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神之新时代 > 第9章 人贩子
    海选持续一个月,已经过半。左烟木得抓紧时间修炼,无论如何要在前往海选之前进入修身道一层。

    金石有修身道二层的实力,看样子有二层以上的实力最好。左烟木不知道元神派弟子所谓的看资质是怎么看的,他觉得还是要用实力说话。

    一如既往,左烟木躲在柴房纳气修炼。他的手下们老实多了,不会再因为左烟木没有监督而偷懒。

    然而,金兰没看到左烟木,跑到柴房来找他。

    左烟木修士的身份还没有人发现,就算之前挨揍的十个家丁也只知道左烟木功夫了得,并不知道左烟木真正的身份。所以每次金兰来找,左烟木都要迅速伪装起来。

    修士的身份不能随便暴露,特别是实力微弱的时候。因为其他的修士会为了掠夺资源而杀人灭口,低调一点没错的。

    左烟木避讳主仆嫌隙,引金兰到无人巷子里。

    “你是千金小姐,我是金府下人,以后我们还是少说话吧。”左烟木说完就离开。

    金兰以为左烟木生气,对自己发脾气,失落感上头,竟然哭了起来。

    她从来没受过气,听左烟木这样说一通,委实难受。她为左烟木甚至不怕被别人说闲话,爹爹看到了,她也不曾停止过对左烟木的关心。

    想到爹爹,金兰记起那天爹爹失望的表情,觉得很对不起爹爹,得做点什么让爹爹高兴。

    她最先想到的就是去买玉佩送给爹爹,以前不管犯了什么错误,只要送点东西就可以被原谅。

    虽然被警告过很多次,一个人不要往外跑,但是金兰总是为了哄爹爹开心不顾一切地往外冲。她是千金小姐,家丁也不敢碰。她要出门,除了金华和金石,没有人可以拦住。

    金华说过很多次,外面有很多坏人,不能往外边跑。金兰不相信,她已经偷偷出门很多次都没事,抱着侥幸的心态,她觉得这一次还是安全。

    事实上,她一出门就被人贩子盯上了。

    那人贩子专抓黄花闺女,这年头女奴隶可以卖很多钱。

    金兰刚从古玩店里出来就被人贩子强行打了一耳光。

    “你个败家娘们儿!我辛苦赚钱,你却跑来买这些个不能吃不能喝的破石头。我打死你!”人贩子假扮自己是金兰的丈夫,对围观者说的话都是苦不堪言的内容。

    金兰被打两巴掌,晕乎乎的,根本没力气为自己辩解。她后来更是很轻易的被人贩子带走,人贩子拉她的手,她无力反抗。围观群众见了还真以为金兰和人贩子是一家的。

    “看那女的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也不像是那男的媳妇儿。”有一名老者怀疑。

    “这哪儿说得清楚,一朵鲜花插牛粪上就是这么回事,都散了吧,别人家的事咱们管不着。散了吧,散了吧。”人贩子的帮手打掩护,群众就这么走开了。

    ……

    左烟木回到柴房纳气的时候,想到自己不该用那样的态度跟金兰说话。他跟金兰本来就没什么,没必要躲躲藏藏的,之前说的话有点过分。

    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金兰的感受,想着要过去道歉。先去了巷子里,不见人影,去了金兰房间也找不到人。左烟木还以为金兰生气了,故意躲自己。

    夜里,梦境中。

    “狐仙师傅,今天我对金兰说的话是不是太过分了?”左烟木坐在大树脚下。

    “确实,人家喜欢你,你还一点不客气叫人家不要再跟你说话。过分!”狐仙飘在空中,背对左烟木,很气愤。

    “那我是不是要再去找她?如果她不接受我道歉怎么办?”左烟木自言自语。

    “别再犹豫了,你要么去找她说清楚,要么再也别跟她来往,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狐仙钻进大树洞里休息,不跟左烟木说话。

    左烟木靠着大树,想着到底怎么说才能让金兰好受一点。

    他半夜醒来,准备去找金兰。他刚出门就碰到手下人,正是来找自己的。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左烟木问手下。

    “哎呀,还睡什么睡,金府上下都起来了,都出门找大小姐去了。你也要去。”手下说完,示意左烟木跟上。

    左烟木这才想到白天为什么到处找不到金兰,原来出事了。他心里叫狐仙师傅帮忙找一下。

    “你有没有搞错,我是你师傅,你敢对我发号施令!”狐仙在左烟木心里大喊。

    “我的好师傅,帮帮忙嘛。金兰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金府上下都得怪我。这几天我跟她走的太近,我逃脱不了的。”左烟木苦苦哀求。

    “茫茫人海,你叫我怎么找?”狐仙很不情愿。

    “狐仙师傅,您法力无边,又有一颗仁慈的心,帮帮徒儿吧。”左烟木直接跪下,旁边经过的下人都停下看戏。

    “说不帮就不帮,你别总是依赖我,这次得靠你自己。”狐仙再也没有声音,她休息去了。

    左烟木很失望,不过没时间跪在这里,他赶紧起来,两步翻墙出去。看戏的下人也赶紧跟过去,他们也是接到了命令,出门找大小姐。

    金府大门陆续有举着火把的下人跑出来,左烟木总算见识到了金府数量庞大的“仆人军队”。

    他又下意识看了转角处,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遮住脸跑开。左烟木赶紧跟过去,被发现之后,那个人加快逃跑速度。

    左烟木紧随其后,在另一个转角处遭到埋伏,那个人企图用匕首杀死左烟木。

    幸好左烟木反应快,他反制敌人,问出了金兰的下落。

    这个人是人贩子,就是白天里帮忙打掩护的人。他负责查清楚被拐卖者的身份,这次就是来确认金兰的身份的。他知道金兰出自金府,也料到会有很多人寻找,特地来摸清金府的家丁去向。等确定了金府家丁的搜索范围,他就去转移金兰,尽快把金兰运出城外。

    左烟木让人贩子带路,竟然到了另一个李家庄,这个李家庄在城西,左烟木练功的那个李家庄在城东。

    根据抓到的人贩子交代,左烟木发现这个李家庄的庄主就是曾经那个李家庄的庄主,叫李明。他们搬家,搬来搬去还是在临风城。

    小莲死在李家庄,那么这个叫李明的一定脱不了干系。左烟木觉得事情变得扑朔离迷,曾经小莲说是王员外的夫人害死了她,可是为什么死在李家庄?

    将金兰被拐卖一事加进来,不难推测,李家庄的李明应该就是当初抓了小莲,然后卖给了王员外。

    这般目无法纪,草菅人命,就算千刀万剐也不解恨。左烟木越想越心烦,他拎着人贩子到了李家庄墙外,给人贩子最后一次机会,要他把知道的和盘托出。

    “你拐走的人都是交给李明吗?”左烟木面无表情,用匕首威胁人贩子。

    “是的。”人贩子惊恐地望着左烟木。

    “李明身边有高手吗?”左烟木问。

    “他有一个儿子,叫李汉中,大概有修身道三层的实力。据说最近还通过了海选,准备去参加元神派的神允试炼。”人贩子知无不言。

    左烟木狠狠瞪了一眼,强行忍住不杀人。他觉得肯定还有什么重要信息需要问清楚。

    “李明把金兰关在哪里?”左烟木咬牙切齿,手中的匕首已经割破了人贩子脖子上的皮。

    “李家庄有一个地牢,具体关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人贩子感觉到疼痛,下跪求饶。

    “你为什么要做害人的勾当?”左烟木目露凶光。

    “我……我也是为了生存啊。”人贩子快要哭出来,他见左烟木心软,赶紧推开左烟木的手。

    左烟木早就想杀他,匕首被夺,他还有白钢剑。

    心随意动,灵气涌出,白钢剑瞬间拿在手里。左烟木毫不犹豫割破了人贩子的脖子,任他鲜血直流。

    时间拖的越久,金兰越危险。他翻墙进入,小心跑动,可是里面的家丁像是知道有人要来,巡逻的队伍没有间隙。

    左烟木耐心等待,终于发现两个队伍相向而行。等他们背对着走开,左烟木就御剑飞行,快速进入内院。

    他这一飞,月光照下影子在地上划过。有人看到左烟木,大喊抓贼。

    左烟木被发现之后,只好提前落地。跳进小树林,躲过一波追击。他打开一扇窗,钻进了屋子,换了李家庄家丁的衣服,从另一扇门出来。

    夜里看不清脸,所以左烟木轻易混进了内院,误打误撞进了李明的房间。

    李明指着左烟木,骂左烟木不懂规矩,竟敢私闯庄主房间。

    左烟木听庄主二字,乐开了花,果然还是有上天相助。

    他跳过去敲打李明,没想到李明有两下子,会点武功。不过对于左烟木来说,李明的功夫就是三脚猫。左烟木力气很大,打的李明骨头架子都快散了。

    再用白钢剑架在李明脖子上,李明气都不敢喘。

    “你想干什么?”李明缩着脖子,仿佛脖子上的肥肉可以挡住白钢剑一样。

    “放了金兰?”左烟木懒得跟李明废话。

    “金兰?什么金兰?”李明故意装糊涂,他说话的时候,明显眼珠子乱转。

    左烟木一直盯着李明,他从李明的表情上就能察觉李明不老实。

    “我最喜欢你这种不老实的人。”说完,左烟木一剑插进李明的大腿。

    李明痛的大叫,很快引来李家庄的家丁。李明的儿子李汉中也来了。

    李汉中站在门外就可以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他故意问房间里面的李明好不好。

    左烟木还不知道有“天眼”这样的法术,以为有李明庄主在手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