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麻衣相师 > 第2026章 枉费性命
    天师府那几个高阶一直就担心我,这个时候就更别提了,大声说道:“你糊涂啊!只要几个尊长搭把手,李先生,就能从这里出去,活下去了!”

    “是啊,你为李先生好,就不能眼睁睁看他酿成大错,枉费性命!”

    老头儿没答话——还跟他装疯卖傻的时候一样,像是什么都听不到。

    他那个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

    “天师府几位朋友说什么?”老头儿一惯性的眯起眼睛,一惯性的答道:“我耳朵长毛了,听不清。”

    其实他也知道,只要这些伸手的人出手,也许,能把我从藤蔓之中拉出来。

    但要是这样的话,我依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作为一个危害四相局的不稳定分子,就等于一个威胁三界平安的祸害。

    等于要把一个大船的锚给拔掉,他们这些守平安的,绝不会让我再这么肆意妄为下去。

    错过这一次,也许,就永远失去找到真相的机会了。

    那个伸手的人叹了口气,一副很惋惜的表情。

    这些人身上那种纯净醇厚的仙灵气……有这种力量,难怪老头儿也要说一声“尊长”。

    也难怪鬼语梁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拦着我。

    鬼语梁他们几个,听到了老头儿这个回答,也摇头叹气:“何苦呢?”

    那个伸手人又看向了我,微微一笑:“还好——赶上了,还没酿成大错,你劝一劝厌胜门主,跟我们出去,咱们有话好好说。”

    都说,越有本事的越平易近人——因为他们太强大,不用疾言厉色,就可以让人屈服。

    只一眼————就把老头儿的身份看出来了!

    “要好好说,现在就可以。”我指着江辰:“他才是当初的元凶,把四相局改回去,解除了四大家族的诅咒,洗清了厌胜门的冤枉,该罚的罚,该赏的赏,该给交代的,我要个真相。”

    那个伸手人沉默了一下,后面依稀响起了一阵叹息的声音。

    江辰也盯着那个人,眼神一冷。

    显然,他也不希望这些人来管这个闲事儿。

    在他看来,重新用四相局扣住了我,四相局重新启动,可以说皆大欢喜。

    可显然,这些吃香火的,可不希望看到一丝跟四相局变动有关的消息。

    “你们不是慈悲吗?你们不是普度众生吗?”我大声说道:“该处理的,是改局的人!”

    “我们的慈悲,是为了三界苍生,”他缓缓答道:“四相局再有变动,受罪的是众生。”

    “那我们这些被冤枉的,就永远没法子昭雪?”

    “你应该,知道天理循环——恶人,总会有报应。”

    我自然知道天理循环,可谁说得准,我们,不是那些恶人的报应呢?

    我没有继续说话,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手腕上。

    老头而一笑:“这小子随我——耳朵里的毛,也不少。”

    他们的力量像是也放弃了,再一次爆发,对着老头儿的屏障就顶了过去。

    老头儿的屏障也只是抖动了一下,硬是扛住了!

    可这个消耗的劲头,他的身体,扛不住多长时间!

    江辰却蹲下,一只手奔着我身上摸了过来。

    找敕神印。

    这个——源头。

    可一抬手,一道阴气,猛然对着江辰就凌厉的扑了过来。

    江辰转身,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里还有我的人。

    转过脸,我也难以置信。

    是江采萍。

    老头儿一笑:“手生了——没能把她治好,只把不该有的东西拿出去,该有的,她还没想起来。”

    可她挡在我面前,面无表情。

    江辰的眼神冷下去,还想控制江采萍,可已经控制不了了。

    我大声说道:“你听我的,离开这里——危险!”

    江采萍转过身,盯着我,显然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但她一动没动,还是站在我前面,下一瞬,她忽然抓住了地上什么东西,对着我就砸了下来。

    江辰像是终于松口气。

    而这一下,我忽然想起来了那个一直没实现的预知梦。

    原来——那个举起什么东西,要砸向了我的头的,是江采萍。

    可没想到,她手里那个东西落下,砸的,是束缚住我两只手的,那个钉子!

    一阵剧痛,她死水一样的眼睛,俨然也有了似乎自己都不能理解的心疼。

    可她只有一个念头,把我放开。

    像是护着我,是她的本能。

    江辰的脸色更难看了,我大声就吼:“江采萍,躲开!”

    可她似乎连自己叫什么,也全忘了。

    江辰抬起了一只手,江采萍单薄的身体,猛然就被强大的气劲儿掀开,身上的阴气,顿时就淡了一半!

    但是她没顾得上,身上的阴气,一点一点重新浓郁起来,她能调动这地方的阴气!

    江辰哪儿顾得上她,伸手就要把敕神印给取出来,可江采萍猛然转身,继续挡住江辰。

    江辰大怒,甩手就给了江采萍一巴掌,江采萍阴气恢复的速度,根本没有江辰打的那么快,眼看着,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扛不住江辰第三下!

    我立刻对着她就吼:“快让开!”

    她不!

    江辰也不耐烦了,第三下,就要落在了江采萍脸上的时候,我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可没想到,一个硕大的身影冲入,矫捷的奔着江辰的脑袋就过去了。

    江辰看清楚来的东西,表情悚然一变,就往后退了三步。

    金毛!

    上头的缝隙对它来说太小,它下不来,刚才伸手人打开的裂缝,它才勉强挤了进来,老头儿一放水,它直接从屏障里突入!

    来的好!

    江辰对金毛,有出自本能的恐惧——哪怕是幼犼,这也是犼!

    金毛看江辰早就不顺眼了,对着江辰就扑了过去,专门奔着头咬!

    我振奋了起来,就继续要挣扎手上的钉子,江采萍也要继续砸,可小绿忽然跳起来,对着江采萍,吐出了一个东西。

    是一个止血的药巾——白藿香寄放在它这里的。

    江采萍拿起了药巾给我绑上,一阵清凉,手腕上的痛苦倏然减退,可这个时候,藤蔓一动,直接把拉到了祭坛最中心。

    江辰一边跟金毛缠斗,一边也没忘了我。

    身体被拖到了这最中心,四周围的阴气,猛然就汇聚到了这个地方。

    这一下,真龙骨冷不丁就是一阵剧痛。

    对,一开始,我就是躺在这里的。

    这不就是,我修四相局的目的?

    祟……四相局,真龙穴……

    真龙骨里的记忆,跟洪水打破堤坝一样,突然滚滚而出,我睁开眼睛,终于想起来,景朝国君,为什么要修四相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