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山横北故人归 > 浮云-(六十五)
    齐小玉极力劝自己的妈妈同意,并且还聚了好几个列子给她听。

    比如,某人可能心里想到了挣钱的法子,家里却不支持,错过了时机,后悔不说,还遗憾……

    比如,某人想到了挣钱的法子,做了点小买卖却没有做大,也没有坚持,到头来不上不下,遗憾在正好的时机没有想办法多挣点钱。

    比如......

    总之,她说了一堆又一堆。

    加上两个嫂子早就是一条战线上了,两人帮着劝,总算把事情说好了。

    至于两个哥哥哪里,就不用齐小玉去说了,交给她两个嫂子搞定就好。

    远处,天空雾蒙蒙的。

    山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白白的,错落着。

    山脚下,村里中央小路上被村民踏出了一条小路。

    下午,村民得了消息。听说蒋志东和齐小玉回来了,有许多人过来齐家玩。

    没一会齐家堂屋已经来了不少人,凳子上被坐满,有些人没凳子坐只好站着。

    堂屋桌上有一大碟瓜子,有几碟糖果,糖果很漂亮,五颜六色的糖纸包裹着酸甜奶糖、硬糖,这几种糖果在村边镇上可是没有的。

    村里有嫂子凑上抓了一把糖果放在自己口袋里,准备带回去给自己的孩子尝尝,“嫂子,这糖果你们是从上安城买回来的吗?”

    她问的是齐小玉大嫂江云。

    堂屋里的人磕着瓜子吃着糖果几乎都望着江云,等着她回答,江云面上平静,可心里掩饰不住开心。

    “是啊,是从上安城买回来的,这种糖果上安城花样很多,我这还是随便买的。”

    “随便买的就这么好吃,嫂子,这得多少钱一斤啊!”

    “要3块钱一斤呢,我们买的这种糖果还算便宜,咱们是农村人,不比城里人,我买的时候看有些富贵家庭买的糖果特别高档,一斤18块钱呢,吓死我了。”

    江云这话说的是实话,她当初买这些东西的时候确实看见有富贵人家买老贵老贵的糖果。

    她回来后还和齐小玉说了好一阵子,说他们有钱人不把钱看,末了又说羡慕那些有些人啊。

    “3块钱一斤的糖果哪里便宜了?啧啧,这东西一斤就够我们割2斤猪肉了。”

    开口的是王寡妇,王寡妇本就好齐家不对付。

    两年前她闺女的代课老师工作还因为齐小玉一番话弄的工作丢了,后来想了各种法子,只能在镇上寻了一份工作先干着。

    今年王秀秀已经出嫁了,嫁的人家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镇上一户普通人家,日子平平淡淡。

    其实平时里王寡妇挺满意自己那女婿家的。

    特别是和村里那些有女儿的嫁在农村的人家比,好歹她女婿还是镇上的,可人比人气死人。

    齐家的女婿就是她心头一根刺,想到和齐家比较,她的心口就疼。

    这不,听说了齐家女儿女婿回来了,还带着齐家儿媳妇挣钱了,她赶紧跟过来看看。

    “我怎么听小云这话有些显摆呢?谁还没去过城里,还没瞧过贵东西呢,这糖果啊我可不想吃。”

    她继续开口。

    江云望了王寡妇一眼,皱心里不悦。

    “我显摆什么了?大嫂子你爱吃不吃,我就是显摆了那又怎么样?这糖果就是我买的,三块钱一斤,我见大家来玩,好心拿回来给大伙尝了,我开心,我就显摆了,如何?”

    “要不王大嫂子你连我家瓜子也别嗑了呗,这瓜子也是我从上安城买回来的,老贵了。”

    “你……”

    王家族内嫂子就在王寡妇身边,她伸手拉了一把王寡妇,阻止她不要再说了,

    堂屋里的气氛突然有点尴尬,江云脸上不善,有些生气,这王寡妇的闺女王秀秀从前经常欺负自家小姑子小玉。

    两年前,小玉反击了一次就被王寡妇家抓着不放,小玉不在老家这些日子,这王寡妇有事没有要说些恶心的话酸齐家。

    村支书媳妇见气氛不对,出来圆场子,没一会大家又热热闹闹唠嗑,吃糖果,嗑起瓜子来。

    大雪,盖满了屋顶,马路,压断了树枝,隐没了种种物体的外表。

    没一会便阻塞了村里那条踏出来走路的小路,漫天飞舞的雪片,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

    出了齐家,王寡妇一脸不悦,走在院子中雪地上,大绵袄子受不住雪风的袭击,在寒风中摇曳。

    她身边的王家族内嫂子刚刚要开口劝她,听见枝吖一声,她们一起回头,看见了齐小玉和蒋志东。

    小玉头上包着一块干帕子,露出一点微湿的发丝,一看就是洗过澡没多久。

    她身边的蒋志东一头短发还有点湿润,一看也是洗过澡没多久。

    蒋志东穿着一件黑色长款呢子料大衣,里面套了一件黑色毛衣,脚下是蓝色牛仔裤配棕色马丁靴,身上的呢子大衣料子极好。

    这衣服是齐小玉特地给他挑选的,不厚却非常保暖,穿上后很御寒。

    蒋志东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扫了一眼院子中的两个人。

    他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视线重新放在小玉身上,伸手扯了扯小玉的大衣,不让外面的风灌进来。

    他英挺的鼻梁,俊美的脸颊,整个人发出一种冷漠的气息,在看像小玉时,那丝冷漠气息慢慢变淡。

    齐小玉穿着一件淡粉色呢子大衣,最近她喜欢上了粉色,有点想装嫩的心思。

    大衣里面穿了一件白色加绒蕾丝毛衣,一条水蓝色牛仔裤配裸色雪地靴,纤细高挑,气质比从前好。

    她瞥了一眼院子中的那两人,根本没打算打招呼。

    “走吧,回房吧。”她开口。

    蒋志东点头,拉着小玉从齐家用来做浴室的房间门口走到齐小玉自己房里。

    进了房间,房门啪的关上,隔绝外面一切。

    王寡妇愣愣的,等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时才反应过来。

    她想起齐小玉刚刚那瞥了自己一眼的眼神,想起他们连招呼也不大,心里气打不一处来。

    她回头对着自己嫂子怒道,“嫂子你瞧瞧,这是读了书!”

    “考上了大学就是不一样了,连人不喊了,什么德行,什么礼貌,什么大学,白读了,白学了,不就是考上了大学吗,有什么了不起。”

    “什么人嘛!”

    她心里不爽,继续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