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626章 山东四镇合并案
    “龟山之战,咱们终究是败了!四万五千精兵,让东虏的八万人打了不到一日就垮了,损失了一万五六千,甲械辎重损失殆尽,而杀敌之数不过区区数千,教训深刻啊!”

    卧虎山的山谷内,一栋碉楼大宅之内,驻跸于此的朱皇帝在一张书桌上敲了敲,痛心疾首地说着瞎话。

    而听他说话的,除了史可法、高鸿图、左懋第、黄得功、阎应元、王周、郝摇旗、李成栋等人,还有从青州赶来的朱以海,从登州赶来的苏观生和沈廷扬,还有从辽东金州赶来的高杰。

    大明在山东和徐海地面上的头面人物,差不多全都到齐了,都准备在卧虎山过年,和洪兴皇帝朱慈烺一块儿迎接洪兴元年的到来。

    不过朱皇帝这会儿可没有过年的心思,他很生气,很痛心,很失望!

    龟山一役打得太烂了,四万五千明军打不过八万清军也就罢了,可为什么连一天时间都坚持不了?

    不到一天时间就损失了斤一万六千人,杀敌也不知道有没有五千(实数是5500),而且稍后还把曲阜城给丢了。

    这是大败啊!

    山东诸军真是太让洪兴皇帝失望了......

    朱慈烺一脸失望,而下面的诸镇将帅则是痛心疾首加悔恨不已的表情。

    呵呵,他们现在没了一万六千人,手头的兵力林林总总加一起不过四万多人,而且至少有一半是赤手空拳的。

    靠这点兵力打不了多尔衮,也没有能力对抗手握三四万重兵的朱皇帝了。

    所以只能低眉顺眼,谁要敢怼朱慈烺,那么送衍圣公孔胤植下去教化蛮夷鬼魂的上等鹤顶红,朱皇帝这里还有不少呢!

    不过朱慈烺也不是真的在发怒,别看他嘴上一个劲儿数落山东诸军,但实际上对这几支军队的表现极为满意。

    史可法被多尔衮打败太正常了,两个人打仗的手艺差太多了,而且多尔衮的兵还多三万......当年皇太极领着六万人就把洪承畴的十三万人打得所剩无几。现在史可法用四万五千人扛过多尔衮的八万人后,还能剩下三万。

    这说明什么?说明剩下的三万人是“优质资产”啊!他们是打过硬仗,而且还能从一场大败中抽身撤退的兵士,毫无疑问是精锐。

    所以朱慈烺准备好好压一下价,把这些优质资产给收购了......统统变成中央军!

    “皇上!”朱慈烺的话刚说完,郝摇旗就马上起身接过话茬了,“臣以为,龟山之败主要因为山东、淮北诸军的军制混乱,号令不一,训练不足......如果不大加整顿,并重新编整,将来一定会重蹈覆辙。”

    朱慈烺点点头:“摇旗言之有理,山东、淮北诸军的确应该整顿重编。”

    这是要吞并咱们的军队啊!

    史可法、高鸿图、左懋第、朱以海、黄得功、李成栋等人都是心脏一抽搐。

    而朱慈烺则用一种相当期待的眼神看着史可法。

    “陛下,臣也认为应该重整诸军。”

    史可法知道自己不能硬扛,他虽然是“六镇之首”,但现在却是六镇中最虚弱的。

    因为他的老巢曲阜和钱袋子孔府都没了,曲阜练军十二月的军饷都还没发下去呢!

    所以他根本没办法对抗朱慈烺的吞并......早点服软,还能多少拿一点“股份”,再谋个可以继续打败仗的差事。

    “陛下,臣也觉得应该重整诸军,统一号令。”

    接着表态服软的是鲁王朱以海。身为藩王,他哪儿敢在兵权上和朱慈烺相争?

    再说了,朱慈烺待他可不薄。

    朱慈烺点点头,非常满意。

    六镇当中的两镇已经到手了!徐海的高杰则是可收可不收。现在就剩下黄得功、高鸿图和左懋第了。

    “皇爷,”李成栋眉头皱着,“臣手底下的兄弟都分了泰安州和肥城的土地,他们是授田当兵的......”

    “田照拿,”朱慈烺道,“都算功勋田,朕再发一份军饷,待遇和克难新军的其他将士一样。”他顿了顿,“北镇诸军抗虏数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朕会在山东给他们分功勋田。”

    真的是吞并......彻底吞并!

    军阀们心如刀绞,偏偏还得陪着笑脸儿。

    “好吧,”李成栋叹了口气,“臣就没什么说的了......”

    朱慈烺将目光转向高鸿图,高鸿图道:“陛下,老臣的山东团练靠得是山东士绅帮衬,所用之兵也非兵募,臣一个人不好做主。”

    左懋第也道:“陛下,臣的团练也是靠一省士绅支持才起来的。”

    一样挂着团练的名儿,性质却并不一样。史可法的曲阜团练实际上是兵募,是用孔府的银子支撑起来的雇佣兵,自然是谁给银子跟谁走了。朱以海的军队也差不多,是用鲁王府的银子和青州府的税赋在支撑。

    李成栋没有钱,却拿到了泰安州和肥城这两块挺肥的地盘,就给手下分了土地,让他们当了封建兵。

    而高鸿图、左懋第这边就复杂了。他们是大团练头子哄着小团练头子,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实力并不多。

    朱慈烺一笑:“高卿、左卿,你们二位如果不能做主,就把能做主的找来,朕亲自和他们谈。

    除了谈收编团练的事情,朕还想和他们谈一谈山东清田的事儿。”

    在万历年间留下来的账册上,山东一省有近6175万亩土地,额定的田赋则是大约285万石面粉。

    6175万亩土地,交285万石面粉,还是少了一点啊!平均一下,一亩才四升六多一点,半斗都没有。

    朱慈烺打算将田赋提到一亩八升面(山东不比江南、湖广、四川、广东,亩产比较低,八升面的税赋也不低了),看着比多尔衮在北地征收的一亩四升多一倍,不过朱慈烺会执行摊丁入亩和徭役入亩,也没有户调(布),而且税收的成本会从八升面中扣除。

    也就是说,山东这边,一亩田赋就是八升面了!

    左懋第吞吞吐吐,“皇上,山东这些年兵荒马乱的,而且土地田册遗失很多......”

    他是忠臣,左家也有许多忠烈,但是他们家同时也是山东省有数的大地主!

    “兵荒马乱的府,自然不收取田赋,”朱慈烺道,“而青州、登州、莱州三府,从洪兴元年起免赋五年。

    而且山东的官田和军田流失之事,朕也不再追究......重新登记,谁占田,谁拿契,谁负责缴纳赋税!除勋田外、王田外,官绅一体纳粮,该不豁免。

    另外,山东的商税、盐税也要从洪兴元年开始严格征收了!”

    山东地处前线,不少地盘还被清军控制,所以“赔钱”是肯定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朱慈烺可以不控制山东的亏损......大明王朝的崩溃是从财政开始的,而朱慈烺的拯救行动也是从财务重组和整理开始的。

    所以他非常在意地盘的“盈亏”......亏太多的地盘,他宁愿不直接控制,甚至暂时不去占据。

    不是因为不讲政治,而是真的亏不起......他现在是用东南、湖广、闽粤的盈利去填补别处的亏空,而且他也没有印钞机,也很难举债融资。

    一旦出现亏空,就只能用拖欠军饷官俸的办法填补了......所以朱慈烺是不敢盲目扩张的,而且每一次扩张,都得考虑消化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