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一大锅粥,外加十几公斤的烧烤熊肉,虽然这早餐味道不咋样不过分量十足,对于饿了一天的朱祁镇等人来说简直是无上没味。

    吃完的早餐后再次启程上路,大家都显得非常的轻松,尤其是朱祁镇一行人,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生死之间徘徊,现在终于可以获得了最强有力的救援,也就彻底放松了下来。

    小杨当然也不紧张,有师父在身边,就算天塌了都不怕,唯一紧张的也就被众人当成了大靠山的张天成自己了,别人都认为自己有单挑千军万马的能力,可张天成自己却是相当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如果真遇到千军万马追杀,也许自己可以勉强逃命,不过要带上朱祁镇逃命基本上不太可能。

    一旦任务失败十有八九会重新回到当初遇到闪电球之前,那样的结果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其实和死了真没太多的区别,因此任务一定要顺利完成,无论如何也要在接下来的21天内,把朱祁镇护送到京城附近。

    时间容不得绕路太多,因此直接选择通往京城最近的路线,虽然这路线上可能会遭遇到的更多的伏击,不过时间上实在是容不得绕太多弯路。

    张天成朱祁镇以及袁彬三人骑马走在前头,基本上没怎么说话,那朱祁镇确实想要套近乎,可又怕打扰了这位神秘的庄主大人观察前方道路是否安全的问题,只能和他的护卫如同好奇宝宝一样,看着这位神秘强大的庄主大人,是不是拿出一个小圆筒四处观察一番。

    而小杨和女贞脱不花三人聚在一起骑行在队伍后面,却是嘀嘀咕咕有说不完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三位陌生的姑娘才一起吃了顿早饭而已,为什么就可以成为好朋友。

    “杨姐姐,你师父他到底多大了,为什么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样子?”脱不花对于神秘无比的凤凰庄主实在是好奇的很。

    “他本来就是二十出头!”

    “不会吧,才二十多怎么会这么厉害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有些天赋好人到底学东西一点就透,学一年就能抵得上别人努力十几年的效果,师父就是这样的天之骄子。”

    “说的也是,不过杨姑娘,你真的才跟着他练功一年吗?”另一边的女贞也问了句。

    “其实说起来真正开始跟着师傅练武,也就10个月多一点吧!”

    “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当初我还以为自己的天赋极好,剑术也是相当了得,现在终于什么才叫天赋好!”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女贞嫂子本来就是在夸你!”

    “不花姑娘,我和也先可没真的结婚,别叫我嫂子。”

    “叫习惯了嘛,还有我也不叫不花,你要么叫我脱不花,要么叫我绰罗斯.脱不花也行。”

    “你们瓦剌的姓名叫起来可真麻烦!”

    “听说汉人女子嫁人后就跟着夫家姓了,以后是不是可以叫我朱夫人?”

    “那是普通百姓皇家可不一样……不过你也别开心的太早,也不知道那位景泰帝愿不愿意把皇权交出来,万一不肯交出来有你的苦日子过。”

    “他真不是暂代皇帝?”

    “皇帝哪有暂代的,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年,朝廷已经稳定下来,如果再换一次又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所以就算太后也不太可能支持更换了皇帝!”

    “杨姐姐,你师父会不会支持朱祁镇哥哥重登上皇位?”

    “我师父可不想插手朝廷的事,这次出来救人只是曾经答应过孙太后,师父可是一言九鼎之人。”

    “这样祁镇哥哥回去不是很危险?”

    “放心有太后以及那么多大臣看着,太上皇肯定不会有危险的……对了杨姑娘,那万贞儿她们在山庄过怎么样?”

    “万贞儿是谁?”

    “年初时送去山庄的,你不知道?”

    “年初时是有三位小妹妹进了山庄,可没有万贞儿啊。”

    “果然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那三位在山庄过的还好吧?”

    “她们跟着师父学习各种本领,过的当然很好,师父也挺喜欢她们的!”

    “还没成为你的小师娘?”

    “别胡说,师父真要娶,也会娶芸儿她们……”

    “杨姐姐我觉得庄主喜欢的是你,那眼神瞒不过人!”

    几个女人凑到了一起却是有着聊不完的话,直到午时需要准备午饭才结束的聊天,帮忙准备起午餐,而张天成几人也顺便喂了下马,顺便查看四周的情况免得突然遭遇什么袭击。

    ……

    在草原荒漠中前进只要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的前进,再加上有望远镜的辅助,大白天遭遇伏击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任何伏击都会在几里外就发现踪迹,完全可以绕过那些伏击圈。

    比如下午就发现了几里外有一批人,虽然不清楚是不是伏击的,不过直接选择绕了过去,只是傍晚在时分竟然发现天空中出现了一只盘旋不去的大鸟,体长可能超过一米,翼展超过了两米,十有八九是连草原狼都会被猎食的猛禽金雕。

    只是这货为什么会盘旋在上空不去,也不知道这货是不是受过了某种特训,正在帮忙寻找目标,也有可能是看上了队伍中一直跑在前头的旺财,准备把这家伙抓回去当晚餐。

    高度大约五百米,正在空中滑翔的速度并不快,大约十米每秒,而且可以预判出它的移动路线,以现在的射击技巧完全可以击中目标……就在张天成准备直接把这盘旋不去的大雕击落时,远处却是响起了一片马蹄声,出现了上千骑兵队伍,果然这大雕让自己一行人暴露了目标。

    “鞑靼,是鞑坦部的,快走!”脱不花大叫起来,现在的瓦剌和鞑坦正处于你死我活的交战中,如果被他们抓到谁都活不了。

    原本张天成也准备暂避锋芒的,敌人太多不好打,只是小杨和女贞却是抽出了兵刃冲了上去,而袁彬也抽出了兵刃护在了朱祁镇前面。

    “大人现在该如何是好?”边上的袁彬见张天成并没有行动,赶紧的询问了一句。

    “诶,那两位小姑娘实在是太冲动了,都没点战术安排就这么冲了上去……你和脱不花在此处保护陛下,我去帮她们击退敌人!”虽然更好的办法是躲在远处找出那群骑兵的头领干掉,可两位姑娘已经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中,随时都有丢命的危险,也只能冲上去救人。

    有点想不通的是,这两位姑娘也不是傻子,为什么会这么直愣愣的冲进那骑兵队伍中去,难道就是想看看自己真实的战斗力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