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烂柯棋缘 > 第32章 来龙去脉
    庙外楼占地约半亩,楼高三层,四角挑檐的屋面覆盖琉璃瓦,是宁安县有名的餐茶之所,其内早餐餐点也算得上是宁安一绝。

    计缘随同宁安县宋城隍一同步入庙外楼,里头已经是十座九满好不热闹。

    才入门就立刻有店小二热情的上前询问。

    “两位客官里边请,二楼三楼都还有雅座,二楼热闹三楼清静,不知两位是想去哪一层?”

    店小二的眼力劲可不差,这两位,老者墨袍华贵气态雍容,满头银丝干净整洁,边上那个年轻一些的虽然是较为朴素的宽袖青袍发型略一看也有些凌乱感,但整体上却混若自然越看越觉得融洽。

    “有劳你带我们上三楼,老朽姓宋,已有人帮我等定好茶点。”

    “哦哦哦,你们终于来了,掌柜的今天都问过我三回了,快请随我来,茶点已经备好!”

    店小二赶忙将两位请上楼然后在前带路。

    老城隍和计缘也笑一下跟上。

    一楼的座位上,大家都在聊天打趣,聊天聊得不亦乐乎,整体上显得十分嘈杂。

    才踏上楼梯,二楼的声响就变得更加明显。

    “话说那9侠士,个个年轻俊秀英武不凡,年岁不过弱冠上下却已然习得一身好武艺,更有那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侠……揭下宁安县衙榜单,稍作准备就依然登上牛奎山,那一夜是风雨飘摇啊……”

    “哎呦……”“真大胆啊!!!”“可不是!!”……

    二楼的说书声和下面的惊叹声此起彼伏。

    计缘和老城隍随着店小二从二楼迈向三楼楼梯的时候,正好听到说书人开始编造打虎过程。

    “话说那杜大侠挥刀斩向猛虎,一刀血光乍现,陆大侠拳掌并用从天而降,可裂石的掌力拍向白虎之首!!!”

    “哎哦!!!”“真热血沸腾!!”…….

    听到这里,已经半个身子踏上三楼楼梯的计缘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计先生对这说书人的故事有兴趣?”

    老城隍也是笑着询问了一句,实际上那白虎皮什么样也有阴差见过,确实威武不凡,但上面并无刀口,说书本就是门民间技艺,和戏剧有异曲同工之妙,有点故事性的扩充很正常。

    “呵呵呵,倒也不是很感兴趣,只是恰巧听到了有趣的事而已。”

    没办法,那九个少侠在陆山君面前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和这故事是在是反差太强烈了。

    老城隍若有所思,倒也没有追问。

    三人一同来到三楼,这里就明显清静不少,人也不多,不是喝茶细聊就是看看楼外风景。

    “来来,两位客官,就是这里了,豆蓉糕、小米糕、香果糕、圆子粥、酱菜果子和蜜饯,还有这雨前茶,两位请慢用,有事随时招呼!”

    店小二边说边一样样茶点指过去。

    “好,多谢小二哥!”“谢过了!”

    计缘和老城隍几乎同时道谢,随后两者相视一笑对面而坐。

    店小二离开的时候还挠着头想,这两客官可真有礼貌!

    目送小二离开,老城隍才转头开口。

    “计先生,试试这庙外楼的茶点,口味尚可。”

    一大早干了体力活,又走了这么远的路,肚子早就饿了,也不客气,拿起小米糕就咬了一口。

    味道不重,入口松脆,微甜中透着一股清新的米香。

    “好吃!真好吃!城隍大人也用啊!”

    “计先生喜欢就好,我一偏狭之地的小县城隍,不过金身初成的泥塑地祇之身,并无肉身,凡人食粮解馋尚可多用不得,若只食其气则有些浪费了。”

    没肉身?眼前这个是个化身?

    计缘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自己吃了,所幸喝茶好像对方也没什么影响。

    在喝了一碗圆子粥吃了几块糕饼之后,计缘就暂时停了下来,老城隍也刚好放下茶盏,将视线从楼外景色转回。

    “计先生这次是帮我们宁安县除去了心腹大患啊……”

    老城隍回忆一番才继续说下去。

    “7年前德胜府地龙翻身,孕育地脉煞气,本也不算什么,阳光普照天雷阴雨吗,煞气自会散去,可不巧,有一缕浓郁煞气顺地下水脉流转……”

    老城隍说到这叹了口气。

    “地下水脉本就数阴,此煞气又从本县西境一处乱葬岗冲出,受到死气戾气影响,才化为这凶物。宋某身为本县城隍,自然察觉此事,亲率诸司下属前往镇压,不成想那凶物诡异非常,不知是吞噬阴灵还是另有原因,居然已诞生灵智……”

    随着老城隍徐徐道来,计缘逐渐了解前因后果。

    那地煞气似乎本来就很霸道,那已经诞生灵智的鬼物竟然假装浑噩骗过了城隍,在关键时刻吞掉了速报司和阴阳司主官,并引爆地煞之力重伤城隍法体。

    幸好虽然老城隍吃了大亏,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在被地煞冲击时果断损耗香火金身本源,狠狠反击,也令那凶物刚生的灵智重创。

    那一战虽然让凶物逃脱,但城隍祭出城隍冕冠,将那些散溢煞气全都收入其中,据此重新找到凶物躲藏所在,正是居安小阁的水井,没有再冒险交手,而是倾力以阴锁阴,暂时将之封在井下深处,以待城隍伤势恢复后在择机铲除。

    这过程听得计缘有些想冒冷汗,虽然老城隍没明说,但是计缘的理解是,如果当时让这凶悍邪物跳脱,那宁安县就倒大霉了,搞不好还会起滚雪球效应出现更大灾害。

    而居安小阁的住户,最早的那先后两户人家出事其实是自然命数,并非凶物影响,到了第三户书生的时候,那凶物或许是也有所恢复,居然能够短暂出到锁魂井不远的位置,生生吓死了那个书生。

    城隍这类地祇也有自己的约束,虽护佑一方,但不能太过直接的影响阳世。

    所以自那以后,城隍方面以托梦等方式,让县里流传起居安小阁不安全的传闻,果然杜绝了再有人入住,只是没想到居然又让计缘碰上了。

    而这次机会难得,老城隍也等不了了,派出得力下属,自己又在庙宇中坐镇,随时调动城隍庙积存的香火,算得上是倾力而出,总算是灭了那凶物,对于宁安县来说是了了一桩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