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2550章 次神兵之争
    叶伏天安静的在天焱城中待了几日,这几日来,打探到了不少消息,各方势力强者,也都陆续抵达天焱城,使得这座古老的炼器城池越发繁华。

    转眼间,距离炼器大赛召开便只剩下三天了。

    这一天,也是十三重楼约定之日。

    叶伏天来到了十三重楼,取次神兵。

    此时,在十三重楼前,汇聚了非常多的强者,在这越发繁华热闹的天焱城中,各方势力都陆续抵达,十三重楼拿出次神兵来作为彩头,如何能不吸引人,即便是许多顶尖势力,都来到了这边。

    哪怕是对于顶尖势力而言,次神兵也是颇为珍贵的神兵法器,每一件都非常珍贵,可惜大多数势力并不擅长枪法,不然便会亲自下场争夺。

    前面的十三重楼上,每一重楼都有不少强者站在那,在最高处的第十三重楼,除了本身的强者之外,天焱城城主府王氏,也有强者亲自到了。

    城主府到来的王氏为首强者是一位中年人,站在那便给人一股锋锐之感,这人名为王腾,乃是王氏一位长者,辈分颇高,渡过了大道神劫,在他身旁的银衣之人,赫然正是十三重楼的楼主,温东来。

    这次之所以城主府王腾会亲自前来,是因这次在十三重楼,听闻出现了数位厉害人物,枪法都非常惊人,有可能是一场极为精彩的争斗。

    “银枪长空到了。”温东来指向下方到达人群之中的叶伏天对着王腾介绍一声,王腾微微点头,银枪长空是十三重楼所说的厉害人物之一。

    一枪击败温阳,当时,十三重楼不少人认为他有五成可能能够拿下次神兵。

    不过现在,这种可能降为了两成。

    因为在银枪长空之后,又出现了几个极为厉害的人物,其中,一位是古神族的强者,也来凑热闹。

    叶伏天似乎察觉到了有人注意自己,抬起头朝着第十三重楼上面看了一眼,便见到温东来对着他这边微微点头,似乎在打招呼,王腾也看着他。

    显然这些人都记住了他。

    叶伏天没有在意,也没有回应,银色面具之下的眼眸平静如水,他低头看向前方空地战场,战斗已经开始了,不过现在还是其它十二件神兵的争夺。

    次神兵,自然是压轴的。

    与此同时,他在听周围之人的议论,似乎在他之后,还有厉害人物前来夺次神兵,之前他倒是没怎么关注,毕竟这对于他而言,本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他要拿次神兵,人皇境界谁能挡得了?

    一件次神兵,顺手便取走了,哪里需要关注这边的消息。

    “好骄傲的家伙。”十三重楼上,王腾看到叶伏天的神色低声说道,温东来是渡劫强者,十三重楼的主人,主动对叶伏天打招呼,竟然被无视了,可见叶伏天此人的倨傲。

    “非凡之人,自然有非凡个性。”温东来倒是没怎么在意,笑着说了声,这时他抬头看向远处方向,道:“来了。”

    不少人抬头朝着那边望去,只见一行强者朝着这边而来,这一行人,气质尽皆非凡。

    元始域古神族,元始宫修行之人,传承自元始大帝。

    这次,元始宫的一位非凡强者,裴尧,也要争夺次神兵。

    裴尧修为九境,人皇巅峰,战斗超凡,他在之前的战斗中,同样一枪击败了十三重楼之人。

    十三重楼搂住温东来亲自拱手相迎,道:“诸位道友请上来。”

    元始宫的强者也不客气,都落在了第十三重楼上。

    “还没有开始吗?”元始宫强者问道。

    “快了,等到其他神兵争夺结束之后,便是次神兵的争夺。”温东来温文尔雅,含笑开口道:“裴尧枪如神罚,此次相争,有很大的可能将这次神兵取走了。”

    “我元始宫身为古神族,本不该出手相争,但既然是为天焱盛会助兴,我们便也凑凑热闹,裴尧恰好擅长枪法,这次神兵,便取走了,勿怪。”元始宫一位老者开口道。

    听他的语气,仿佛取走次神兵,不过是顺手之事,举手之劳而已,轻而易举。

    事实上,古神族的妖孽强者来争夺次神兵,的确是没有太大悬念,一般情况,不会遇到比他们更强的对手,有这份自信也很正常。

    而且,裴尧的神罚之强,却是毁灭力惊人。

    “本就是助兴之物,领教各方强者的枪法,怎么会怪?言重了。”温东来笑着说道,元始宫信心满满,但他看来,裴尧想要拿走次神兵,却也不是那么简单,他还是有两位对手的。

    就在他们说话之时,远处上空之地又有一股强大气息降临,随后有几道身影虚空迈步而行,来到了这边,中间那人身穿一袭黑袍,给人一股非常危险的感觉。

    他们一出现,温东来等人的目光便都盯着他们。

    这些人身份来历神秘,那一枪也没有具体看清出来,温东来甚至有些怀疑,这些人,有可能不是神州的修行之人,而可能是来自黑暗神庭的强者。

    但是,他们却也没有证据证明,对方按照规矩来夺次神兵,他们也没法说什么,毕竟全城的人都看着。

    夺次神兵的黑衣人名为聂久,他使用的一杆黑色长枪,毁灭力惊人,在温东来看来,威力不逊裴尧的神罚之枪,因而这两人,也是最有可能带走次神兵的人,相比他们二人,有可能银枪长空要差一些火候。

    毕竟这两人,一位来自古神族,另一位,则有很大可能来自黑暗世界。

    争夺次神兵虽然还有其它数人,但温东来明白,基本就是这三人争了,其他人虽然也都非常厉害,但还是有差距,裴尧和聂久各占四成可能,银枪长空,有两成的希望。

    他们到来之后,便安静的站在那,一言不发,只是安静的等着,目光看向前方的战场,他们不急。

    裴尧似乎感知到了一缕威胁之意,目光隔空望向聂久,两人目光相碰撞,便有一股无形的气流波动在虚空中交汇。

    两人,都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

    唯独叶伏天,身上气息收敛,低调得像是没有存在感。

    终于,时间一点点过去,十三杆长枪,被取走了十二,只剩下中间那杆长枪依旧竖在那。

    温东来往前走了一步,挥了挥手,顿时有人上前将次神兵搬到一旁,他目光望向诸修行之人道:“话不多说,诸位到了,便请吧,这长枪归谁,便看诸位自己的了。”

    他话音落下,陆续有人朝前走去,裴尧以及聂久也踏上了那块巨大空地,叶伏天也动了,走向前方。

    “十二人!”

    前来争夺次神兵的人,只有十二人战胜了十三重楼的顶尖强者,在枪法上,战场了十三重楼枪法。

    “不得伤人性命,最后枪法取胜者,得次神兵。”温东来直接宣布道,随后周围法阵爆发出一片光幕,将中间那块巨大的空地所笼罩。

    十二位强者,都在里面。

    叶伏天手中出现了一柄银色长枪,大道之力汇聚而生,随后他闭上了眼睛,银色面具之下,眼睛就那么闭上了,站在那一动不动,仿佛根本不想参与混战。

    此外,裴尧也独自站在一处方位,极为冷傲。

    聂久手中出现一杆黑色长枪,吞吐着可怕的毁灭气息。

    “你们自行决出胜负吧。”这时,裴尧口中吐出一道声音,仿佛也懒得参与。

    其余强者中也不乏顶尖人物,他们身上大道气息弥漫,渗透入手中长枪,随后纷纷动了。

    一瞬间,枪影纵横,快若闪电。

    许多人一出枪,便是可怕的杀招。

    叶伏天闭着眼睛安静的站在那,一道银色的光朝着他射来,快到极致,就像是一道光。

    “砰!”

    一道响声传出,对方的枪被挡住了,叶伏天手中的银枪不知何时举起,直接和他的枪碰在一起,随后,那攻击之人的长枪寸寸断裂,咽喉生出一股凉意,枪尖正落在那。

    “不错。”王腾看到叶伏天出枪赞了一声,好快的速度,好刚猛的枪法。

    一枪,足以毙命。

    叶伏天收枪,他的对手躬身退下,额头有汗水滴落而下。

    “好厉害。”外面的人也都看到了这惊艳的一枪,其他地方,也同样很快分出了胜负,在如此狭窄的空间内交锋,胜负只是一念间的事情,一位厉害人物胜出之后,诸人看到聂久的枪,如同一道黑影般,一枪刺穿了对方的手臂,随后甩了出去。

    战场之中,只一瞬,便只剩下了三人,也正是诸人战斗之前所预料的,这三人,应该是最强的三人。

    “你们二人,分出胜负吧。”元始宫裴尧眼睛看向叶伏天和聂久道。

    聂久扫了他一眼,冷蔑一笑,随后低头看向叶伏天,道:“你自己退出。”

    他想要看看,元始宫的神罚之枪,威力如何。

    叶伏天抬头,朝着上空的两人看了一眼,他举起了手中的银枪,随后身体动了。

    一瞬,化作了银色的影子!

    聂久忽然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他的黑色长枪也动了,刹那间,虚空中出现了无数道毁灭枪影,每一道枪影都蕴藏着惊人的毁灭气息,埋葬虚空,笔直的刺向叶伏天,这一刻似也顾不得收手了,有可能会诛杀对手。

    然而他却并没有做到,银色的光一闪而逝,随后他手中的黑色长枪炸裂粉碎,那银光直接刺入了他的手臂,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依旧使得手臂上有鲜血渗透而出。

    聂久愣在了那,随后便见叶伏天长枪抖动,将他拍了出去,转过身,看向最后一人,元始宫的裴尧。

    裴尧也有些错愕的看着叶伏天,显然对于刚才的一枪还没有反应过来,不仅仅是他,温东来以及王腾等人都没有回归神,叶伏天的银枪便再次动了。

    那惊艳的一枪携一抹银光,朝着裴尧而去,就像是一道银色的闪电。

    “轰隆……”

    一股惊人的气息降临,仿佛要使得封印都破碎,一尊虚影出现,宛若神兵一般,神罚一枪,携灭世般的神威杀向那银色光芒。

    流光一闪而逝,毁灭的神罚之光被洞穿,银枪落在了裴尧的咽喉,依旧没有丝毫的悬念,裴尧的枪,已经被摧毁了。

    战斗,在顷刻间结束。

    这一幕,观战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外面的强者都愣在了那里,战斗便已经结束了。

    那一张张面孔上,露出错愕、震撼之意,死死的盯着战场之中。

    温东来以及王腾,还有元始宫的强者,他们也都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发生了什么。

    叶伏天却没有理会诸人的神情,银枪收起,他走到旁边的那件次神兵前,随后伸出手将之握住,抬头看向温东来所在的方向,道:“可以拿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