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滚滚红颜 > 第266章 续聘钱玉萍
    S市,御景实业总经理办公室。

    蔡小慧把一张纸拍在桌上,一双澄如秋水的眸子盯着史晓峰,盯得他心里发慌。

    “老婆大人,我哪里错了,请指示!”

    “少油嘴滑舌!总公司要求上报今年的商务英语培训班师资人选,我报的还是钱玉萍。人家去年受到一致好评,现在正是大学放暑假,她已经回S市老家了,续聘她是最省事的——你为什么驳回?”

    “这个…那个……”

    “少这个那个,快回答!”

    “S市水平高的英语老师又不是钱玉萍一个,没必要年年请她……”

    “借口!你驳回是因为心里有鬼。”

    “没鬼,不信你来摸摸。”

    “少来!那就是怕我吃醋,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你当然不是。我是怕我自己……以前毕竟和她有过一段…我怕纠缠不清。”

    “你要是那么容易就和她纠缠不清,姐姐我不如甩了你!”

    “姐姐不要!我听你的,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过来亲个嘴!”

    “少来……唔~~”

    钱玉萍接到史晓峰的电话,心里翻起一阵阵涟漪。

    她无数次告诫过自己:就当从来没认识过史晓峰这个人!可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忘得干干净净,立刻答应了邀请。

    女人到了四十岁还能被叫做“尤物”的实在不多,钱玉萍就是一个。

    看着她在会议室讲课,穿着那件玲珑凸透的旗袍,蔡小慧在史晓峰耳边说:“你认识那么多女人,没一个有她性感,妮娜都比不上!我要是个男人,也会被她迷住。”

    史晓峰笑道:“没那么夸张吧。”

    蔡小慧轻声道:“就是!我现在信心没那么足了,所以我要改变策略——你和她谈什么,我都要跟着!”

    史晓峰冷不防在她脸上啵了一口,笑道:“你这就叫做有病,早听我的换人啥事都没了……哎呀,我靠!”

    占这一下便宜的代价,是让蔡小慧的指甲深深陷入大腿上肉最多的地方,他一边呲牙一边乐。

    钱玉萍的心思根本不在教学上,只盼快点下课了好见史晓峰。

    今天的课终于结束,史晓峰果然在会议室外等候。可钱玉萍心情好不起来,因为那个和他形影不离的美少女,正在他身边。

    “钱姐,咱们一块去吃晚饭吧,小慧一定要等你下课。”

    钱玉萍心里苦笑:我去干什么,看你们秀恩爱?嘴上却下意识答应:“好啊,去哪里吃?”

    半小时后,三人置身于一家很小众,但牛排做得很有特色的西餐厅。

    蔡小慧没有任何同史晓峰秀恩爱的行为,也没刻意表现出对钱玉萍的过分热情。钱玉萍心里再不是滋味,也不得不承认:这女孩子冰雪聪明,叫人没法不喜欢。

    晚上回到酒店,蔡小慧叹道:“钱玉萍这样的美人,竟然一直单身,没天理啊!”

    史晓峰笑道:“你今天说过两次了,再说我要怀疑你的取向……哎呀!”

    他又受了一次甜蜜的小惩罚,呲着牙道:“臭丫头,待会…待会在床上收拾你!”

    蔡小慧眼一瞪:“你敢!”

    见史晓峰不敢吭声,她甜甜一笑:“乖!要知道,我可是处处为你着想——你不是还剩一个娶老婆的名额吗?不一定要给周姐姐,也可以给钱玉萍啊!”

    史晓峰气乐了,又把她推倒,全身压上去,在耳边轻声说:“臭丫头,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变着法子试探老公……不行,今天非要大战三百回合才放过你!”

    蔡小慧满脸通红,低声道:“战你奶奶…算我错了,你快下去好不好?”

    史晓峰哼了一声:“不行,夫妻就一定要过夫妻生活!”

    蔡小慧慌了,虽然她的智商远高于恶魔老公,但只要他开始耍赖,她就没辙了。

    恶魔老公这回竟然不是吓吓她,竟然来真的。

    当她的胸罩系扣即将滑落的瞬间,她终于狠心踢出了“无影脚”。

    “哎呀!老婆你又来这一招……我靠你以后的性福不要了吗?”

    蔡小慧捂着嘴忍住笑,说:“对…对不起,我也搞不懂为什么每次都踢得那么准……哈哈哈。”

    第二天,钱玉萍的课结束后,三人仍在那家小牛排馆吃饭。

    今天气氛轻松多了,蔡小慧一直和钱玉萍有说有笑。

    可史晓峰自从进入牛排馆后,一直烦躁不安,莫名的烦躁。

    蔡小慧心细,悄悄问:“大胖子,你怎么了?”

    史晓峰皱眉道:“不知怎么搞的心神不宁,好像有事要发生。”

    蔡小慧脸上变色,她知道史晓峰有预知危险的能力。

    “钱老师,咱们不吃了,快离开这里!”她当机立断。

    钱玉萍一怔,她的一份牛排刚端上桌,滋滋的冒着热气。她舍不得,笑道:“有啥急事,吃了再走不行吗?”

    她手里的叉子插入牛排,一股鲜嫩的肉汁窜了上来。史晓峰一眨不眨盯着牛排,心跳越来越剧烈。

    他陡然站起,挡在蔡小慧身前——几乎在同一时间,牛排的肉汁飞溅而出,百分之七八十溅在他胸口的衬衣上。

    “嗞”,轻烟升起,衬衣被腐蚀出一个个小洞,三个人同时闻到腐臭、焦糊的气味。

    钱玉萍手里的叉子插了一片牛肉,正要送入口中,吓得一哆嗦,叉子连肉掉在桌上。

    蔡小慧的注意力只在史晓峰身上,见他这一瞬间脸色灰败,身子发抖,颤声道:“你…你怎么了……”

    史晓峰胸口锥心的痛,皮肤、血管被烧灼。他咬着牙说不出话,心想:好厉害的毒!要不是天珠护体,老子的心肝脾肺都烂穿了!这是特么啥玩意,比镪水还吓人……桑小媚、火魔君,都弄不出这样的毒!

    局势十万火急,他迅疾将蔡小慧和钱玉萍拉在身后,大吼一声,一拳打向正上菜的服务生。

    他在重伤之下,这一拳仍然石破天惊,声势惊人。

    服务生不敢硬接,随手掀翻旁边一张桌子,带着满满一桌菜飞向史晓峰。

    桌面四分五裂,菜汁、汤汁四处飞溅,同一时间服务生急速倒退,店内顾客惊惶躲避。

    史晓峰反应极快,一把扯下窗帘,内力到处,窗帘展开如一块铁板,将菜汁、汤汁尽数挡开。

    蔡、钱二女花容失色,瑟瑟发抖。蔡小慧还比钱玉萍稍稍镇定一些,毕竟跟着史晓峰见惯了大场面。

    服务生并不逃离,隔着两张桌子,笑道:“史晓峰不愧是史晓峰,中了我的‘三虫腐髓毒’竟然还能发飙……不过,你撑不了多久了,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歇斯底里,带着一种令人作呕的神经质。

    史晓峰强忍疼痛,一字一句道:“菊花三煞?”

    服务生不笑了,伸手在脸上一抹,揭下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露出来的仍然是一张面具,好似滑稽的小丑,又似一张狰狞的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