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司体验官 > 第三百四十章 突破
    张悬耸耸肩,说道:“但我从来也没有说过我的帮助是免费的啊,我又不是大善人大天使,免费这种事情不存在的,嘿嘿……心慈姐,虽然论立场你只是个外人,但我记得你在事务所里也有不少的投入吧?”

    沐心慈看着张悬那嘻嘻笑的样子,其实也知道这小子只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她一个已经结过婚的女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张悬现在在打着什么主意呢。但是,听张悬说出把自己当成外人的话,她还是莫名感到有些失落。

    “行,随你吧。”沐心慈瞥了张悬一眼,低低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抽回了手,转身要离开办公室。

    “心慈姐,我和你开玩笑的,别当真。”下一刻沐心慈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拥抱轻轻包裹住了自己,她微微低下头没有作声。

    “要不这么找个借口的话,下次也不知道该拿什么理由去找你了,你知道,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说话,嘴笨。”张悬十分厚脸皮的说。

    “少贫嘴,行了,我知道了。”

    等沐心慈离开了办公室以后张悬也跟着离开,到外面和人闲聊一会儿之后就离开事务所回到了家里。张悬回来的时候冰雨依旧是陷入熟睡之中没有醒过来。按照沐心慈的说法,冰雨已经是接近10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一直是在她办公室里的那张沙发上凑合睡两个小时就起身继续工作这样。

    张悬进去替她盖好了被子就关上门走到了厨房里,准备给她做点儿好吃的,好好补补身体。前段时间好不容易让她胖了两斤,这丫头倒好,这才多长时间,直接就成倍的瘦了回来了。张悬在厨房忙活了一个下午,也是精心准备了很多的菜肴。

    而到了傍晚的时候,或许是被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给弄醒了,张悬转身准备去冰箱里拿食材的时候,就看到穿着一身睡衣的冰雨迷迷糊糊的站在面前。

    “哟,醒了?”张悬看看她那惺忪的睡颜,也是不禁一笑,伸出手轻轻掐了一下她软软糯糯的面颊。

    “唔……你干嘛呢?”冰雨躲开他冰凉的手,揉揉眼睛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厨房里好几个大锅都在冒着香喷喷的热气,顿时精神抖擞了不少。

    “你这是做了多少菜啊?”冰雨有些哑然的看着那丰盛的菜肴说道。

    “全是给你补身子的,多吃点,你现在瘦的几乎就皮包骨头了知道吗?”

    “……唉,真是搞不懂咱俩谁是病患了。”冰雨看着张悬脸上的笑容,心里也是不禁一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张悬的面颊。

    “小事儿,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不用担心我。回去再睡吧。”

    “都睡了一天了,哪里还睡得着,我帮你吧。”

    张悬看着冰雨麻利的撸起了袖子,洗了洗手就站到了自己的身边开始整理蔬菜,也没有出声拦她。等所有的菜做好了以后,两个人围着饭桌安静的吃着,时不时聊聊家常,关于事务所的事情张悬是刻意的避开,压根儿就没有和冰雨提过。

    张悬撸起袖子,夹起了一个大鸡腿放在了冰雨的碗里——她的饭碗里放着好多菜,几乎都是堆了起来,冰雨一脸无奈的盯着张悬。

    “这么多东西我怎么可能吃得完啊?”

    “吃不完也得吃,心慈姐可是都告诉我了,你这两天不仅没有好好睡觉,饭你都没按时吃对吧。”

    冰雨一怔,旋即复杂的看了一眼张悬,低声说道:“张悬……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去事务所找心慈姐了,是吗?”张悬呃了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说漏嘴了。

    “嗯……这个,呵呵,冰雨,咱们先不说这个,先吃饭好不好?”

    冰雨默默摇了摇头,说道:“我大概能猜到心慈姐都和你说了什么……但是张悬,我好歹也是事务所的负责人,也希望你可以理解我。”

    “放心吧冰雨,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做的事情也都是出于担心你啊。”

    “心慈姐怎么跟你说的?”冰雨摇咬了咬嘴唇,盯着张悬问道。

    张悬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知道冰雨的脾气,现在要是不和她说清楚,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张悬也是把在事务所和心慈姐谈论的事情和她简单讲了一遍。

    “……所以,你们的结论是现在我们应该是被不知名的人针对了?”

    张悬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不能说一定是这样,但是可能性很大。冰雨,你自己冷静的想一想,不觉得事情发生的有些太突然了吗?”

    冰雨慢慢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张悬继续说道:“虽然我不了解内情,但那些商人的嘴脸我想我还是明白的,只要有利可图就没有他们不能做的事情。”

    “……张悬,我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许久之后,冰雨忽然看着张悬说道,手中的筷子也是放了下来,小脸上的神色显得很真挚。

    “什么事?你说。”

    “其实……算上这一次,事务所遇到这种突发事件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你还记得上次有个物资公司死压着本来早该交出手的物资不愿意交给我们的事情吗?就是差点儿闹的一组人全部丧生的那次。”

    张悬仔细想了一会儿,然后啊了一声,说道:“你说的是那个拖着你反而还泼了你一身脏水的那个死胖子?”

    “嗯,就是那件事情……之前我一直觉得问题出在我自己的身上,但是现在……按照你说的,我从头冷静的想了想,觉得或许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怎么说?”张悬微微皱了皱眉,盯着冰雨那沉思的样子,心想她可能是有事情还没有告诉自己。

    冰雨抬头看了一眼张悬,之后咬咬嘴唇,无声的站起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之后,冰雨拿着一份装在了牛皮纸袋里的文件走了回来。

    “……这是什么啊冰雨?”

    “是一份材料分级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