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吃货唐朝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李世民的决定
    松赞ganbu急着返回吐蕃,他正在担心因为李佑出事儿而影响自己行程的时候,鸿卢寺卿唐斐带着两位客人来了,一位是裴迪兰,另外一位是吐谷浑殿前将军。

    在李道宗的陪同下,松赞ganbu马上跟来人进行了会谈。

    重点监视李佑动向的百骑司的密探,看到裴迪兰等人出了西北王府,一路跟踪到了李道宗的庄园,随后把这件事情,向马宣良做了汇报。

    两仪殿,书房。

    “儿臣参见父皇。呜呜。”李泰见到李世民,一肚子委屈顿时涌上了心头,直接就哭了起来。

    李世民心情烦躁,被李泰这么一哭,弄得更加不痛快了,他皱着眉头说道:“哭什么,把眼泪擦掉。”

    李泰收起了哭声,身子还是忍不住抽动了几下,情绪依然十分激动。

    李世民问道:“青雀,你急着见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吗?”

    李泰抹了一把眼泪,委屈地说道:“父皇,儿臣是特地向您来辞行的,请您恩准儿臣返回封地去吧。”

    李世民知道李泰是在说气话,此刻他心情烦躁,实在是没有心思来哄李泰,他皱着眉头没有吭气儿。

    李泰感觉到了李世民的冷淡,他了解李世民,知道继续诉苦会引起他的反感,谈话可能会达不到自己所要的效果。他沉下心来,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思考如何能够将谈话顺利的进行下去。

    忽然,李泰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李泰换上了一种语气说道:“父皇,您别生气了。儿臣知道您是因为爱护儿臣,这才遇到了难处。修建永安宫耗资巨大,引起大臣们的反对也情有可原。

    关于筹集修建永安宫资金的事情,儿臣有个想法,还请父皇恩准。”

    李世民的提议在早朝上遭到反对以后,他也考虑过众人反对的原因,认为修建永安宫耗资巨大是其中主要的原因之一。听李泰说起这个,他有了一些兴趣,他问道:“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李泰说道:“父皇,您对儿臣最宠爱了,因此儿臣才会遭到别人的嫉恨,儿臣感激父皇对儿臣的宠爱,愿意为父皇分忧。

    为了给父皇修建永安宫筹集资金,儿臣打算卖掉芙蓉园和洛阳城的产业,儿臣估算了一下,至少可以筹集数百万贯资金,儿臣愿意将这些钱都捐献出来,为父皇尽儿臣的孝心。”

    李泰在遭到贬斥之后,李世民并没有收回他的芙蓉园和洛阳城的产业,他的财富在皇子们中间,除了李承乾和李佑以外,仍然排在最前面,这些产业也是众人嫉恨他的原因之一。

    李泰在长安这段时间里,遭到了人们的冷遇,他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自己有再多的钱,再多的产业都没用,将来李世民万一去世,自己的这些财富也全都保不住。

    李泰下定决心要在政治上翻身,重新在朝堂上立足,他在政治上没有什么建树,资源上也没有什么本钱,目前唯一能够利用的就是来自李世民的宠信。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李泰抛出了捐献芙蓉园和洛阳城的产业的办法来讨好李世民。

    李泰的算盘打得很精,一方面他真的做好了捐献这些产业的打算,只要能够得到李世民的欢心,一切都是值得的。再说了,他提出的办法也只是一种表态,这个办法实际上是行不通的。

    芙蓉园和李泰在洛阳城的产业,主要部分都是皇家的产业,它们跟魏王府、西北王府等一样,当主人的身份变动以后,还是要重新交还给皇室的。这些产业目前虽然是在李泰的名下,他也是没有擅自处置的权力的。

    朝廷的园林和住宅建筑是有严格等级规定的,李泰就是想变卖这些皇家产业,也没有人敢买,李泰的说法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更何况,李泰认为李世民是个爱面子的人,让儿子变卖个人产业来为自己建造宫殿,身为一国之君,他丢不起这个面子,因此一定不会同意的。

    不过,这些产业目前是在李泰的名下,李泰做出了这样的姿态,就表明了他对李世民的一片孝心,也给了李世民对付大臣们质疑的借口。

    果然,李世民看到李泰的诚意,龙心大悦。他从李泰的提议中感到了李泰的一片诚心,也为自己打响对大臣们的反击战,提供了一件很好的武器。

    李世民望着李泰,还是觉得他最贴心。

    李世民慈爱地说道:“青雀,你的一片孝心,我知道了。在这件事情上,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出气的。”

    李泰看到李世民态度的转变,心中暗喜,他抓住机会继续做出高姿态,来向李世民拱火。

    他说道:“父皇,儿臣的确是想留在父皇您的身边,来为父皇尽孝。可是,儿臣知道这件事情难度太大,很多人不愿意看到儿臣留在长安。儿臣是识大体的人,不能让父皇您为难,儿臣绝不会让父皇为了儿臣而得罪那些人和大臣们。

    因此,刚才儿臣所说的要离开长安,真是儿臣发自肺腑的话。还请父皇恩准。”

    李世民因为今天早朝的事情,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经过了岑文本的拱火,再加上李泰的话,令李世民面子上真是下不来了。他刚刚平静下来一些的心态,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想起早朝的事情,越想越气愤,怒道:“朕不过是想留下自己的儿子在身边尽孝,碍着别人什么事儿了?朕就不信了,看他们谁敢把你赶走。”

    李泰劝道:“父皇,您就别生气了,您千万不要为难,无论儿臣是否能够留在长安,儿臣也不会埋怨父皇您的。”

    这话仍然是在火上浇油,令李世民的肝火越来越旺。

    李世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李泰留在长安。他怒道:“青雀,你就留在长安,朕看谁敢把你赶走。”

    李泰要的就是李世民的这句话,他心中大喜。看到刺激拱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见好就收,说道:“父皇,您就别再想那些烦心事儿了,眼看着上元节就要到了,儿臣作了一首诗,还请父皇您这位诗词大家斧正。”

    李世民的怒气未平,一时没有心思来欣赏诗作,并没有去接李泰递过来的诗稿。

    李泰换了一副嘴脸,他满面春风地劝说李世民,终于令李世民心情好了一些。

    随后,父子二人谈诗论画,李世民还留下李泰共进了晚膳。

    马宣良经过了一天的调查,基本上了解了早朝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他看到李泰一直跟李世民在一起,就没有过去禀报。

    终于,李泰离开了帝寝,马宣良就朝着李世民的寝殿走去。

    冬季的长安,天黑得很早。

    就在这时,马宣良看到一串灯笼晃动,有人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