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神之新时代 > 第47章 擂台赛
    在桑树林空地,一区的人搭建擂台。因为是木头做的,所以要求上台竞争十区干事的位置的人不能破坏擂台。

    左烟木和筱优站在树林里,看着众人忙来忙去。

    “木哥哥,这样行得通吗?”筱优担心自己做不到。

    “放心吧,你只需要站在那里,假装做一些引导动作就行了。”左烟木扫一眼守在筱优身边的王一和巴子胡,有些话不能说,点到为止。

    左烟木应该叮嘱诉筱优的都已经说过,只要筱优按照计划行事,就不会有问题。

    原计划是,筱优站在擂台赛,做出一些引导动作,然后左烟木躲在暗处释放月之刃。而月之刃已经蓄力一段时间,攻速飞快,用天眼也分辨不出从哪个方向过来。

    最多经验丰富的人可以躲过月之刃的攻击,但是绝对不会发现真正施展灵术的是左烟木。

    唯一漏洞就在于筱优身上没有灵气,很容易被人看穿。

    左烟木将九尾狐布偶给了筱优,让筱优藏在怀里。左烟木安慰筱优,说九尾狐布偶在关键时刻会释放灵气,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她体内没有灵气。

    筱优不知道狐仙的存在,她担心这个布偶没什么用。左烟木隐瞒了狐仙的事情,筱优有顾虑也是应该的。

    擂台修好之后,筱优缓缓上台,才走到一半就有人叫嚣。

    “你是一区的人,凭什么竞选十区的干事!”一个高大的男弟子大喊。

    王一和巴子胡站在台下,本来他们是应该为筱优辩解的,但是早些时候,筱优吩咐过,不要多说话。他们捏紧拳头,不甘心。

    筱优确实被突然的吼声吓到,但是她定力还行,迅速回复状态,走到台上才说话。

    “不服来战!”筱优声音清脆,听不出杀气。

    筱优的声音没有威严,台下人都不服气。刚才叫嚣的男人一跃而上,站在筱优的身后,他看筱优像是看待废物一样。

    王一宣布流程,首先自报家门。

    “在下筱明,请赐教!”筱优学着左烟木平时的动作,竟然真有几分豪侠气概。

    高大男人简单抱拳,很不屑的样子,他都没有自报家门。

    “薛涛!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决斗尚且需要自报家门,你这般无礼……”王一还没说着,就被筱优打断。

    “我知道你叫薛涛就好,有没有签生死状?”筱优以柔克刚,丝毫不慌乱。

    “哈哈!对付你个小娃娃,死的一定是你!还有那个必要吗?”薛涛仰天大笑。

    “随便。”说着,筱优开始做引导动作。

    薛涛踏步奔向筱优,突然一道白光袭来,刺穿薛涛的身体,内脏乱飞。

    十区的弟子还在期待筱优被暴打,谁知这么快就形势逆转。

    这薛涛必死无疑,月之刃以月牙的形式飞来,它的锋利足以割断内脏,还有灵气侵袭,薛涛体内的水属性灵气已经被月之刃吸干。

    他趴在地上,双眼决眦,眼球布满血丝。生命迹象渐渐消失,这个时候除非医圣秦红书在场,否则薛涛绝无生还可能。

    玉魂丹或许可以延续薛涛的性命,可是又有谁愿意这样做呢。

    全场一片死寂,王一和巴子胡也没想到筱优还有这样的实力。他们终日跟在筱优的身边,早就了解筱优的实力,根本没有那么厉害。

    “他不是没有灵气吗?”王一问巴子胡。

    “我怎么知道,刚才飞来的白光哪里来的?”巴子胡问王一。

    “我怎么知道。”王一给了个白眼。

    二人上台把尸体拖下来。

    在元神派不能私立公堂,不能聚众闹事,不能乱杀人。可是像这样摆擂台,竞选干事,就不会管的那么严格。

    众人所看到的,是筱优杀了薛涛,但是不会被定罪。

    “还有谁?”筱优仍然用的温柔的声音。

    尽管那么温柔,台下原来觊觎十区干事之位的人也都不敢回答。

    回转院落住着的大多数都是修身道的人,而且都在修身道五层以下。筱优瞬间干掉一个还算有点名气的薛涛,十区的人皆退缩。

    “你们别忘了,这是在竞选十区的干事,你们不敢上台,那就是默认筱明是你们的干事了。”巴子胡大喊。

    十区的人蠢蠢欲动,可是没有人敢走出来。

    他们中很多人抱着看戏的心态过来的,谁做十区的干事并没有那么重。来的人很多,但是没来的人更多,仅凭一场擂台赛不足以服众。

    “那好!明天我们会去你们十区,你们互相告知,所有人必须站在房门口迎接筱明。否则一个一个算账!”巴子胡大喊,他的声音洪亮有穿透力,众人没办法当做没听到。

    左烟木一直躲在暗处用天眼术观察场上形势,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中。

    回转院落,一号房间。

    左烟木,筱优和巴尔干三人围坐。

    “听说筱明你一招就把薛涛干掉,真牛!”巴尔干朝着筱优竖起大拇指。

    “不是啦,我什么也没做,都是木哥……都是左烟木在背后帮我。”筱优笑了笑。

    巴尔干是个将近四十岁的男人,至今未娶,他每次看到筱优,总觉得很想亲近筱优。

    他对于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很是烦恼。

    “筱明,你说实话,你究竟是男是女?”巴尔干质问。

    左烟木眼睛往下看,而筱优则是望着左烟木,看左烟木能不能解释。

    久等没有动静,筱优就自己去说。

    “我当然是男的,要不然我去十区当什么干事呢?”筱优拍了拍胸口。

    巴尔干瞟向筱优的胸口,只有微微隆起,按理说男人有点胸肌属于正常。

    “你敢把衣服脱下来吗?”巴尔干心里是希望筱优是女的,不管什么老牛吃嫩草,他就是觉得筱优有什么地方吸引自己。

    左烟木一听巴尔干这么说,怒火中烧,不过强行忍着。他抬头挥挥手,叫筱优坐远点。

    “巴尔干师兄,您这么说就过分了。先不说筱明是男是女,你要求别人脱衣服,这……不合适吧。”左烟木摇摇头,强忍着性子暗示巴尔干道歉。

    巴尔干皱眉,他跟左烟木也不过才认识一天,凭什么非要听左烟木的。

    “大家都是男人,脱衣服怎么了。”巴尔干语气里满是桀骜。

    左烟木低头想了想,巴尔干在二区混了那么久,性格变得不可理喻,还是不要跟他争论。

    “行吧,我们按照计划行事,你要是没什么补充的就先回去吧。”左烟木低头,尽量说的带有敬意。

    “不是,你叫我走,我就得走啊!”巴尔干站起来,盛气凌人。

    左烟木一忍再忍,考虑到笛中音的布局,他不能跟巴尔干起冲突。

    “那你想坐一会,也行。”说着,左烟木走到筱优身边,跟筱优闲聊。

    巴尔干看左烟木和筱优聊的那么开心,很不爽。他过去伸手就要抓住筱优,摸摸手差不多就可以辨别男女。

    他早就觉得筱优的手异常白嫩,看着就不像男人的手。

    左烟木哪里允许巴尔干这样,他的臂力也不小,伸手便挡开巴尔干。

    “你想干什么?”左烟木脸色冷漠,身体已经开始调动灵气。

    “她肯定是女的,你要是让一个女的做十区干事,还不得笑死人。”巴尔干再次伸手,又被左烟木推开。

    “不管男女,笛中音早就知道我的安排。你别多事。”左烟木牵着筱优的手,准备出门去。

    “我去你奶奶!”巴尔干一掌推过去,霸道十足。

    若不是左烟木早有准备,用防护罩挡住,很有可能被巴尔干打死。

    PS: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