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神之新时代 > 第63章 误杀
    大刀横砍,没打到左烟木,却是砸烂了木墙和木门。

    单争霸有火属性灵气,其间释放过一点,左烟木故意用水属性灵气压制,免得把妓院点着了。

    楼上噼里啪啦,楼下的人觉得可怕,整个妓院的人都在循声看过去。因为旁观妓女被单争霸吓到,她们的尖叫声让其他不知情的人开始逃跑。

    左烟木见他大刀是凡品,用白钢剑跟他过几招。直接就用土宫诀,将单争霸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主要还是因为单争霸没有刀法,他光靠蛮力肯定打不过左烟木。

    而左烟木也不会欺负单争霸,最多将他的大刀挑飞,然后吓唬吓唬他。

    单争霸被左烟木一脚踢飞,躺在地上,他正欲起身,左烟木的白钢剑已经碰到他的脖子。

    “我不信你敢杀我。”单争霸很自信,硬是往上顶。

    剑刃不长眼,左烟木没有松手的意思,他力气不小,单争霸往上顶,相当于自刎。

    意料之外,单争霸脖子划破很大口子。左烟木急忙上前治疗,却被单争霸用尽最后力气打伤。

    烈火掌!

    左烟木五脏焚烧,他顾不得别的,赶紧打坐用水属性压制体内的火。当然,单争霸没救了,他的脖子流血过多,很快就身体冰凉。

    此时用玉魂丹也没用,叫医圣秦红书也不一定救得了。

    左烟木还在疗伤,他瞥见身边的尸体,紧皱眉头。这次误杀,真的不能怪自己。

    他真的没想到单争霸这么莽撞,竟然不怕死地往剑刃上撞。幸好单争霸不是什么大人物,否则在修罗学院可就待不下去了。

    官兵来的时候,左烟木已经清理好现场。见证者只有三个妓女,被左烟木威胁过后同意不说出真相。

    妓女只是想活下来,她们知道修士对于凡人如何存在。三个妓女没有背景依靠,左烟木的威胁不可忽视。

    事情朝着左烟木计划的方向进行,他没有被官兵抓走,只是被问了几句就回到修罗学院。

    金城的官府服从修罗学院的领导,左烟木现在是修罗学院的弟子,官府的人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回到修罗学院之后,左烟木跟筱优说明了一切。

    小空间。

    “以后不准你去妓院做事。”筱优噘着嘴。

    “可是那里的老板娘发的工钱高啊。”左烟木从怀里拿出这段时间赚的钱,给筱优看。

    干十天就有一两银子!

    筱优看重的不是钱,他是担心左烟木在妓院里学了一些龌龊的东西。她看着左烟木,眼睛眨巴,虽然没说出来,可是明显是在卖可怜。

    左烟木最怕筱优这样,他赶紧搂住筱优。

    “好了,听你的。再也不去了。”左烟木脸贴到筱优的头顶,闻到筱优的头发好香。

    “诶?我有个问题。”左烟木坐正,又扶正筱优。

    “嗯?”筱优疑惑地望着。

    “为什么你身上总是这么香?涂了香料吗?”左烟木又拿起筱优的手闻了闻,果然还是有清香。

    “我天生就有这种味道,我还想没味道呢。”筱优憋嘴。

    “不不不,清香是好味道,很多人羡慕你都来不及。”左烟木捏捏筱优的脸蛋。

    “是吗?无所谓啦,木哥哥喜欢就好。”筱优再次扑进左烟木的怀里。

    左烟木轻轻抚摸筱优的手臂,身体有反应。这是他第一次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下身开始发热。

    左烟木赶紧推开筱优,扭扭下身,尽量调整到舒服的位置。

    “你怎么了?”筱优看左烟木一直扭动,很好奇。

    “呃呃,也没什么,你别问了。以后再说吧。”左烟木让筱优转过身,然后用手拨弄一下。

    筱优只觉得奇怪,她一直在问好了没有。

    左烟木看了看下身,叹口气,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筱优说。自己渐渐成熟,而筱优动不动就抱着自己,真怕哪天把持不住。

    翌日,左烟木照常在修罗学院上课。

    广场上。

    左烟木和一起练功的初级弟子谈话,忽然来了三个身强体壮的大汉。

    “谁是左烟木!”站在中间的大汉问。

    左烟木见了三名大汉,有种熟悉感,仿佛重新见到杀炎和杀炎的两个小弟。

    跟左烟木聊天的几个人赶紧走来,左烟木对那几个人笑了笑。害怕是正常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左烟木这样,有狐仙师傅罩着。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左烟木仰视三人。

    “听说你杀了单争霸?”中间的大汉问。

    “我没有,听谁说的?”左烟木装的很好,疑惑中有些生气,生气中有些指责。

    “哼,还想狡辩,我们都查清楚了,是你威胁妓院的人,叫他们别说出来,官兵才没有抓你。”左边的大汉指着左烟木的鼻子。

    左烟木往旁边走两步,保持安全距离。

    事情已经败露,他也没什么好掩饰。这三个人已经知道自己是凶手,却没有报官,说明还有后话。

    “你们想怎么样?”左烟木问。

    “不想咋样,你才十二岁就有了修身道二层的实力,也算是天才,加入我们青龙帮,你就算再杀单争霸一次也没关系。”右侧的大汉拍了拍胸口,他的胸肌很结实。

    “单争霸不也是你们青龙帮的人吗?”左烟木讽刺,不过三名大汉没听出来。

    “单争霸那个混球不过是个打杂的,他的死对我们来说无所谓。”中间的大汉说。

    左烟木盘算如何摆脱这三个人的纠缠,首先得把三个人支开。

    “我不想加入你们青龙帮。”左烟木斩钉截铁。

    “你说什么!”左侧的大汉差点冲上去打人,被中间的大汉拦住。

    他们都穿着薄衣,上身露出一部分胸肌。中间的大汉最强壮,他的胸肌撑开上衣。

    “你不怕我把你的事抖出去?”中间的大汉说。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根本没杀人。”左烟木死不认账就行。

    “明明就是你……”右侧的大汉又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打人,被中间的大汉拦住。

    “走着瞧。”说着,三人离开。

    左烟木礼貌的说了声“不送”。

    青龙帮是盘踞在金城的黑帮,势力中等,因为有修罗学院管理秩序,青龙帮不敢太嚣张。他们的势力通常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自觉地停下来。

    但是不能掉以轻心,青龙帮暗地里杀一个修罗学院的新弟子,特别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弟子,还是很容易做到的。只要修罗学院拿不出直接证据证明是青龙帮所为,青龙帮就不用害怕。

    实力急需提升,现在的左烟木太弱小,谁可以欺负他。

    除了一日三餐,左烟木给筱优和弟弟妹妹送吃的,其它的时间,左烟木都是在地下河的小空间度过。

    一边担心青龙帮报复,一边看护弟弟妹妹,左烟木有些身心疲惫。

    筱优有花蛇帮忙,不用每天费尽心思练功,真让人眼红。左烟木一直向狐仙抱怨,为什么自己不能学召唤术。

    不用问,左烟木自己知道。五大类的灵术都是祖传的。或许现在有些人意外获得别人一脉相承的修炼资格,却并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

    有一段时间,左烟木对于自己的身世感到困惑。明明自己是名不见经传的农民的孩子,怎么还能修炼只有一脉相承的的封印术?

    每次左烟木问狐仙,都是一样的答复。

    “你是另类,走了狗屎运。”

    如果真的像狐仙这么说,左烟木倒也轻松,免得还要到处找自己的亲生爹娘。他很喜欢自己的农民爹娘,纯洁善良,人类中不可多得的两个好人。

    左烟木对于自己不能做到爹娘那样善良,一直很愧疚。依稀记得,爹娘总是教导自己,不要怕吃亏。可是左烟木总是争蝇头小利,因此被教训过好几次。

    狐仙没讲过什么道理,她对左烟木算是比较宽容。只要左烟木不违反做人的底线,她一般不管左烟木做什么。