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神之新时代 > 第4章 白钢剑
    “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样吧,我明天早点干完活儿,然后去王员外家把洛神盏偷来。”左烟木先稳住小莲,不能让她绝望。

    “你昨天不是说今天过去吗?”小莲问。

    “今天遇到了一点麻烦,有一个老家伙拖着我不让我离开。你放心,明天我一定去。”左烟木露出很自信的表情。

    小莲还记得左烟木一身白光的样子,她觉得左烟木很厉害,左烟木想去就去,不想去自己也拿他没办法。

    小莲情绪稳定下来,左烟木随便说两句就离开了。

    梦境中。

    狐仙在指导左烟木习武动作,她见左烟木动作到位,很满意地点头。

    梦中习武,并不能直接提升武力。狐仙这是在培养左烟木练功的习惯,即便在梦中,左烟木也是在练功。

    左烟木在现实中很少练武术动作,大多数时候都在练习基本功,强身健体的招式基本上都练过。有时候左烟木都怀疑狐仙师傅是否真的愿意教自己武功,前天在李家庄的时候也还只是打正拳。

    “我知道你怎么想,别想那么多,听我安排就是了。”狐仙一边纠正左烟木动作,一边说。

    “狐仙师傅,我这梦里练的动作,醒了以后全都不记得,那不就白练了吗?”左烟木停下来,静静望着狐仙。

    “谁说白练了,你这五年梦里学的武术动作都已经成了你的潜在记忆,你的攻击和防守都能不经意的使出来。上次李家庄的小莲攻击你,你躲闪的功夫不就是?”狐仙一双大眼睛眨呀眨,可爱至极,看起来像一个比左烟木还要小的女孩子。

    左烟木看呆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他经常因为狐仙的模样而发愣。左烟木虽然知道狐仙师傅已经好大年龄了,但是依然不由自主地想要亲吻她,实在太可爱了。

    他不会真的去抱狐仙,以前可是因为自己的任性付出过代价。他曾经抱住狐仙亲了一下,结果做了一个月的噩梦,有好几次都吓得尿床了。

    从那以后,左烟木再也不敢怀疑狐仙控制梦境的能力。一般情况下,左烟木都对狐仙言听计从。

    “对了,狐仙师傅。我忽然想到一个很弱智的问题。王员外姓王,如果他以前住在李家庄的话,是不是姓李?”左烟木想了想,眼睛看向天空。

    “我想,王员外一定是姓王,他是王家垸的族长嘛。然后李家庄的话,我猜李家庄的主人应该跟王员外是生意关系。”狐仙手指放在嘴边。

    “生意关系?肯定是不正当的交易,当地官员没有去查吗?”左烟木问。

    “这个你只有亲自去问了王员外才知道……别偷懒,赶紧练功!”狐仙发现左烟木已经坐在地上了,大喊一声。

    翌日,左烟木过了一把瘾,他指挥二十个人在北院各个地方做事,然后自己坐在一边喝茶。

    练功不能停,在狐仙的催促下,左烟木还是跟着手下一起干活儿。他仍然很拼命干活,一个人顶两个人。

    当他的手下看到左烟木背着两大袋子谷跑上跑下,也都开始尽心尽力地做自己的事。领头的都这么卖力,他们作为手下怎么可以偷懒?

    一般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就是挑水砍柴,洗衣做饭,搬运货物,还有服侍小主人金兰。

    左烟木带的手下都超乎想象地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小主人一高兴,就请求管家给他们放假,今天黄昏就可以休息。以前的话,都必须工作到深夜才能休息。

    趁着这个机会,左烟木准备好夜行衣出城去了。

    深夜,左烟木潜入王家垸,找到王员外的家就翻墙进去。

    不料,王员外有一个护院高手,两三下追上了左烟木。

    “小毛贼,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吧。”护院高手正用长剑指着左烟木。

    左烟木不敢轻举妄动,他正在问狐仙师傅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你跑也跑不过,只有跟他拼了。”狐仙说。

    左烟木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狐仙师傅一定在开玩笑,他也没当回事,就一直盯着那名护院高手。

    片刻后,十几名家丁拿着木棍赶过来,王员外衣衫不整地也跑了过来。

    “哈哈哈,幸好有大虎,不然我就要被你个小屁孩给害了。”王员外仰天大笑。

    就是现在!

    左烟木两指发力,弹出一块石头,射进王员外嘴里。王员外卡到喉咙,不停咳嗽,众多家丁围住王员外。左烟木趁乱逃走。

    大虎顾不得王员外,他要先把左烟木抓起来,举剑便要劈死左烟木。

    见人举剑袭来,左烟木退后几步。他手上没兵器,脚上踩的沙土,抬脚踢出一把灰。

    大虎护住眼睛,咬紧牙齿,大骂左烟木无耻。他跳起来挥剑横斩,差点割破了左烟木的喉咙。

    左烟木急忙在地上翻滚,转身就跑。

    大虎穷追不舍,腾空一跃便是到了左烟木的前方。回身一剑,险些伤到左烟木。

    左烟木被打的满地爬,技不如人,只有狼狈地到处跑。他不指望狐仙师傅救自己,他要自己想办法逃走。

    另一边的王员外已经恢复正常,那边王员外已经骂起来,接着一群家丁举着木棍气势冲冲地跑过来。

    大虎还在追杀左烟木,而左烟木的腾挪转移的功夫实在厉害,大虎打不到左烟木。

    “臭小子,有本事你别跑。”大虎失手无数次,有些心烦意乱。

    左烟木没说话,他趁着大虎停顿的瞬间爬上了一棵树,然后跳墙离开。

    大虎没有追过来,左烟木才得以顺利回到金府。

    梦境中。

    “狐仙师傅,那个大虎是不是很厉害?”左烟木自知打不过那个护院高手,也不知道那个高手的实力,只有问狐仙。

    “嗯,他的功夫相当于修身道一层,对于你来说,确实挺厉害的。”狐仙点点头。

    “修身道一层,这么说小莲跟那个人实力相当?”左烟木问。

    “也不尽然。很难说他们谁比较厉害,不过一般情况下,修士比武者厉害一点。”狐仙在空中飞来飞去。

    “那我们可以把小莲带过去吗?”左烟木像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小莲的怨念使其无法离开李家庄,她没办法跟那个人碰面。”狐仙这么一说,看到左烟木两眼放光。

    “我知道了,我们可以把那个人引到李家庄去。”左烟木高兴的跳起来了。

    左烟木熟睡的身体也动了一下,脸上露出笑容。

    白天里,左烟木已经不再干活。他把北院的任务分配好以后,自己去了李家庄。

    李家庄。

    左烟木跟小莲说起自己去王家垸的事。

    “这么说,他家里还有个你都打不过的高手?”小莲说着,走到一边去。

    “我需要一把兵器,不然赤手空拳哪里是他的对手,有一把剑的话就好了。”左烟木摇摇头。

    小莲想了想,带左烟木进了地下暗楼。

    “我记得这里有一把很贵重的宝剑,当初李家庄的人匆忙离开,都不敢到地下来,那把剑应该还在。”小莲一边说,一边打开狭长盒子。

    白钢剑。

    做工精良的一把钢剑,十分坚硬,剑刃锋利,碰着皮就割破。长三尺,左烟木拿在手里刚合适。

    拿到手里就开始跃跃欲试,左烟木跑到空地,一阵挥舞,上下翻飞,剑术耍的有模有样。

    狐仙师傅教自己的基本功还真的很有用,梦里也学过剑术,硬要想起来的话只记得一招半式。凭直觉舞剑,竟然可以流利的施展一套剑法。

    至于自己到底用的什么剑法,根本不记得什么名字。

    “你刚才使的土宫诀,是五音诀中的其中一诀。根据你的表现,还只有土宫诀的第一层实力。”左烟木听到狐仙师傅在说话,却没有理会。小莲正看着自己,哪怕自己嘴唇动一下,小莲都会以为自己在跟她说话。

    有了兵器就好说,左烟木决定今天晚上再去一趟。

    夜里,左烟木再次翻墙进入王员外家里,不想大虎正等着。

    “等候多时了。”大虎说完就拔剑刺向左烟木。

    左烟木迅速拔剑格挡,他手中有了兵器,看大虎都更加炯炯有神。双方对拆了几招,左烟木显然处于劣势。

    大虎没想到,才一天的时间,左烟木就找来了一把剑,还敢跟自己对打。

    左烟木用剑如臂指使,进退有度,找到机会上挑一剑,前插两步,单手使剑,刺向大虎肚子。

    大虎没能反应过来,他的长剑没办法挑开左烟木的三尺剑。

    正当左烟木以为自己要赢了的时候,却发现刺不进大虎的肚子,好像大虎的衣服里塞了一块铁。

    “哈哈哈,没想到吧,我的铁布衫神功可是刀枪不入的。”大虎一拳头过去,将左烟木打晕。

    左烟木倒在地上,这时候王家的人都还没来,大虎想要抢头功,准备把左烟木抓到王员外面前领赏。

    可是王员外现在正在房间里玩得尽兴,大虎不敢打扰,就一直在门外等候。

    听房间里莺莺燕燕各种叫声,大虎都听烦了。他看了一眼左烟木,正在想为什么左烟木三番两次要来王员外家。

    大虎知道王员外请自己来是为了保护家里人,可是还从来没过问王员外做过什么事,为什么需要保护。在左烟木之前有过几次暗杀,大虎都挡了下来,不知道这次是不是依旧为了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