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神之新时代 > 第15章 劫狱
    临风城监狱。

    夜里,李明静静坐在牢房中,眼睛望着草堆,像是在数房里有多少根草。

    哐当,铁门打开。

    一个裹着灰袍,帽子遮住脸的人靠近李明的牢房,那人叫李明过来。

    “汉中?”李明小声问。

    “是我。”李汉中撩起帽子,只露出半边脸。

    “你来这里干嘛?”李明抓住铁门问。

    “明日正午,你假装吐血身亡,我会来救你。”李汉中递给李明一个可以含在嘴里的血包。

    李明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听到,点头示意。

    李汉中裹紧袍子,急忙离开。

    看守严密,李汉中仍然混进来,并非城主不重视。城主因为李明的案子得到很多奖赏,很快就能升迁。在监狱门口,他可是布置了重兵把守。

    可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李汉中买通了监狱内部最靠近李明的狱卒,然后用遁地术进来。

    父子俩都明白,不能直接越狱,最好来个金蝉脱壳。假装吐血身亡,然后利用变身术,让一个死人替代李明埋入地下。

    ……

    预选营地在城外,李汉中无法用天眼探知到左烟木的状况。还以为所有人都已经睡了,其实左烟木还在梦中练剑,意外的,得到狐仙的警告,说李明很可能会被救走。左烟木立刻跑去跟笛中音说了,然后偷偷告诉了城主。

    既然李汉中想要金蝉脱壳,笛中音就来个将计就计,然后再来个瓮中捉鳖。

    狐仙并不知道李明和李汉中心里想的,她只不过一直关注李明的服刑状态。毕竟李明诡计多端,又有很多生意来往,难免会有人出手相救。

    她又监视李汉中的一举一动,发现李汉中准备变着法儿的劫狱。

    笛中音将启程日期延后,联合城主进行围捕行动。

    正如李汉中一开始计划的那样,李明含着血包,吐了一地血。狱卒赶紧上报城主,说是得了传染病,于是抬出去埋了。

    狱卒挖好坑,正准备将李明扔进去,突然无法动弹,全都中了定身术。

    李汉中出来,唤醒了李明。

    此时,树林中冲出来数十官兵,将李汉中和李明团团围住。

    官兵身上撒了混淆视听的粉末,笛中音特制的一种躲避天眼探知的粉末,无色无味,叫作幻视粉尘。

    李汉中出面之前用天眼查探过周围的情况,他完全不知道树林里埋伏了这么多的官兵。

    官兵再多,也都是凡人。李汉中不放在眼里,他搀扶李明,准备用飞行术离开。

    笛中音已经站在树梢等候,单手掐诀,空中布下天网,压制李汉中。

    “你快走吧,别管我!”李明大喊。

    “不行!”李汉中一只手抓住李明,另一只手疯狂攻击天网。

    天网并非实质的网,它是普通法器,可以通过天眼被发现。即使看到形如网状,却不是真的网。天网是封闭上空的屏障,坚韧无比,一只苍蝇也逃不走。

    别看只是普通法器,一般的修士还真无法打破。起码也得玉魂道以上的强者才行,李汉中这样修身道三层的人,无论如何别想过关。

    弱点是地下,李汉中可以试着遁地逃走。

    可是地上站了很多官兵,全副武装,只要李汉中一落地,他和李明至少有一个人会受伤。

    像李汉中这样自己修炼的人,绝大部分没学过防护罩。笛中音猜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敢这样围捕。假如李汉中会用防护罩,他想遁地逃走,在场的没人留得住。

    李汉中眼下无处可逃,下方全是官兵,也没个可以当人质的,抓一个官兵不划算。

    地面上已经开始射箭,万箭齐发,李汉中疲于应付,差点让李明掉下去了。

    “孩子,别管我,你快走。”李明背部已经中箭,他气喘吁吁的催促。

    “爹!”李汉中大喊。

    李汉中手中祭出大刀,降落地上,砍倒数名官兵,这才腾出空地。

    他正要拉着李明逃走,却见李明身中数箭,已然没有生命迹象。

    他狠狠看向上空的笛中音,发誓要杀了笛中音。随着,不管李明的尸体,自己遁地逃走。

    不出笛中音所料,李汉中遁地之后,首先就是回到已经查封的李家庄。他出现在李家庄的时候,又被笛中音手下的两个记名弟子围住。长剑快要碰到李汉中的脖子,李汉中不敢动弹。

    当当当,不知谁进了李家庄,正在敲钟。

    两个记名弟子看过去,是金石拿着“未名钟”走过来。当当的声音是他制造出来的,重锤一下可以针对性的产生震耳欲聋。

    两个记名弟子耳朵快要破裂,李汉中趁机逃走。

    金府南院。

    “你为什么救我?”李汉中坐在椅子上,头发散乱。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金石淡定地望着。

    “我的敌人是笛中音。”李汉中狠狠地捶桌子,差点打碎。

    “不,你的敌人是左烟木。”金石讪笑。

    “不认识。”李汉中瞟了一眼。

    “就是那个跑你家救人,害你家破人亡的那个十岁儿童……就是那个孩子。”金石想把左烟木说的很弱,可是自己杀不了左烟木,很丢人。

    李汉中脑子里闪过当初挟持李明的左烟木的样子。

    难道是他?李汉中咬牙,后悔当初没有追杀到底。

    “他不仅害你家破人亡,这次告密的也是他。他是你的杀父仇人。”金石上身倾斜,想要靠近李汉中说话。

    “你怎么知道是他告密?”李汉中问。

    “哈哈,我也会天眼之术。也许我看到的范围没你大,但是我就在营地周围,距离不是很远。我看的清清楚楚,左烟木睡一觉起来,就跑去跟笛中音说了,然后笛中音偷偷去跟城主说了。”金石抿一口茶。

    “可恶!”李汉中再次用力捶桌子,桌子啪的碎一地。

    “我们联手吧。”金石走到李汉中身边。

    “……只要能杀了左烟木,好,我跟你联手。”李汉中起身,跟金石平视。

    “杀一个毛头小子对我来说并不难,主要是笛中音。明天他们启程前往伏云山,我制造混乱,然后你拖住笛中音,我趁机杀了左烟木。”金石诡谲一笑。

    “不行!必须让我杀了左烟木。”李汉中态度强硬。

    “……也行,不过你还是得先打败笛中音。”金石双手背负。

    “你打不过他吗?”李汉中眯眼看。

    “他实力跟你差不多,我打不过你,自然也打不过他。”金石一点也不惭愧,闭着眼睛。

    “这么说,他也有修身道三层的实力?”李汉中若有所思。

    “如果你执意亲手杀了左烟木,那这样,你拖住笛中音,我抓住左烟木,然后把他带到某个约定的地方。”金石在房里走两步。

    “那你为什么要杀左烟木?”李汉中问。

    “他害我妹妹茶不思饭不想,如今病痛缠身,我心痛啊。”金石想到躺在床上的金兰,不禁摇摇头。

    “看来左烟木他也是喜欢拐走少女的坏人。”李汉中冷笑一声。

    “好了,我的计划是这样……”金石凑到李汉中耳边,小声说。

    翌日。

    笛中音带领三千名预选弟子途径大松山。

    山脚有个村庄,人烟稀少,行人皆披孝服。

    队伍本来是御剑或者飞行的,笛中音见了这种事,叫队伍先走,然后自己下去询问。

    左烟木也跟了下来,他是笛中音的好朋友,最近很喜欢跟着笛中音跑。笛中音到哪里,他就到哪里。

    笛中音和左烟木走两步就能看到有人在火盆里烧纸钱。

    “请问,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怪事吗?”笛中音找一个没有穿孝服,背着包袱的人问。

    “你是外地人吧,赶紧离开吧。”说着,那人就要离开。

    “大哥,麻烦你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是修仙之人,可以帮你们。”左烟木拦住前路。

    “……这大松山上有食人凶兽,但凡上山的,全都死了。最近山下的村庄也遭到攻击,死了好多人。”那人上下打量左烟木,说。

    “大哥是准备移居他乡吗?”左烟木问。

    “这还用问,这鬼地方谁爱待谁待。”那人紧张地跑走。

    “我们元神派主张降妖伏魔,对于害人的怪物,绝不姑息。”笛中音看向左烟木。

    “一起吧,降妖伏魔。”左烟木微笑。

    二人齐齐飞上大松山。

    暗中观察的李汉中和金石也来了,他们看看四周,不由地有些慌张。

    山上有食人凶兽,他们不想跟去。但是大松山连绵起伏,左烟木等人被吃掉还好,如果没被吃掉,很可能从其它方向离开。他们一旦跟丢,就再也没机会杀死左烟木。

    最终,还是冒险跟过去。为了报仇,在所不惜。

    大松山青翠欲滴,树木繁盛,从上方看,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土地。

    笛中音和左烟木决定落地步行,只有这样才知道山里面有什么。

    只不过几步,左烟木似乎感觉有东西在动。可是左看右看都没找到哪里不对。

    还是笛中音发现了端倪,这山上的树木会自己移动位置。看样子并非树木成精,而是有某种力量在背后控制。

    “这是迷阵。”笛中音惊呼,迅速祭出点竹剑,准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