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挽留
    司落樱服了解药后睡不着,她起身为木云澈盖好了被子,然后走到门口,坐在椅子上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

    侯家庄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儿,是大自然独有的芬芳,令人心情舒畅。

    一想到又要回到帝都上京城那个是非的旋涡中心,单单只在侯家庄待了一天的司落樱,不知为何,怅然之情油然而生!

    翌日天刚蒙蒙亮,司落樱将睡得好似死猪一般的木云澈摇醒,然后在床铺上面放了两锭金子。

    金子还是鸑鷟从闹鬼的野荷塘内捞出来的,一直都未能有用武之地,今天算是派上了用场。

    司落樱帮睁不开眼睛的木云澈整理好衣服,便拉着他走出屋,结果刚跨过门槛,小侯子和那帮小孩子一下子都围拢了过来。

    扎了两个羊角辫儿的侯樱桃,上前一把抱住木云澈的大腿,哭哭啼啼道:“侯大傻,你不是都和我成亲了吗,为什么还要离开,把我丢下?”

    说完,还一边抹鼻涕,一边瞪向司落樱。

    司落樱不禁扶额,木云澈这种招蜂引蝶的脸,还真是老少通吃,这里又来了一个小木槿花。

    小侯子与其他哭哭啼啼拦住司落樱和木云澈的小孩子不同,他手里拿着一把小木剑,指着司落樱道:“你们要走可以,但要先过了我这一关。你们要是连我都打不过,出去一定会被林子里面的妖兽吃掉。”

    侯大强一把将自己女儿侯樱桃拎到身边,让小侯子等小屁孩不要捣乱,然后给司落樱让出一条道路。

    司落樱按着木云澈的头,给里长侯三力深深行了一礼,然后朝外走去。

    结果,司落樱刚抬起脚,眼前便一黑,昏了过去。

    这一次司落樱没有做任何噩梦,很快就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木云澈和侯樱桃挤在床榻上,正在玩儿她披散下来的满头青丝。

    侯樱桃见司落樱醒来,立刻笑着称赞道:“小樱姐姐你的头发真漂亮,难怪侯大傻喜欢你。”

    翠花领着小侯子走了进来,让两个小屁孩出去玩耍,不要打扰司落樱休息。

    侯樱桃不肯走,坐在司落樱身边一直把弄司落樱的头发,木云澈笑着跳下床,与小侯子跑出去找其他孩子一起去玩了。

    司落樱坐起身,从樱花华钗储物器中倒出一把银梳子,帮胡乱简单扎了两个羊角辫儿的侯樱桃重新梳头。

    不一会儿,侯樱桃的小脑袋上,就顶着今年帝都上京城女娃儿最流行的双髻。

    司落樱刚入冥王府的时候,冥王木寒水给她找了一个奶妈,和婢女红桃。

    但因冥王府上下对司落樱十分苛刻,所以奶妈吃不了苦走了,留下了年纪还不太大的红桃,一个人照顾司落樱。

    那时红桃也还只是一个小丫头,所有事情都要从头摸索着进行,结果因为司落樱性子像个男孩子,不拘小节,跟在司落樱身边的红桃,完全被带偏了,就只学会怎么上树掏鸟,下河摸鱼了,该学的针功女红,一样都不会。所以给司落樱绣个肚兜,上面绣的龙比泥鳅还丑。

    红桃也不太会梳头,而且生了一双干农活的粗苯手,下手很重。每一次给司落樱梳头时,都拽得司落樱头皮生疼,掉落一地的头发,还曾经将梳子梳断过。

    为了保住自己的一头青丝,以免变成秃顶,司落樱时常自己梳头,也就因此练就了一番梳头的好手艺!

    司落樱很少佩戴头饰和首饰,她从裙子上面插下几粒珍珠,又抽下一条银线,扎了两个珠花,系在侯樱桃的发髻上。

    司落樱又将自己带着的银镜,送给了侯樱桃,侯樱桃看着镜中的自己,立刻高兴的在司落樱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小樱姐姐,侯大傻我就送给你了。”

    说完,像是一只小蚂蚱一般跳下床,蹦蹦跳跳的跑到外面找人显摆去了。

    翠花一直坐在旁边纳鞋底,见侯樱桃走了,便笑着对司落樱道:“小樱姑娘,我大伯子他那人面冷心热,不是针对你。你安心在庄子上养身体,不用担心。”

    司落樱最近听到了不少有关人族修士对妖族的所作所为,心内十分理解妖族对人族修士的抵触,若是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司落樱觉得自己若是遇到这样的迫害,应该也不会轻易原谅。

    其实司落樱严重低估了自己的包容度,木槿花对她的迫害也不少,但她也没多往心里去。

    翠花一边纳鞋底,一边道:“俺看得出来,小樱姑娘和木公子都是好人,希望你们二人以后能够一起幸福的好好过日子。”

    说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她男人,也就是小侯子的亲爹,里长侯三力的儿子,带着庄子几个壮丁去别的庄子以物换物,已经走了三四天,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因为侯家庄物资贫乏,所以她和她丈夫聚少离多,虽然是夫妻,但一年都很少见面。并有些羞涩的表示,她还想要一个孩子,可是她一个人怎么能生得出来。

    说完还不忘告诫司落樱,以后若是和木云澈结婚,一定要多生几个孩子,否则家里实在是太冷清。

    司落樱脸红了又红,翠花笑着表示无需害臊,反正女人这一辈子,都是要结婚生子的。最好是能够遇到一个知冷知热,真心疼爱自己的男人,这样一辈子就知足了。说着还不忘撮合司落樱和木云澈道:“木公子虽然脑袋除了问题,但还是喜欢缠着你,生怕你会飞走了似的,可见他真的很紧张你。人这一辈,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

    确实,爱情是宝贵且稀有的,你必须得承认,你一辈子恐怕都不会遇到!

    现在的木云澈,是不是司落樱那个对的人,司落樱有些没有信心。

    鞋底纳到一半儿的翠花,将针线丢进笸箩里面:“都已近晌午了,我该去做饭了。”

    司落樱立刻起身:“我来帮忙。”

    司落樱随着翠花走进厨房,立刻将木头塞到灶台下面,用松枝引火点燃,然后将锅刷干净。

    翠花见司落樱干活十分利索,有些惊讶,随即笑道:“落樱姑娘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好妻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