有些嗤之以鼻的。

    东凰公主需要联姻?

    对他这种级别的人物而言听到这些话,就像是听笑话一样,大帝之下,皆蝼蚁,除非天焱大帝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